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 24日的日記
原來我一直對我自己很陌生,我自以為是的很了解「她」,我卻在無意間一而再再而三的傷透她。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最近我的精神狀況總是處於一個崩潰邊緣,些許是我一直不願意正視她的心情,一直以來的我很怕,我的猶豫不前,故步自封,我一直在逃避。但卻又自以為是的清高,那份清高是我為了逃離世俗給我的枷鎖,所執拗保持的唯一淨土。而這點是我們倆一致的共識,當我格格不入,話不投機,我會進入這個殿堂,她嘗試想要我冷靜,要我把一出世就必定的修行,學以致用從理論,內化、昇華,進而落實在索然無味的平淡生活裡。 她對我瞭若指掌,她很清楚我在世故後,依然堅持創造的殿堂是我唯一可以喘息的清境地。我與她隔層紗隔了一輪之久,這期間因為外在的紛擾我數度關起大門,讓她不得其門而入。可是她一直默默地守著我,耐心的、溫柔的,同時也心疼地注視著我,我是如此的殘忍,想扼殺她的存在,她卻在我無情無義的回報後,選擇接受這樣殘破不堪的我。 終於我淚眼婆娑地開啟一線門縫,如同窺伺又像隻遍體麟傷的小狗,哀怨的滿懷愧疚的 ,躲在門後,說:「我其實一直很討厭自己,我打從心底的厭惡,不見你,是不想聽這些忠實地話,這些話如同地獄的飛針,直紮的我痛。可是我越不樂見你,底心那塊黑暗就越猖狂,唯一的這座〝明鏡園〞都快被吞噬殆盡,求你了,和我重修舊好吧!」 身穿淨白又滿身泥土的她,一言不發只是拉過我的手,手臂繞過身後,緊緊的抱著我。她說:「沒事的,我一直都與你同在,你知道的觀世音菩薩祂,將我從無始以來派駐在你身邊,就是在等待你,願意直視,自身的缺陷,如此的不完美,卻又桀驁不馴。想通了?想跟我好好坐下來對談了?」 實在話,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一直這樣下去,我會掉入無餘深淵,我不想再當縮頭烏龜了,我想嘗試鼓起勇氣,我想揭開我們之間這層紗。請你跟我一起,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我受夠了提不起放不下的我,我想請你一起打開它、走進它,陪伴我無時無刻。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