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架空文/EAD學園誌】序。
  夜黑風高,飄著些許細雨。晚風微微吹拂著,不甚溫柔的拂在人身上,帶來些許涼意。夜半三更的,蕭白沒有絲毫的睡意,他撐著一把小傘,走在飄著綿綿細雨的深夜裡。   他抬頭看著天空,心想著這下了三天的雨何時會停?   而後,他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楮。   伸手揉了揉,再睜眼,吃驚的張開嘴。   他看見一個手持一把紙傘、背上背了一把巨大的扇子、身穿一襲像是忍者服、又像和服、也像古裝,身後的大蝴蝶結上還掛著看起來可以砸死人的金色鈴鐺的女子踩著木屐跳躍在各家的屋簷上。   她身上的衣服飄逸的宛如不是身在雨中般,。   然後,女子的眉頭微微一皺,看向他,眼神銳利的好像在看什麼髒東西、緊皺的眉頭看的出一絲厭煩。   在然後,他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飛進自己嘴裡,怕是吃進蒼蠅蚊子,他下的呸呸了幾聲,想把東西吐出來。   下一秒,女子落到地面,大步的走向自己,惡狠狠的一把扯過他的衣領破口大罵:「臭小子!大半夜的出來外面遊蕩什麼!該死的居然把我在追捕的東西給吃了!」   一腳踹到蕭白身上,女子還是不解氣,又是踩了他的腳背幾腳,嘴裡不停的抱怨著。   「該死!竟然被吞了!MD我又要繳報告了!死小孩!」   蕭白被木屐踩了幾腳,疼的眼淚都要飆出來了。但是,眼前的女子暴怒的樣子嚇的他不敢反駁。更何況,有誰半夜會穿成這樣在別人家屋頂跑來跑去?他不是撞鬼了吧……   於是,扯著他罵了半小時後,女子瀟灑的轉身離開,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一個月後,當他都快要遺忘那晚的事情後,他收到了屬名給他一封信和一個包裹。   「入學通知書?」他看了一眼信件封面,然後納悶的來回翻動著那一帶東西。   他是國中準畢業生沒錯,目前正在家休息等待申請的學校寄發通知信,可是他前一陣子已經收到一份T中的報到通知信啦!   不明所以的他拆開包裹,裡頭放著兩套白色灰紋、布料相當精製的制服,衣服的精緻程度是他從沒有看過的……看到衣服後,他幾乎可以確定這絕對不是他當初所申請填寫的任何一間學校,更何況哪間學校的制服是寄到家裡啊?不應該都是到學校量尺寸然後發放嘛!   制服上頭還放著一個銀灰色的錦囊,打開後他將錦囊一倒,落出一個用透明夾鏈袋裝著的精緻徽章。   摸了摸,他覺得錦囊裡頭還有東西,伸手一掏,果不其然掏出一張卡片。   是一張學生證,一樣是白底灰白色紋路,上面有自己的照片、名字和年級,但是卻沒有寫科系。   雖然納悶為什麼一個自己沒有申請的學校會有自己的照片,但是蕭白還是好奇的打開信件,信件是一個橫式的牛皮紙上面寫著「蕭白君鈞啟」五個大字,字體很工整、秀氣中帶著大氣,然後被面是用一個造型相當精緻、用書寫體勾勒著「EAD」字樣的蠟封章封住,看起來相當有古典氣質。   但是當打開後,蕭白又愣了。   他一共有三張紙,第一張是T中的未錄取感謝函、第二張是EAD學園入學通知書、第三張則是一封信,信上內容言簡意賅,卻讓蕭白清楚的知道前因後果、也讓他此刻總算是真正明白到……那天夜理所遇到的並不是夢。   ——死小孩,都是你害的姑奶奶我忙進忙出,你要是敢不到我滅了你全家!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