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楓言楓語

妳是世界上最……的人?
你是世界上最……的人呢?假如今天,你有一個魔鏡,它不能幫你實現任何願望,但你可以跟它說,你是世界上最什麼樣的人。所以,你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的人?這是另一次上課時,老師提出的問題。 我想了很久。但其實也沒有很久。心裡有個答案呼之欲出,但那個答案在我嘴裡反覆咀嚼,仍是咽了下去。為什麼?我不知道。我只是下意識覺得,我不要說這個,我應該說個別的答案。但是,想得越久、越不想面對,心裡的那個聲音就越強烈:就是它。我終於不甘願的吐出了我的答案。 幸福吧。我說。於是,老師拿出了一塊板子──就那種上方有一個夾子,可以夾文件在上面寫字的那種半透明塑膠板。老師笑著說,很不巧,今天沒有帶到鏡子,所以就拿這塊板子充當境子吧!現在妳對著這塊鏡子,跟自己說,妳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 我看著那面「鏡子」。我心裡暗暗腹誹,覺得很簡單,不就說一句話嘛! 可是等我張開了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怎麼樣都發不出來。我試了好幾次,只能模模糊糊地發出幾個單音節,破碎的不成字句。我瞪著那塊「鏡子」。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一塊板子。 嘴唇顫抖著,眼眶迅速被淚水佔滿。我緊緊地捂著嘴巴。緊緊的。老師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遞給我幾張衛生紙。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哭,只是當下那個情緒很強烈,強烈到我控制不住自己想哭的衝動。等我情緒稍微平靜一點,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老師溫柔地說,既然妳說不出來,那我幫妳說。○○○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妳是最幸福的人喔!我只能淚眼矇矓地看著老師。不斷的在心裡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未來的我有沒有勇氣對著鏡子跟自己說那句話。但說出口了的話,大概就是自己終於願意面對心裡的那個缺口了吧。
請輸入密碼

楓言楓語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