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架空文/EAD學園誌】第四章:極地探險(上)。
翌日,一大早夜家兄妹倆人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坐在大廳。   看到他們,凜無月笑道:「怎麼?你們昨天是虐到幾點?」   「別說了,這試膽大會真的是……根本是驚嚇大會!」   「怎麼說?」   「你知道我們昨天穿過墓園後的線索是什麼嗎?」夜莫春猛然抓住凜無月的肩膀晃動著:「是『解除全身異能,從懸崖上跳下去』!」   「……」   「你知道我小舞原本不想依照指令,可是小宇傳來一個別人不聽話的下場的影像給我們看……那個人撞到陣法上後就『碰——』的一聲變成屑屑了。」夜莫春比了一個爆炸的手勢,依然有點驚魂未定,「你也知道從高空下去沒有術法根本難以平衡,我跟小舞一偏移軌陣法的軌道就只好用術法回山崖上繼續嘗試自由落體。」   「……」凜無月一臉愛莫能助的拍了拍夜莫春的肩膀。   「結果我們好不容易穿過陣法,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掉進古戰場,沒有術法護體的我們兩個『普通人』馬上被追殺……」   聽到夜莫春的話,蕭白忽然覺得自己昨天雖然飽受驚嚇,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了。   「你們要不要在休息一下,我們中午再出發吧。」   「好!」夜舞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於是,當他們休息再次集合時已經是中午了。   四個人相約到醉別煙雨用餐後,變直接前往「極地探險」的活動區。   站在入口處,他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從傳送陣中散發出來的寒氣,夜莫春善意的提醒:「小白,你還什麼術法都不會,記得穿的保暖一點。」   「……」現在才說不會太晚了嗎!   「那邊的販賣部有在賣暖暖包,我去買來給小白用吧!」說完,夜舞便歡脫的跑向入口處附近的販賣部買了一些禦寒用品。   『暖暖包最好有用啦!』蕭白想吐槽,但是那畢竟是夜舞的一片好心,所以他只能在心中翻白眼。   但是一經由傳送門走進極地,蕭白就發現這個暖暖包真的是世界好用!   僅僅貼在衛生衣上,外頭也沒有加穿什麼禦寒用品,只有搭了一件外套,但是身體卻不絕的寒冷。   原本還覺得極地是假的,但是冰雪吹到自己臉上的那種透心涼讓他瞬間被冷醒,不過很快的又暖和括來。   手上拿著一張方才進傳送門前抽的任務小卡,凜無月道:「我們出發的比較晚,估計今天應該無法完成任務,我們先到目的地附近在做打算吧。   他們這支隊伍因為這個活動規定需要四個院的學生都要至少有一人,而他們當中三個格鬥院、一個美其名術士院,所以只好外找了另外兩個別院的同學組隊。   為了組好這支隊伍,他們又多花了一點時間才進入極地,好像是說原本想找的人員連絡不上,所以只好找其他人湊數。   不過到底該說是緣份呢?還是柳絮飄搖的人滿地爬?   竟讓他們又組到了自己幫會的人。   「所以你是隔壁班的囉?」蕭白好奇的問一旁有著淺紫色長髮的少女。   「是啊,我叫夜月謠,代導學姊是柳絮飄搖的青緋。」   「……」凜無月一愣,心想:『又一個元老級?這什麼世道?』   「學姊說我的宿舍還在申請中,所以最近還是住在中央女宿。」   