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架空文/EAD學園誌】第二章:幫會宿舍。
  帶著蕭白走進暮雨月色,它的大廳可以一眼就看到二到五樓的各個房間門口,而大廳頭頂正中央是個相當典雅的水晶吊燈。   聽到開門的聲音,一旁坐在櫃檯看出的人抬起頭看向走進來的兩人。   「咦?幫主,帶新人啊?」身穿淡粉色長裙的氣質少女看了一眼凜無月身後的蕭白。   「今天是你留守?」   「嗯,青緋有任務,幫她代班。」   「小白,這是弄花。弄花,這是我代導學弟,蕭白。」   「你好啊!」弄花帶著微笑和蕭白打了聲招呼。   「學姊好。」   「弄花、青緋和御狩都是暮雨的宿管,有什麼宿舍上的問題都可以找他們。」   「我們每天上午十點、下午兩點這兩個時段都會有人在這裡呆一個小時,如果是急事的話也可以直接去我們房間,沒人就留名字在門口,我們都會盡快連絡你。」   「好的,謝謝學姊。」   「對了,弄花,讓他抽個鑰匙吧。」   「稍等一下。」說完,弄花拿出鑰匙開啟身後櫃子的門,從裡頭拿出一個……摸彩箱。   「二到五樓每層有時間房間,目前還剩下二十五間房間,基本上每間房間大小跟設施都差不多,只有裝潢不一樣,你抽個鑰匙吧。」   蕭白迅速的從摸彩箱中抽出一把鑰匙,那是一把古銅色有著精緻雕花的復古風鑰匙。   「鑰匙上有刻房號,你看看。」   「三之……四?」   聽到蕭白的回答,弄花迅速的將他的房號紀錄在櫃台的手冊中,並陸續問他一些基本資料,將他的個資輸入電腦中。   「好了。」在鍵盤敲上最後一個字儲存後,弄花道:「你的鑰匙現在開通了,平常你透過指紋就可以進出房間,鑰匙是給你備用的。另外,這個館裡的人員如有信件的話會先送到這裡三天,再通知你的三天內若沒有來領回的話我們會將東西送回大廳的置物櫃,這點可能要注意一下。」   「好的。」蕭白點了點頭。   「好了,你們先去看看房間吧,在十分鐘我的值班時間要過了,有問題快來跟我說。」   應了一聲,凜無月領著蕭白直接上了電梯來到他的房門前。   說實話,蕭白有點緊張,因為他很怕抽到那種華麗麗、粉嫩嫩的風格。   看著他發呆許久,凜無月問:「怎麼不開門?」   「學長……我怕。」   「……」怕你麻痺!   凜無月怒踹了蕭白一腳,搶過他的鑰匙便開了門,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怯生生的跟著凜無月的步伐走進房間,看到房型是中規中矩的設計,蕭白放心的呼了口氣。   但是檢查過一輪房間有無問題後,蕭白抖了抖,不敢置信的問:「學長……這真的是我房間?」   鄙視的看了蕭白一眼,凜無月道:「不然你以為呢?」   「可、可是……這房間……」也太豪華了吧……   這是一間很古色古香的房間,進門後左側有個鞋櫃,架高的木頭裝潢上蓋著一整片的暗褐色地毯,門口右側有兩個門。   靠外的門是小廚房,簡單的設了一個小灶台跟放了一台小冰箱和飲水機;靠內的門是浴室,但浴室裡邊又有隔出一個小格間放了一台洗烘兩用的小洗衣機。   房間正中央的區域則是一組沙發跟桌子,液晶電視則藏於釘在右舍牆壁上的木製櫥櫃裡。   沙發後方是一個大屏風,屏風後面是臥室,臥室的門是中國風的拉門,而床鋪也是很古代的木床間,不過是經過改良的,整個雙人床墊藏在凹槽中,所以事實上整張床並非硬梆梆而是非常好躺;而床的右側則擺放著書櫃和書桌、左邊則是一個衣櫥兼更衣間。   「……」   看著眼前別具巧思、應有盡有的房間,蕭白已經搞不懂自己是來上課還是來度假的了?   「柳絮飄搖的導覽手冊就放在書櫃的大抽屜中,有空你再看看。然後,你過來。」說完,凜無月走出他的臥室。   當蕭白走出臥室後,發先他已經在沙發上坐好了。   跟著坐在沙發上,蕭白一臉疑惑的看著凜無月。   五分鐘後,凜無月依然沒有開口,房裡的氣氛顯得有點沉重。   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凜無月總算說話了,「從一開始我就想問……你知道這所學園所教的、所負責的是什麼嗎?」   「啊?什麼?」