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楓言楓語

你最想載到的人,是誰?
問大家一個問題。 如果今天你是一個計程車司機,你最想載到的人,是誰? 這是我在學校,與每個禮拜單獨上一次課的老師,在玩了一個小遊戲之後她所提出的問題。 簡單來說,大概就是國高中說的心理輔導吧。就是學校統一給學生做一個問答卷,裡面的問題都是關於你近來的情緒生理什麼的,是否有異。 以前都會故意往正常的方向半真半假的答,但這次,我完完全全的照著我自己真實情況去寫。果不其然,收到了一通來自學輔中心的電話,就此開啟了每個禮拜一次一節的小小聊天課程。 從去年開始時的秋末,到如今。 為什麼以前從來不好好作答,這次卻認認真真的寫了呢?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心裡的情緒太滿太滿,滿到我自己一個人,已經快要壓不住了;又或許是潛意識裡,還是希望有個人能夠溫柔的、承接住我所有的脆弱和悲傷吧。 我稱之為聊天課程,對我來說就真的只是老師跟學生之間的小小閒聊,並且隨著相處時間漸長,變成了大學生活裡的一個小確幸。 每次會面的開頭都是些閒話家常,最近如何啦,有什麼新喜歡的人事物啊,舊作有沒有突破或新作品等等。 只不過這個小小閒聊,偶爾,偶爾,會不小心眼眶泛紅,墜落了無聲的透明。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 你想載到的人是誰呢? 我想了很久,給出的答案是,一個很久很久不見的人。 可以是前任情人、許久不見的朋友,也可能是絕交或畢業後再也沒有來往的某人。沒有特定指誰,只是我希望載到的那個人,是一個很久很久沒有聯絡的他。 為什麼想載到他呢?老師問。 我思索了會。 大概是,想知道對方過的好不好吧。 儘管那個人,已經不記得我了,而我與他的生活,也早在遙遠地想不起來的從前裡,就沒有了交集。 但我還是想再見上他一面,然後別離之時,在心裡說聲,好久不見。
請輸入密碼

楓言楓語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