「申請?」夜莫春一臉疑惑,「他不就是暮雨宿管嗎申請什麼?」   「喔,關於這個問題……」凜無月腦袋閃過一件暮雨月色三位宿管的白癡約定:「他們當初說什麼怕別人說他們徇私,所以說好以後要是跟自己有關係的人要入住,申請表就要給他們簽核。   夜舞下意識的嗆了一句:「有權利不用他們是白癡嗎?」   「更白癡的事,他們不是給一個人簽過就好,是要兩人都簽過。」凜無月一想到這件事就有點頭疼,忍不著的撐著額頭生無可戀:「……然後汪爸上學期快結束時就去出長期任務了,估計要這個月底或下個月才會回來。」   「……」夜莫春沉默了一會,忍不住問:「到底該說他們可愛呢,還是……」   「白癡呢?」夜舞一個歡快的幫自家哥哥把話說完,然後成功惹來凜無月和夜莫春的沉默一瞥。   「可是訂下的規矩不能壞,師父過幾天要去出任務,我再請她順便拿去給汪爸好了。」說完,凜無月看向一旁另一個一直都沒說話的男子:「你呢?」   「我是騎士院的亞格。」一名黑長髮隨意扎著,身穿一身騎士裝的男子淡淡的笑著自我介紹。   「亞格?這名字好耳熟啊……」夜莫春搓了搓下巴,一邊思索著這名字帶給他的熟悉感。   「啊!去年騎士院內部競賽第三名那個,亞格‧利恩?」   「柳絮幫主記性真好。」亞格淡淡的笑了笑。   「當然記得,阿言第四名跟你只差了零點五分,她回來後像發了瘋似的狂修練,全幫會的人都被他虐過一輪了。」   「過獎。」亞格謙虛的一笑,「陌少將軍身為B班學生和我能只差零點五分,他的努力可想而知,讓我很是親配。」   在EAD學園中A到D班的學生是亂數排列,只有S班的學生才是特別挑選出來的菁英,以至於S班的上課方式幾乎都是修煉切磋在修練切磋,與普通班級有相當大的自由空間是截然不同的。   A到D班的學生就算再努力也無法成為S班學生。   只有S班學生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呆在S班或退出,而退出的人只有一次機會可以再回歸S班,如果二次退出的話就再也無法回去。   「吼——」正當幾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不遠處傳來一陣野獸的嘶吼。   「去看看!」說完,凜無月和夜莫春兩個老夥伴一個默契的就率先往前衝。   緊接在後的是實戰經驗更為豐富的亞格,然後是夜舞,最後是一臉懵的蕭白和夜月謠。   穿過森林後,一陣強烈的陽光映入他們的眼眸中,光芒散去,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一片雪白的廣場,而場中央站了三個人和一只……巨熊。   「……這是又遇到自家人的意思?」夜莫春傻笑著,「咱們柳絮幫眾還真是遍地爬呢。」   「需要上去幫忙嗎?」亞格問。   「不用,有暴力小公主在……這隻熊應該會被完虐。」眼尖的凜無月發現除了場上的三人外,在不遠處的樹叢中還匍匐著一個淡金色的小身影。   「但這隻熊是……」話還沒說完,亞格便看到那隻熊用及快的速度衝向三人。   藍眼巨熊,雷獸顆,是熊類獸族當中速度相當快的一支,和一般熊族笨重的動作相比,他們的速度快的幾乎可以媲美獵豹。   「錦玉!」拿著長槍的少女指令一下,一旁一個身穿道袍的女子便衝了向前。   只見她身上光芒一現,光芒消失後原地的氣質道姑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隻……綿羊?   「咩——」她咩咩叫了幾聲,只見她身上的羊毛忽然膨漲、又膨漲、再膨漲,膨漲了好幾倍後總算停下。   