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珍珠奶牛養殖日誌

Feb.8 巴黎日料初體驗
在一整天的奔波(看家俱、房子)之後,終於能祭祭可憐的五臟廟了。因為多天的消化不良以及腸胃不適終於得到緩解,以及實在很想吃正常的米飯(不要叫我吃印度餐廳了!)所以鼓起勇氣嘗試了首次歐洲日式餐廳。 在吃之前,Al就先幫我心理建設了很多次「這種日料店,絕對跟你想像中不一樣,請不要把它當亞洲的餐廳」所以我也一直給自己打無限的強心針:要勇敢嘗試想像之外的東西(握拳含淚)! 秉持著,在日本也吃過微妙的中餐之後什麼也嚇不倒我的心情,我們走進了日料餐廳。在第一眼對到staff的時候,我就知道...「林鄒罵說中文也會通了!!!!」翻閱菜單後,其實還蠻意料內的,比起握壽司,歐洲似乎對於壽司卷更推崇的樣子?(但我個人猜測可能跟師父熟稔的技術也有相關聯性)而且...酪梨簡直無所不在啊(大笑),對於喜歡酪梨的我,真的算上一大福音 在一整天的奔波(看家俱、房子)之後,終於能祭祭可憐的五臟廟了。因為多天的消化不良以及腸胃不適終於得到緩解,以及實在很想吃正常的米飯(不要叫我吃印度餐廳了!)所以鼓起勇氣嘗試了首次歐洲日式餐廳。 在吃之前,Al就先幫我心理建設了很多次「這種日料店,絕對跟你想像中不一樣,請不要把它當亞洲的餐廳」所以我也一直給自己打無限的強心針:要勇敢嘗試想像之外的東西(握拳含淚)! 秉持著,在日本也吃過微妙的中餐之後什麼也嚇不倒我的心情,我們走進了日料餐廳。在第一眼對到staff的時候,我就知道...「林鄒罵說中文也會通了!!!!」翻閱菜單後,其實還蠻意料內的,比起握壽司,歐洲似乎對於壽司卷更推崇的樣子?(但我個人猜測可能跟師父熟稔的技術也有相關聯性)而且...酪梨簡直無所不在啊(大笑),對於喜歡酪梨的我,真的算上一大福音。最後我看上了這疑似生魚片丼飯的餐點,點法也很有趣。首先要先選擇你要米飯還是沙拉,然後選擇想要的海鮮以及佐菜(蔬果),然後醬料以及調料。對,讓我最疑惑的就是「調料」我實在想不透芥末醬跟薑片為什麼算是調味料...我真的是被日本生活養成「哎呀,那玩意不就是應該無限供應的嗎?」的揮霍習慣...從今天起我會好好反省的(嗚嗚嗚)。 選定了食物之後,就是跟Al開心等待食物的到來,其實在法國餐廳這樣空等著食物到來的機會真的不多,通常都會有預備餐(麵包、開胃酒)。還不習慣這個文化的我,常常在預備餐的那一趴就把自己吃飽吃滿了...(都已經餓昏了,看到面前的麵包很難停手)所以能夠這樣被傻傻地餓著,也是一種享受(!?) 餐點正式上桌,果不其然的,那個魚肉的顏色讓我內心無限疑惑以及為難。然而,對於米飯的嚮往以及追求,我終於還是妥協的一口一口吃掉憂愁。總的來說,真的不能算難吃,雖然Al說我已經完全妥協這種微妙的餐點了...沒辦法,縱使是專業吃貨,但是入境隨俗也是吃貨必要技能之一,壽司醋飯的狀態,應該可以形容像是醉死在醋裡的米飯再用微妙的砂糖為它封棺蓋沙,佐菜我選擇了酪梨、小黃瓜跟蘋果,最不看好的蘋果,反而發揮起它意想不到的提味作用!這步險棋下對了(歡呼)然後完全死透的鮪魚,就是一種分屍肉塊的感受,那一瞬間我彷彿回到了那茹毛飲血的純真年代。柚子醬油搭配芥末一如既往地水平拯救了屍塊(誒!)生魚片。至於定番薑片,雖然有點過甜,但是在屍塊生魚片的衝擊之下,一切彷彿都是那麼的樸實無華。雖然被我嫌棄成這樣,事實是我依然掃光整碗,並且露出了「喔喔喔喔,白米飯呀~~~」的滿足笑容。這一切讓Al看的不知道該哭該笑⋯⋯ 用餐完之後,我覺得我一定要搭訕一下Staff!不為了什麼,就因為我已經好久沒有跟真實的人類講中文了。也慶幸自己有搭訕,所以取得了各種亞洲食材的情報!很感激巴黎是世界前幾名大都市,基本上想得到的都買得到,雖然中國人區據說治安相較其他區比較糟,但是我想,為了食物的我,不管上刀山、下油鍋,我都會包袱款款,勇敢出發! 附註: 生食真的不要在腸胃不適時以身試法,吃完又躺了一天...
請輸入密碼

珍珠奶牛養殖日誌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