蕭白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問。   「……你到底什麼原因入學的?」   「呃……我也不知道。」蕭白抓了抓臉,尷尬的說:「起先我是收到別間學校的入學通知,隔幾天後我又忽然接到EAD的入學通知,還附加了一張原本錄取的那間學校的未入取通知……」   「……」   此時的凜無月正用一種看外星人的眼神看著他。   「你知道EAD三個字母所代表的意思嗎?」   「……不知道。」   吸氣——   吐氣——   凜無月努力的克制自己打死蕭白的衝動。   「EAD分別為Extraordinary,特殊、超凡;Ability,能力、本領;Develop,開發、研製三個單字組成,中文意思就是『特殊能力開發』,是身懷異能的能人異士所就讀的學園。」   於是,凜無月順利看到眼神成呆滯狀的小學弟。   從他的表情他能清楚讀到「學長,你在說哪國語言?」的意思在。   「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我會證明給你看。」凜無月的大掌底在蕭白的額頭上,露出令人發毛的笑容。   「睜大眼睛看清楚……」猛然地抓起蕭白的衣領,「啪——」的一聲甩開窗戶,凜無月抓著蕭白從三樓跳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蕭白驚叫著,卻惹來惡狠狠的一聲:「閉嘴!」   過了十來秒,原本以為自己要被摔成肉醬的蕭白這才發現,兩人並沒有如他以為那般的往下掉,而是漂浮在半空中。   「……」看著腳下沒有任何支撐,自己幾乎是被學長提在手上的身體,蕭白呆滯了幾秒,然後又是一陣大叫:「媽呀——」   凜無月暴怒:「你再叫我就把你丟下去!」   相當簡單且很有嚇阻力的一句話。   「學、學長啊……我、我相信你說的話、話了……我們、快、快回去、去……」蕭白緊緊的抓住凜無月的手,覺得自己沒嚇暈真是太厲害了。   瞥了蕭白一眼,凜無月最後還是將他從窗戶塞進屋裡,然後自己也跟著跳進房間。   回到房裡的蕭白一臉糾結的看著凜無月,結結巴巴了許久才說完整了一句話。   「可是學長……我是正常人啊……」   凜無月一臉鄙夷的看著他。   正常人?   呵,早在踏上前往這所學園的路上之時,就已經不是了。   「不可能。」他搖頭,回答的果斷:「你一定身附異能才會被邀請入學,不然你連校車都上不去。」   「……」是怎樣?校車還有感應裝置是不是!   彷彿是為了印證蕭白的吐槽,凜無月還真的接了句:「所有從表世界來的學生在坐校車時就會經過第一階段的審核,車上都有安裝異能感測器,只要是一絲異能都沒有的『素人』當場就會被電暈抹除記憶。」   「……」   蕭白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相當可怕的事。   所以他到底該慶幸自己身附異能所以沒被車門電暈、還是該難過自己不是正常人而上了那台走上不歸路的校車?   不,等等……   蕭白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驚愕的抬起頭看著凜無月:「……什、什麼表世界?」   不是他想的那樣吧?   應該不是吧?   這種小說裡才會出現的詞是怎麼回事!   「就是你想的那樣。」從他的眼神中讀出期盼,凜無月只能無奈的攤了攤手,「在這哩,你們『人類』居住的地方稱為表世界,雖然異能者很少,但並不是沒有。我們居住的地方則稱之為裏世界,而這所EAD就位於兩界的交接處。」   「……?」   蕭白忽然覺得腦代一陣暈眩。   這世界玄幻了……   什麼叫我們人類、你們居住的地方……   「學、學長……你……不、不是……人?」   凜無月忽然額頭冒出青筋,冷不防的從蕭白頭上巴了下去:「MD你才不是人!」   大大的吐了口氣,他坐回位子上,努力的用平和的口吻繼續道:「在這裡我們將表世界的居名稱為『人類』,而裏世界的居名則稱之為『非人類』。當然,也不是說裏世界就沒有普通人的存在,只是同等於表世界異能者很少一樣,裏世界的普通人也相當稀少。」   