一顆羊毛大球在原地滾動著。   忽然。   「鋼化!」   「刷刷刷刷!」   隨著指令下達結束,那一身羊毛忽然豎立起來,每一根羊毛上頭還附著一絲銀灰色。   「……媽,這是什麼!」夜莫春一臉懵。   「難怪她從來不在大家面前用天賦能力……」此時的凜無月也是一臉無語:「這根本是鋼刷吧?」   正當他們在閒聊的同時,藍眼巨熊的拳頭已經朝著他們揮了下去。   「吼——」拳頭直接打在錦玉鋼化的羊毛上面,噴了一地的鮮血,藍眼巨熊抱著拳頭吃痛的哀嚎著,看著她們的眼神充斥著憤怒。   「阿言,我可以變回去了嗎……」鋼刷羊錦玉縮回正常體型,但是依然是那一身尖銳的鋼化羊毛,一臉哀傷的看著自家小夥伴。   「可以了。」陌離言點了點頭,「都退後吧。」   看到逐漸退後的三個人,藍眼巨熊覺得他們要逃,咬著牙一個撒腿就是往他們的方向衝去。   忽然,一道金光一閃,直直的往藍眼巨熊身上撞去。   「嗚——」一道稚嫩到一點破例都沒有的龍吟,光芒化作一條金色小蛟龍死死纏住藍眼巨熊。   「讓你欺負我姊姊、讓你欺負羊咩咩、讓你欺負花姊姊!」小金龍憤怒的一口一口咬著藍眼巨熊的皮肉。   雖然她化人時年紀看起來不過十二三歲,但是她本體畢竟是條蛟龍,大小足足可以將一般兩個成年男從頭到腳緊緊環繞住。   「吼——」藍眼巨熊痛的在地上打滾,想掙脫身上煩死人的小蛟龍,誰知卻被她捆的越來越緊。   一隻手受重傷了,另一隻手還要想辦法應付不時偷襲自己的兩只小爪。   「吼什麼吼!」金色小蛟龍憤怒的一嘴一口灰眼巨熊的皮肉,還一邊嫌棄的「呸呸」了幾聲,然後將他吐到一旁。   「……」不僅僅凜無月一行人一臉傻眼,就連身為小蛟龍親姊姊的陌離言一臉無言以對。   「好了好了,雪雪快別再折磨他了。」   「喔。」只見小蛟龍麻溜的頂著小犄角直直刺穿藍眼巨熊的的太陽穴。   「……」蕭白昨天在暮雨館大廳遇到的氣質小姊姊弄花盯著藍眼巨熊的屍體一臉茫然,她下意識的問:「阿言,雪雪這樣真的好嗎?」   一旁的錦玉點了點頭:「孩子的教育不能等……這孩子這樣太兇殘了,不妥。」   伸出蛟龍小短手,小蛟龍陌離雪一爪子刺穿藍眼巨熊的眉心挖了挖。   「YA——姊姊,妳看,沒有壞掉呢!」開心的捧著藍眼巨熊的獸核,陌離雪開心的甩著尾巴,歡脫的蹦噠到三人面前。   她化為人型,是一個身穿粉紅色洋裝的金髮小蘿莉,一臉邀功笑捧著獸核往他們三個面前湊。   那甜美可愛的笑容讓人完全無法將她與方才那殘暴的蛟龍連想在一起,但是她嘴角和臉上沾染著的血漬卻讓人無法忽視這個現實。   看到那小臉,原本想再教育她的錦玉和弄花一個母愛氾濫,摸了摸她的頭:「雪雪好棒啊!」   眼前這畫面看的凜無月和夜莫春這兩個曾經被小蛟龍整過的人心中忍不住咆嘯著:「她就是這樣被你們寵壞的啊——不是說好了教育不能等媽!難道沒人覺得這小公主太兇殘嗎!」   忽然,金髮小蘿莉發現站在不遠處的凜無月一行人,眼神瞬間放亮。   「月月——」她歡脫的撲進凜無月的懷中。   「……」看到他,凜無月和夜莫春臉色明顯僵了僵。   夜莫春率先和他打了聲招呼:「小公主,好久不見。」   「莫莫早。」   是的,這個方才一個兇殘的金髮小蘿莉正是那個去年任務讓他們頭疼萬分的蛟龍族小公主——陌離雪。   而跟在她身後的是她唯一的姊姊,陌離言,同時也是柳絮飄搖的元老成員之一。   以及身為副幫主的綿羊妖錦玉和暮雨館宿管弄花。   他們當初前往蛟龍族時並不知道兩人是姊妹關係,而是在小公主哭著要找姊姊的時後意外得知兩人是姊妹,也因為這樣,他們利用這點成功取得小公主的好感,和她談好條件說讓她今年來學校報到的時候跟姊姊在同一個幫會諸如此類的。   