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那些我不懂的事情-主旻 (1)
「哇~看看這是誰,主旻耶!」 一如往常,下班後登入RFA專屬聊天室,已經是我的「例行公事」之一。 首當迎來的,是Seven誇張式歡迎。 Seven,聊天室名稱是「707」,大家都叫他Seven,真名是崔Luciel,是名年輕的駭客,常用非常誇張的方式說話,電腦技術高超,現在使用的RFA聊天室便是Seven開發出來的APP,方便Rika工作上使用以及各團員之間聯繫。 「嘖嘖,居然是你上線了……」Zen的訊息飛快的接在Seven的歡迎之下,成為強烈的對比。 Zen,真名是柳賢,是名音樂劇演員,長相俊美,時常處於自戀的狀態,不知為何,某些時候他對我有相當的反感,但是我的秘書似乎非常喜愛他的表演,我不懂那些藝術,對Zen的演出也不會特地去欣賞。 「韓理事,十分鐘前有一通您的未接來電,請問有什麼事情。」 說話的是姜秘書,我的秘書姜濟希,能力上無懈可擊,機械式的執行公事,無論交代什麼事情有一個不錯的結果,只是偶爾會有些小抱怨,不過這些抱怨都不在契約之內,不成問題,是個優秀的人才,唯二不會讓我覺得反感的女性。 看到姜秘書的話,我回應:「明天一早我會搭飛機出差,在此之前有些事情要妳處理,我會去找妳。」 「韓理事要幾點來?」 「凌晨兩點。」 「什麼!你以為那是幾點啊!」可以想像在聊天室另一端姜秘書的表情,不過那不在我的關心範圍之內。 途中,一個關切的聲音插了進來:「出了什麼事情嗎?」 對我們大家來說,她是個今天才加入的陌生人,沒有人知道她從哪裡加入這個的RFA專屬聊天室,據她所言,她不經意的下載這個APP,並且在「某個人」的引導,進入了Rika的公寓。 這番說辭,我和姜秘書都還不能信任她,特別是姜秘書,相當的反對她加入RFA;但是作為RFA領導的V說了,這可能是Rika的意志,由她來替代Rika的工作,再次舉辦RFA的慈善派對,加上Seven的調查,她和流星一樣,都只是個很平凡單純的人,不像我和Zen那樣是知名的人物,也不像Seven那樣特殊的工作性質。 最讓我意外的是,V開口想讓她成為RFA的一員,接手Rika所有的工作,就目前情況來看,我不太認同他的想法,但是基於幼年一直以來的交情,我選擇相信V,也就接受了這個結果。 最後,這個誤闖RFA聊天室的女孩,在大家的邀請之下(還有誤闖民宅的威脅之下),她就傻傻的答應了。 目前大家會告訴她怎麼做,分享一些經驗,這個女孩也很認真學習,這點是不錯的,我對於認真工作的人一向不會反感,只是聊天室那群傢伙們不知為何對於新成員加入都相當興奮,有的說睡不著,有的說不能好好工作,有的說靜不下來……完全無法理解。 「我手邊還有一些公事要處理,預定兩點到,我會帶著伊莉莎白三世過去。」 「照顧貓不在工作範圍之內吧!!!」 「伊莉莎白三世對我來說很重要,我不能把她交給我不信任的人,就交給妳了。」 無視於姜秘書的抗議,我繼續處理手邊的工作。 作為C&E集團的繼承人,無時無刻我都讓自己表現得無懈可擊,加強自己的實力,並且證明自己有足夠的能力處理一切,在我接班之後,我希望我們C&E集團能不僅滿足於全國前五名企業的地位,而是要朝世界發展,拓展我們企業對外的發展 但是因為這個身分,卻讓很多女人覬覦,無論是我,還是我的父親,我看過父親身邊換了很多女伴,那些女人眼中的不是我父親,而是利益,她們用著各種花招來討好我的父親,而我的父親有時候則會因此而蒙蔽雙眼,認為對方總是真心相待,最後卻總是傷心分手,而那些女人至少會得到一筆費用才甘願離開。 我的父親可能不是好伴侶,但是他是對我很好的父親,基本上我不會干涉他去追求真愛,只要不影響公司營運太嚴重,一切都好說;只是我不想和父親一樣,所以我拒絕一切來討好的女性,那些討好的面孔讓我覺得反感,她們總是覺得自己擁有理想的條件,美麗的樣貌,完美的身材,不懂為什麼我不會接受,但那些虛假的背後,偽裝出來的個性,我看得她們眼裡只有錢,只是不想戳破罷了。 與這些女人相處很麻煩,所以我也就選擇敬而遠之了。 能讓我覺得不會有這種反感的女性,是Rika,她的天真和善良,第一次讓我覺得和女性相處是可以自在的,她進到我的心,了解我在想些什麼,每次都在發覺我的不一樣,是一個懂我的人,但…… --她並不屬於我,與她相伴的是另一個懂我的幼時玩伴,V。 儘管如此,我仍祝福他們倆,並且幫助Rika和V完成想做的事情,我可以為了他們兩個動用所有的資源,只要他們能開心就好,這樣的日子,我期望一直過下去-- 直到Rika在一年半前,選擇了自己結束生命,震撼了我們RFA所有人,以及最愛她的V。 大家都很難那個事件走出來,我也是,只是我得讓自己盡快走出來,只是與Rika相處的回憶卻常常徘徊在我腦海中;而V看起來表面上無事,但我認為他從來沒有走出來過,即使Zen說我是個機器人,常常不懂感情,但再怎麼說,我也和V認識了那麼多年,V的狀態如何我還是知道的。 這次派對會再次舉辦,也許對V來說,也可能是讓他重新振作的契機之一,對大家來說,慈善派對的再次舉辦也相當有意義,總和來說,大家對於派對的期望都十分之高。 --而我,也希望為了妳,派對能舉辦順利。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