「而我是非人類,這間學校的人也並非都是人類,更準確一點的來說,這間學校的人類從小學部到研究所加起來可能都還沒有二十位。」   此時的蕭白多希望自己就這麼暈過去,醒來後發現一切都是夢。   「現在休學還來不來的及……」   「來不及。」凜無月果斷的搖頭,「純人類在入學後是無法輕易休學的,因為裏世界的人有『界域制約』的公約在,所以在表世界無法輕易對一般人出手,但是表世界的人卻沒有這項公約,為確保人員不會輕易使用異能傷害普通人,所以擁有異能的人類基本是會被強制送進學園的。就像你這種的,只要敢不入學,就會被弄到你再表世界沒有學校可念、沒有工作可做,處處被打壓。」   「……」這算不算校園還職場霸凌?   看著一臉生無可戀的學弟,凜無月微微皺眉:「你怎麼會連一點表世界跟裏世界的規定都不懂?」   「學長……誠如我說,我從小到大都是念普通學校,根本沒接觸過所謂的異能這種東西,更別說我完全不知道我還有異能!」   「如果你能確定你之前是完全沒有任何異能特徵的純人類,那就只有一種情況……」   「學長,說話不要說一半!」   瞥了蕭白一眼,凜無月幽幽的道:「知道我不是人類你的適應能力倒是挺強的。」   聽到他的話,蕭白先是愣了一下,才後之後覺得發現真的是這樣!   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臉頰,傻笑著:「大概是因為學長太平易近人吧……感覺不可怕。」   聽到他的話,凜無月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還是別打破這種「單蠢」的孩子心中美好的形象好了。   「所以學長,你還沒有說是什麼情況?」   「喔,就是你後天得到異能的。」   「後天?異能還可以靠外力得到嗎?」   「正常來說是沒錯,不然你以為你們表世界什麼地方的怪異現象都只是空穴來風?在裏世界裡處處都有這些神秘現向,套句某人的話來說大概就是『這世界處處充滿了驚奇與其妙』吧。」凜無月再度賞了蕭白一個看白癡的眼神,「許多怪異現象、靈異現象都是異能基因在作祟,這學園的學生們所成立的『幫會』有一部份的工作就是『追回』這些基因,並交給裏世界公會加以保存。」   蕭白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反正他聽得懂但無法體會的,還是先別問那麼多嚇壞自己的心臟好了。   「所以你再收到入學通知前有發生過什麼奇遇嗎?」   「嗯……」蕭白皺著眉頭想了想。   凜無月也不催促他,就這麼過了十來分鐘。   忽然,他想起了幾個月前的一個晚上……   於是他將那個細雨飄零的夜晚,遇到一個奇裝異服的少女的事情說給了凜無月聽。   「在那之後一個月左右,我就收到了這間學校的入學通知,通知單上還有另外附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要是敢不到我滅了你全家!』之類的話。這個算嗎?」   只見凜無月的表情忽然變得很怪異,不知道是傻眼、想笑、還是納悶,總之他用一種再看神秘生物的眼神看著蕭白。   蕭白被他看的有點慌,於是怯怯的問:「所以學長,這個……」   「我很確定你肯定身附異能。」凜無月忽然斬釘截鐵的道。   「咦?」   正當蕭白還再疑惑的想問原因時,凜無月忽然暴怒的跳了起來,憤恨得抓著蕭白的衣領就是一陣狂搖晃:「該死!原來吃了我師父追捕的異能得就是你!你知不知道你害我被我師父掐著一起趕了三天的報告!你這吃貨大半夜的不睡覺沒事跑到外頭閒晃就算了,還吞掉異能基因做什麼!」   「……」   蕭白被晃的頭暈目眩,但他依然清楚一件事……   原來當時的那個暴力女子就是學長的代導學姊,也就是他口中的師父。   這兩人還真不愧是師徒,連暴怒的言行舉止都一個樣。   天地明鑑啊……那次真的是個意外,他真的不小得他誤以為是吞了蒼蠅之類的小東西竟然就是所謂的「異能基因」啊!   嗚嗚,他未來的日子難過了…… ※   ※   ※   下午一點半,剛在「醉別煙雨」用過午餐的兩人走到柳絮飄搖的大廳時,正好遇到在大廳聊天的夜家兄妹。   「咦?」