現在想來當時他們根本在誘拐小朋友,可恥,自我鄙視。   可是他們也沒辦法,因為他們不敢跟戰鬥力爆表的蛟龍互毆,而且要是他們真贏的下場估計就會被她另外七個哥哥單方面胖揍。   光從看到剛剛宛如變的更暴力的小蛟龍來說,他們就覺得可恥一點沒有什麼不好,真的!   而且看到甜美臉蛋上,嘴角還掛著腥紅,他們真的渾身感覺都不好了。   最後,他們兩組人馬截半同行了。   原本男性比例偏多的隊伍瞬間變成女性居多。   但是就不明所以的外人看起來,事實上這組隊舞男女比例是持平的。   因為在準備上路時,錦玉和陌離雪兩人忽然都化成獸態,然後陌離雪將自己的身形縮到最小,然後一個歡脫的竄進錦玉的羊毛之中。   就這樣,一組看似四男四女、外加一隻綿羊馱著一隻小蛟龍的隊伍出發了。   ——我們這樣的隊伍真的沒毛病嗎?   蕭白一臉生無可戀的望著眼前的蒼茫大雪。      ※   ※   ※   在太陽下山之前,他們總算找到一處沒有人的山洞。   躲在山洞裡,幾乎所有本體是獸族的人通通都變回原形。   據凜無月所說,雖然暖暖包很好用,但是在睡眠之中人的體溫本來就會下降,所以暖暖包可能無法達到保持體溫的效果。   但是看到眼前這一個宛如猛獸窟的洞穴,蕭白真的很不想躲進去。   雖然知道那都是自己的學長姊跟同學,但是他身為一個人看到洞穴裡的地板上匍伏著一頭雪獅、兩只蒼狼、兩只蛟龍、一頭白虎……他真的感到害怕。   為什麼有隻綿羊還可以一臉淡定的趴在洞穴身處補眠!你們不是應該是食物鏈的關係嗎!   然後唯二不是身為獸族的兩個女性也依然淡定的坐在洞穴裡頭,一臉悠哉的喝著熱茶。   「唉……」夜舞趴在自家兄長的狼背上,一臉哀怨,「出門時忘了多帶一點糧食好餓啊……我不想吃乾糧!」   忽然,某蛟龍族小妹妹驚呼了一聲。   所有人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她,只見她又化成人型,從懷中翻出了一個小盒子,   「這是什麼?」陌離言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家妹妹。   「房子,裡面有廚房。」   「啊?」所有人一臉呆滯,只覺得她就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小孩,童言童語的。   看著他們一臉看孩子的眼神,陌離雪不開心了,她生氣的道:「是魔鬼姊姊給的!」   「魔鬼姊姊?誰啊?」陌離言忽然覺得她不懂自家妹妹了怎麼破?   正當所有人都一臉疑惑的同時,只有一個人表情有點詭異,因為他貌似知道她在說誰了……   「她在說……我師父吧?」凜無月一臉不確定的問。   「對對對!就是月月的師父!」陌離雪開心的點頭,然後凜無月就想哭了。   記得當年他們在跟這個蛟龍族小公主培養感情的時候,因為和她說校園生活的時候剛好說了一句:「我師父那瘋子根本是魔鬼!」   從此,魔鬼這名字就被這小蛟龍認定是他師父的代稱……   再然後,既然師父給了她東西,代表他們兩個已經見過面了……這小丫頭不會在她面前喊她是魔鬼吧!他會被打死啊啊啊——   一臉傻眼的難了眼陌離雪,最後凜無月問了一句:「所以那個盒子是什麼?」   他想,如果是師父給的東西,那麼應該不會差。   要是被她知道當所有人一開始都把陌離雪當白癡看的話,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被打死。   