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月 9日的日記
今天有夠冷,不過還好今天早上沒下雨,這樣依靜跟妹妹出門就輕鬆多拉,其實心裡也放心多了。 今天早上去滬尾分隊督勤,才知道原來幹部也有雙面,光中說蕭小想在分隊放救護車,可是今天去督勤的時候,蕭小確說是大隊要放的,其實我真的看不太懂蕭小的用意是為何?是他不想被孤立嗎?如果真的是為了大家好,他又何必當雙面人呢?還是他提議後才發現大隊說的要有責任區的問題,才事後反悔呢?不過中隊長對此事就覺得不必去猜測,其實我想想也對!不管此事結果如何,就照辦就對了,何必去猜測一個人的用意呢?徒增間隙罷了。當然我覺得他也有可能不想廳舍被佔去,所以才希望補人進分隊,其實立意良善拉,所以我還是別想這麼多了。 今天中午在分隊聊天群組討論淡水分隊投訴事件,第一次覺得在中隊,講話真的要事事小心,因為投訴案件,卻不能講得太過批判性字眼,因為那個人也有可能在群組裡吧?不過我覺得機會不大,站在我的立場,當然是希望投訴這件事能落幕,雖然我們只知道投訴者想表達是救護班時間太長,卻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因。我今天猜測可能是早上起來收編組,因為專救早上可以睡覺阿,而且這個政策行之有年了,專救應該可以排除,剩下就是一般分隊了。最有可能就是新生早上被挖起床,所以太累,不然就是軒豪剛調來不適應,所以才跑去投訴,其實我覺得猜測是誰不重要,我覺得只要有關懷到他,他願意說出他的想法,跟他解釋分隊運行狀況,這樣應該就沒事了吧。我覺得銘鴻學長今天有點失控,一直癥結在不知道問題在哪,要如何解決的點。我覺得這樣就會調到死胡同裡,雖然我們可能沒辦法直接解決,但是我們可以對於有可能的對像進行關心,如果解釋給他聽後(他也有聽到,他也能接受)那問題就能解決了。而且這樣釋出善意,我相信他會願意討論的。 今天本來想要去分隊簡單體能訓練,但是被威任學長抓去玩桌遊(阿瓦隆),其實也不錯啦,最近剛好是訓練倦怠期,所以跟大家一起玩也可以培養感情,畢竟今天玩的這些人都不是認識很久(威任、政峰、富裕、俊凱、育珩),剛開始玩真的頭腦會當機,都不知道要思考什麼,不過剛回房間認真思考後,其實前一兩場就可以簡單推理了,哈哈,不過我實在是不愛動頭腦想,下次有玩的時候再說吧。 今天剛好爬完文章,看完磷酸系統的些許資料,原來大重量跟肌耐力啟動的生理系統是不一樣的,剛好也向琦豐學長現學現賣一下,育珩也是問了我寬步硬舉的問題,我也回答他寬步硬舉吃股四頭蠻多,因為我硬舉隔天會接深蹲,這樣我深蹲會沒力,所以才使用比較著重在股二頭的傳統是窄硬舉,其實我覺得可以在補充一下,就是寬步硬舉是想要比賽,或是想舉很重可以考慮去練,但是因為今天我是想各部位都訓練到,所以我採用窄硬舉,這樣回答我覺得應該又更全面了。 今天發現司博特網站裡,有教人家怎麼規劃課表,其實看起來蠻專業的,原來金字塔訓練的下數也不是自己爽怎麼推就好,今天讀過一便有點又忘了(這好像也是我都缺點,第一次看都不認真看,感覺有點浪費時間)有時間一定還要在認真了解一下,這樣我應該有機會又更進一階,附上一個網址,以後看到可以複習一下,哈哈。 司博特-揭開「金字塔訓練法」的神秘面紗 https://www.mr-sport.com.tw/post/training-methods-pyramid.html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