看到兩人,夜莫春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了笑:「對喔,幫主是你的學長,你自然也會加入柳絮,早前我們還約中央宿舍幹麻!小白,你住在哪館?暮雨?」   「嗯。」蕭白點了點頭。   「幾號房?」   「三之四。」   「喔喔!我在三之二,有什麼問題歡迎來找我、小舞在二之八,如果我不在的話也可以去問他,他是直升上來的所以學園中的問題還是可以替你解答。」   「謝謝學長。」   「好了,那我們看看等等要去哪逛?」夜莫春從懷中拿出一張廣告紙,「這個禮拜是迎新週沒有上課,你們這禮拜找時間送出選課單,下禮拜準時上課就行了,我們這禮拜就大玩特玩吧!」   「……什麼選課?」   蕭白話一出,三個視線同時看向他,但其中的凜無月卻是一臉淡定,想來也是習慣了。   「……」   「你等等。」說完,凜無月走向位於大廳左側屏風後的幹部會議室,等他在出來時,手上多了一台平板電腦:「你的學生證給我。」   接過蕭白的學生證後,凜無月將他插進平板電腦側邊的凹槽,那是一台配部給校方認證幫會的資訊平板,只要插入學生證就能透過學生證中登陸的等級進行各項校方所開放的權限。   而目前蕭白的權限僅有選課和查詢普通資訊兩種功能。   熟練的登入選課頁面後,凜無月將平板遞到蕭白面前,指了指面板:「這一頁是通識課,沒有指定必修,但是高中部每年至少要修滿五科,每種科目又分初級跟高級,兩種等級算不同科。以防萬一,你先選一選吧。」   順著凜無月手指的地方一看,果不其然看到許多正常和不正常的科目。   從最基礎的數學、物理、化學、烹飪、家政,一直到外文——表世界版跟裏世界版。   蕭白忽然又是一陣懵。   兩個世界的外文班加起來多達五十種……然而表世界語言不過佔了區區中、英、日、法、韓、德、義大利、俄羅斯、阿拉伯、葡萄牙、西班牙、荷蘭等十二種語言,其他三十八種詮釋裏世界大種族的語言。   還有像是歷史和地理,都只有裏世界版本。   全部科目總計多達兩百門。   蕭白想了想,最後選了最正常的英文、數學、裏世界法律、裏世界史、裏世界地理這五種,畢竟他想,既然無法休學了,那至少也該多少了解一下裏世界的東西,免得一天到晚被學長用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自己。   看了他的選課單一眼,凜無月指了指某個科目:「建議你這種『純小白』還是選修一下通用的裏世界精靈語。」   「精靈語……?」蕭白一臉懵逼。   「精靈語同等於你們表世界的英語,不過現在的精靈語並非正宗的精靈語,除了我們熟悉的光明精靈和黑暗精靈外,元素、百花、百草的精靈、妖精都是屬於精靈一支,某方面算起來『精靈』算是裏世界最為廣泛的種族,所以他們精靈一支通用的語言便被廣泛應用成為裏世界的通用語,」   「可是感覺大家好像都會說『中文』啊,還需要學嗎?」   睨了蕭白一眼,凜無月道:「這是因為這所學園中內置特殊術法,因此你聽到的才會是熟悉宇言,等你出校門你估計會成為文盲。」   「……」這學校還真先進。   「不指望你會各大種族的語言,但是通用語至少要會……還是你想學獸語?」   蕭白做死的問了一句:「獸語長啥樣子?感覺比精靈語好學?」   忽然,凜無月和夜莫春不約而同的發出宏偉響亮聲音。   「吼——」   「嗷嗚——」   一陣獅吼和狼嚎迴盪在柳絮飄搖的大廳。   「……」他好像隱約的知道兩位學長的種族了,但他不想面對。   「獸族的語言都不一樣,你可以不會說不同族的語言、但要會聽,跟獸族也可以說人類語言,只要你聽得懂他們說的就能溝通。」   「……我還是學精靈語好了。」蕭白迅速的在通用精靈語的欄位打勾。   「再來是這個。」凜無月指尖輕輕的在平板電腦上滑動了幾下,頁面迅速的跳到下一個視窗:「這是學院,我們學院分成騎士院、術士院、格鬥院、醫療院四種,騎士院主修劍術、術士院主修術法、格鬥院又分成各項武學、醫療院則是主修醫術藥學。至於每個院的都有自己的必修跟選修課程,都是等到下週報到的時候才選修。   看到選院,蕭白忽然感到一陣腦仁疼,「學長哪個院的?」   「格鬥院的,整天都在打架。」看著他期盼的眼神,凜無月毫不猶豫的打破他的幻想,「如果是你我建議是去術士院或醫療院。」   