只見某蛟龍小公主跑到洞穴門口,「啪!」的一聲將盒子塞進地上,一邊念著:「小盒子啊小盒子,長大吧,長的又高又壯。」   「……」   為何這畫面這台詞如此似曾相似?   正當所有人都忍不住扶著額頭不敢看眼前著有點弱智的畫面時,那個小盒子竟真的逐漸脹大成一個小屋的樣子。   「靠!空間法器!」凜無月驚愕的跳了起來:「她竟然把這種東西給妳!到底誰是她徒弟啊啊啊!   陌離雪眨了眨眼,笑得開心:「魔鬼姊姊說你皮癢不給你了,然後就丟給我了。」   在這麼一瞬間,凜無月覺得自己肯定是被眼前這個看似傻萌的暴力小公主給陰了!   竟然就因為他一個稱呼!   那個空間法器的所有權竟然從他變成她!   「澳次!」   「扇扇對徒弟很好嘛,空間法器可遇不可求耶!」錦玉一臉好奇的走進小屋中觀望著。   「有屁用!結果還不是給了別人!」凜無月抱頭痛哭。   空間法器啊!   因為鑲嵌在法器中央的空間石很難取得,聽說那是擁有穿越時空能力的時空操控者在進行空間穿越時,磁場相互摩擦所造成的空間隕石。   然而並不是每次穿越時空都能形成隕石,十次裡頭有一次都算是超高機率了!正常來說可能要進行過百來次時空穿越才有辦法形成一次空間隕石,而這些隕石在落地後碎成的碎片,就是製造空間法器的空間石。   但是擁有時間能力的異能者相當稀少,有時空能力的異能者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一個空間隕石的生成率也相當的低。   由於每個空間石因為大小不同,能製造出的空間法器容量也不同。一般來說,最多最容易看到的就是儲物袋。但是就是空間最小的一立方公尺都要價裏世界通用幣值數千金。   像凜無月當初拿到的拜師禮就是一個一坪的儲物袋,那個要價保守估計也要百萬金。而柳絮飄搖副幫主都有一個零點五坪左右的儲物袋,這都是為了方便任務時幫忙帶東西回來所發放的。   隨隨便便一個儲物袋都貴的嚇人,更別說這個內置客廳、廚房、盥洗室和三間房間的小屋!   「這冰箱裡的糧食也太多了吧!」打開冰箱,夜舞一陣驚呼,再摸到一旁的小儲藏室,「真假?竟然有冷凍冰庫!」   「這下我很肯定這個原本肯定是為了幫主而準備的了。」陌離言看著那儲藏冰庫中的肉糧,淡淡說了這麼一句。   「同意。」弄花點了點頭。   在然後,夜舞捧這個類的蔬菜肉塊在廚房裡忙進忙出,而陌離雪則摸到三位小姊姊身邊,小小聲的和她們說敲敲話。   聽到她說的話,三個人都露出瞭然得笑容,美眸中充斥著看好戲的神采。   夜裡,外頭風雪還在持續加大。   蕭白冷到將自己綑的像顆肉粽,所有獸族也通通再度化為獸型。   「鏗鏘——」   「碰、碰、碰!」   「嗚——」   一陣敲鑼打鼓、號角長鳴,所有人一瞬間被嚇醒。   他們睡眼惺忪的看向窗外,只見一排黑壓壓的不名生物正舉著火棍、樂器,井然有序的經過他們面前。   「……」屋內的所有人看清那片黑壓壓的東西是什麼生物後,全都一臉呆滯。   「……企、企鵝?」蕭白驚呼。   「這是在……遊行?」亞格一臉不確定的看著眼前奇景。   「好萌好可愛!」幾個少女已經眼冒愛心,恨不得充下去抱抱他們。   「我怎麼覺得這些企鵝有點眼熟……」凜無月皺著眉頭,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那邊有人過去了,我們也出去玩玩不?」錦玉拉了拉弄花的手,後者點頭同意。   正當兩人準備開門時,外頭忽然安靜了幾秒。   「……?」對於忽然安靜下來的四周感到疑惑,兩人的手還提留在門把上,轉頭看向還站在窗邊的其他人。   