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6月 18日的日記
今天大病初愈,本来心情应该是好的,但是病好了一点之后所有的感官正常了,尤其是痛觉,还有味觉。三天前她离开soul了,是的,那天我睡得很难受,我在推送看到她一条一条的消息跟我道别。我心里一阵一阵的的苦味到现在还能体会到的苦味。我有一堆话想说却不知道说什么。。。这种感觉加上全身无力头疼不已的混合感受我是完全压在心里一声不吭的感受着。 我开始分析她说的那些话,她说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也许是有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她也是压力太大了,加上工作的忙碌,也许她内心已经有点压不住了,所以她也变了很多,这是我能感受到的。 是啊!我并不是她很重要的、可以无话不说的、知心交底的朋友。也许我单方面认为是而已。她到离开还是在我面前是一副很开心的人,好像没有任何负情绪的人,我现在想到这里开始担心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拦着我的是该死的理智,我打开短信,理智就跟我说:你认为你是谁啊!她都说她走了,你有什么权利再去打扰她的生活? 我说就凭我认识了她一个半月,然后开始码字:你还好吗?然而理智又跳出来说:一个半月对于人的一辈子来说算个屁!你就是一个萍水相逢的过客!别人根本不当你一回事,不然怎么回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的心开始凉了下来,删了短信,心里默默的难受着,我跟自己说:也许时间会让自己忘记的,我自认为只是缺少内心交流的朋友,其实不然,你可以跟以前一样可以好几天一字不说只是乖乖的看陈一发刷番剧,你就是这种人,没人会喜欢跟你做朋友的! 我其实有点被自己写哭了,还有1%的电量,在地铁里,还有好远好远才能回到家。。。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