「怎麼了?」弄花問。   看著窗外,他們也是一臉納悶。   「不知道呢,那些企鵝忽然都不動了。」夜月謠如實轉播。   正當兩人還思索著要不要出去時,外面又傳來動靜了。   只是這次……   「啊——救命啊!」   「企鵝殺人啦!」   「快逃!」   「……」錦玉和弄花冷顫了一下,雙雙走回窗戶邊。   只見外頭正在上演一場屠殺,所幸來這座雪山上的都是異能者,所以雖然很多人都受傷,但是全力一擊還是找到空隙逃掉了。   遠遠的看過去,蕭白發現那些企鵝的眼睛帶著詭譎的紅光,盯著他看的瞬間讓他有種自己會被殺掉的感覺湧上心頭,這詭異的想法令他寒毛直豎。   隨著逃走的人越來越多,那些企鵝忽然帳大了幾倍,原本平滑的頭頂羽毛也跟著豎立起來。   「我去……」看到眼前的慘況,凜無月驚呼。   察覺他表情的異樣,弄花問:「幫主,怎麼了嗎?」   「這些企鵝……」凜無月一臉糾結的看著那些爆走企鵝,「很像是我師父老宅養的那群『皇帝企鵝』。」   「皇帝企鵝?」蕭白一臉疑惑,「我們那邊也有啊,挺溫馴的,哪有這些那麼兇殘!」   但是除了蕭白以外,所有人聽到「皇帝企鵝」後,臉色都瞬間一變。   亞格看向蕭白,解釋著:「在裏世界的皇帝企鵝是相當殘暴的,也是緊緊一支不是以魚蝦為糧的企鵝科。他們是以獵捕冰雪之中的野獸為生,但由於數量稀少,幾乎沒甚麼人能分辨他們跟其他企鵝的差別。」   「What the fuck……」蕭白覺得自己剛入學三天,已經被刷新各種神祕知識。   「我比較好奇扇子那邊為什麼會有這種動物!」陌離言一臉崩潰的看著眼前一票黑壓壓的企鵝,「一隻兩隻就算了,不是說他們數量稀少嗎!這邊看起來也有百來隻啊!」   「別說了,你知道他老宅那邊還養了好幾頭虎鯨跟豹形海豹嗎?這兩種在表世界的海域裡都算是數一數二兇殘的族群,他那邊養的還是加倍版!你覺得區區皇帝企鵝算的了什麼?」凜無月忽然覺得頭好痛,他為什麼要白癡到同意參加由自家師父主辦的活動呢?明知道那個人徹頭徹尾的就是一個瘋子……   如果數量少他們還能應付,但是面對戰鬥力指數報表的變種企鵝,他們根本毫無招架之力。   更別說這些企鵝經過某人訓養後,竟然還可以和虎鯨、豹形海豹這種將他視為食物的種族共存,怎麼想都不難推出他們的戰鬥指數早已破表。   正當幾個人還在無奈的同時,那些皇帝企鵝已經發現他們的蹤跡。   「叩叩叩叩叩!」門外傳來企鵝用嘴撞擊著門板的聲音。   「叩叩叩!」   「叩叩叩叩叩!」   「叩叩!」   隨著撞擊的聲音越來越多,他們隱約的從門邊的窗戶看到越來越密集的黑影。   「我們現在到底該慶幸有這房子擋住牠們,還是該難過我們被困在裡面無法逃離?」夜莫春一臉鬱悶的看著窗戶外。   「我覺得這個活動應該不是叫極地探險吧……探索未知?這根本是危險自己找上門啊!」夜舞忍不住的吐槽著。   「感覺這屋子還能撐……」弄花觀察了一下四週,發覺儘管那些皇帝企鵝啄的再用力,這間屋子也不過聽道叩叩叩的聲音,絲毫沒有任何被啄壞啄裂之類的跡象。   於是,最後她提議:「如果明天早上他們還是沒有散去,我們就殺出去吧?」   亞格立刻點頭表示贊成,「也只好這樣了,這時間天色很黑,而且我們多數不擅長在雪地應戰,對我們來說也挺不利的。」   聽從弄花的提議,身為在場唯一術士院的學生……蕭白是個純小白還不能算術士院的,錦玉默的在屋子內設下兩個結界,一個防禦、一個防噪音。   然後他們便放寬心,安安穩穩的去睡了。   僅剩一個蕭白,整頁翻來覆去無法安心入眠。   每當他一閉上眼睛,腦海中便會浮現那些企鵝眼中帶著詭譎紅光的盯著自己,嚇出他一身冷汗。   當蕭白翻了第十八下後,睡在一旁的凜無月爆怒的江他踹下沙發床。   「翻夠了!還讓不讓人休息了!」說完,他一個手刀直接劈暈蕭白,然後順手將他丟回沙發床上。      ※   ※   ※   翌日   清晨時分,慣性早起的弄花和亞格在天邊剛泛起魚肚白時便醒了。   「我去看看四周情況。」喝完手中的咖啡,亞格對著正在廚房裡準備大家早餐的弄話說著。   「小心一點,有什麼狀況記得趕快回來。」   「嗯。」   幾分鐘後,亞格回來了,手中還多了一張紙條。   已經醒了的陌離言好奇的問:「外面企鵝都走光了?」   「都走光了。」亞格臉色有些怪異,然後將紙條遞給她:「門板上釘了這個。」   接過紙條隨意的瞥了一眼:「啊?」   呆滯的看著紙條,陌離言臉上出現和亞格一樣的表情。   後來,不論是做完早餐的弄花,還是剛起床梳洗完畢的錦玉、夜莫春和夜月謠,看到紙條以後都是一樣的表情。   一種難以言喻,有種被人玩弄於股掌間、生無可戀的表情。   「幫主呢?」盯著紙條,陌離言默默的問了這麼一句。   「還在睡吧?」夜莫春道,「那傢伙世界難喊的。」   「去把他喊醒吧?就說結界破了,企鵝闖進來了。」   「……」所有人無語的看向那個一臉淡定的說出這句話的亞格。   「真是個好主意……」於是夜莫春去喊起了蕭白,然後逼著他去叫醒自家學長。   「小白,快去啊!」   「不——學長為什麼不自己去叫!」蕭白死活抱著沙發一腳不肯走。   他記得昨天自己是被即將入睡的凜無月敲暈的,再加上他們沒人願意去叫醒他,就是白癡也猜得出這之中一定有什麼問題啊!   所以,他本能的畏懼這份工作。   忽然間,不知什麼時後醒了的蛟龍小公主拖著枕頭、穿著粉紅色的短裙睡衣,一臉睡眼惺忪的走到蕭白面前。   她露出甜美的笑容,說:「小白哥哥,你要去喊月月呢?還是讓雪雪當早餐吃掉?」   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好幾秒。   他們紛紛想起眼前這甜美小蘿莉昨天那兇殘的模樣。   抖了一下,蕭白果斷的做出抉擇。   「學長!學長!」他衝衝到凜無月的身邊晃著他,「救、救命!企鵝闖進來了!」   「……」眾人沉默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這方法還真是有效威脅手段……』夜莫春搓了搓自己的下巴,思索著以後用這招威脅別人的可能性。   只是他忘了,他們這種會化人、並且生出智能的妖獸早已不太吃生肉,更不會去隨意傷害人類。但蛟龍小公主並不是,蛟龍一族算的上是一方妖獸之首,本身就相當殘暴,就算修身養性多年也無法完全壓抑住那種戾氣。   更別說陌離雪從還是一顆蛋的時候就已經被寵慣了,雖然孵化後沒有被教育到濫殺無辜,但是族人對她一直幾乎都是放任手段,是和別人打架打到大的,那一身殘暴本性很容易就無意間露出,才會讓人下意識的畏懼。   「吼——」被蕭白打擾睡眠的凜無月先是憤怒的一吼,然後忽然跳起來驚呼:「什麼?快!全員戒備!」   「……」   所有人都是相同的表情盯著他看,後者這才發現,這四週哪有被闖入的亂象?現人就是這些人在那邊亂說!   於是他惡狠狠的瞪了蕭白一眼,用力的給他一記爆栗:「讓你亂吼亂叫亂說話!」   「好了,別怪他,是我們讓他喊你的。」弄花好心的替蕭白解圍,而一旁幾個沒良心的早已經笑得東倒西歪。   「你們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凜無月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   「沒辦法,要不是收到這一張留言,我們原本沒打算那麼早叫醒你的。」說完,亞格將那張釘在門上的紙條地給了他。   於是,凜無月繼承了他們稍早前的反應,沉默。   只見那張紙條用歪七扭八的慘不忍度的字體寫著——   小主子,你們怎能狠心讓我們一干兄弟在外頭敲那麼久的門?敲的嘴巴都要變形了!主人原是要我們好好來關照你們的,現在小的只好住小主子你們玩得愉快啊!♡♡♡   在紙條的最後,他還附上了幾個企鵝爪子印。   凜無月沉默了許久,他忽然感受到一陣身無可戀。   有這種橫行在學園中的師父究竟是福還是禍?   最後,沉默已久的凜無月總算忍不住的爆發了,「碰」的一聲,他怒將自己的盾砸出屋外:「去你麻痺的完的愉快!去你麻痺的來關照我們!那個愛心是怎樣!看了我超火大啊啊啊啊啊——」   「叩叩叩!」   「叩叩叩!」   「叩叩叩!」   忽然,屋外傳來很有規律的敲門聲。   所有人都停下動作盯著門看。   「欸,小白。」夜莫春推了推身旁的蕭白,「去開門看看?」   蕭白嚇得跳了起來躲得老遠:「為什麼是我!你們每個人都比我強,找我這個什麼都不會的去開門對嗎!」   最後是好奇心相當旺盛的某蛟龍族小公主跑去開門。   但是當十分鐘過後,出了門的蛟龍族小公主卻沒有回來,一行人再度提心吊膽了起來。   護妹心切的陌離言待不住得起身往外走。   又是一個五分鐘,姊妹倆就這麼消失的沒有回到屋內。   「我們一起出去看看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凜無月提議。   一行人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小心翼翼的走向門口,他們沒將大門直接打開,而是開了一個縫小心翼翼的出去,就為了避免真有突發狀況,還在屋裡的人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趕緊關門。   但是當他們陸續走出門後,後頭的人「碰碰碰」的狀成了一團。   「我的天……你們在幹嘛!」夜舞揉著差點被撞歪的鼻梁,當他抬頭看到走在前方的幫主和自家兄長都是一臉懵逼的表情後,順著他們的眼睛方向看去,他也一起進入了生無可戀的世界。   後頭跟出來的也通通一個樣的表情,不曉得該哭還該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只見原本他們昨日休息的山洞裡,某蛟龍小公主縮成一圈抱著一只幼小的企鵝寶寶,嘴巴含著牠的頭頂睡得香沉。   然而那隻企鵝卻是淚眼汪汪的盯著離牠不遠處的陌離言看著,貌似再求救。   可是某個妹控完如沒有看到他期望的眼神般,自顧自的拿著自己的手機不斷拍照,然後傳送給自家的其他兄弟們看。   「呀——好萌啊!」幾個女性看到那企鵝寶寶,眼底都冒著愛心,估計要不是那只企鵝在陌離雪手上,他們都想搶來磨蹭一番了。   「牠的脖子上好像掛著紙條。」眼尖的亞格發覺企鵝寶寶脖子處的短容毛中有被繩子纏住,進而發覺那露出一點邊緣捲成小筒狀的紙條。   當錦玉躡手躡腳的取下企鵝脖子上的紙條後,所有人都好奇的湊過來看。   而紙條上依然是用歪七扭八勉強能辨別的自行寫著一行字。   ——小主子,主人放出豹形海豹一族了,加油。   「加油你妹啊——」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