「……」他沉默了一會,看向一旁的夜莫春:「夜學長呢?」   「呃,我也是格鬥院的……小舞也是。」   「……」看不出來他們還是好戰份子。   似是看出他的想法,夜莫春道:「其實除了武器是劍和長槍外、以及擅用術法或醫療的學生都會是屬於格鬥院的,因為只有格鬥院中又有細分出各種武器或武學的教程,也因為這樣格鬥院可說是全學園中人數最多的一個院,騎士院和術士院的人數則是差不多,醫療院人最少。」   「不過格鬥院也確實如他的名字一樣,一天到晚都在打架切磋。」凜無月在一旁補充著,「連期中考都是格鬥,期末考則是四院連手組成一個每個學院至少都有有一人的八人隊伍進行比賽。」   會組成八人而非四人主要原因還是校方考量到,格鬥院的人數過多、醫療院的人數過少,這樣肯定會有人無法進行考核。   「要不你就選術士或醫療吧?這樣我們期末就能組隊啦!」夜舞開心的提議著。   「……」   「話說回來,聽說蛟龍族的那位暴力小公主也來了,她還沒來柳絮報到嗎?」夜莫春忽然將話題轉了個方向。   凜無月瞥了一眼在一旁裝乖巧的夜舞,問:「你是說跟你們家那位頭痛程度有得拼的那個?」   「……對。」夜莫春汗顏,蛟龍族的是暴力小公主、而他們家的是任性小公主,而這兩個頭號問題人物都即將入住柳絮飄搖。   「沒意外她應該會加入我們幫會吧?而這學期期末考她跟她姊應該會組成一隊。」夜莫春一想到那個畫面,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想起去年出任務時曾經到達蛟龍族的領地附近,蛟龍在神話中是經過羽化就有機會成龍的水獸。   據當時得到的資料表明在蛟龍族地盤附近依附著許多兇殘的種族,當時年輕氣盛的一群小夥伴因為接到附近的任務正準備去大展身手。   誰料到達目的地後卻發現,整片環繞湖泊的森林百里內竟然然沒有半點活物!   最後,一行人是在百里外找到委託者的。   而委託任務竟是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內容——   「拜託求讓蛟龍族小祖宗安份點,我們這些依附蛟龍的種族都快不想活了!」   原來,在百年前,蛟龍王后經過千年後又得一卵,當小龍蛋現世後整個蛋身都散發著淡金色的光芒,讓與真龍有著相同喜歡寶物、視金為寶物的蛟龍族上下都相當歡喜興奮,認為這顆蛋未來肯定會孵化出帶領蛟龍族走上顛峰的領袖。   因此,整個蛟龍皇族都當疼愛那顆……蛋。   終於,在十六年前,孵了六百多年的但總算孵化了,是只全身透著奶白金色的小母龍,母龍在蛟龍族本就稀少,在加上她有著代表皇族的金色身軀,蛟龍王和蛟龍皇后一個將小蛟龍疼導骨子裡去。   在加上小蛟龍上頭的七個哥哥一個姊姊,一天到晚妹妹長妹妹短的,待她就像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口裡怕化了。   當時蛋齡六百歲的小蛟龍雖然剛附化,實齡根本沒有一歲,但已經是一方霸主……霸道的小公主。   她一天到晚都在找林中其他種族的打架,打不贏就哭,然後她哭了就會引發大雷雨,發現湖面上的雷雨後,小蛟龍的兄姐就會暴怒的從湖底殺上來;但若她贏了還不會停手,非要揍的你鼻青臉腫。   可在兩難的情況下,依附蛟龍族的其他種族根本沒膽子還手,就怕傷了這個小祖宗,然後又引發她打輸時的悲劇。   最後,短短一年時間內,所有森林的種族都搬到百里之外,而這坐森林也隨著小蛟龍一天天的長大,就這麼空了十五年,直到去年有人受不了祈求工會幫忙解決這問題,求他們想辦法讓他們回家。   悲哀莫過於有家歸不得。   再想起他們如何解決這件事的,凜無月和夜莫春忽然感到一陣惡寒,兩人不約而同的抖了一下。   兩人忽然為這個幫會感到一陣堪憂。   「你們在說什麼?」此時的蕭白正一臉疑惑的看著他們。   「沒事,你之後就會明白的。」呼了一口氣,凜無月起身:「既然都選完課了那就走吧!」 ※   ※   ※   站在學園大門附近的公佈欄前,四個人一臉興致的看著迎新週的活動內容。   「試膽大會?」凜無月一臉疑惑的看了其中一項活動:「這學校還有人會怕那種東西嗎?我還以為大家早習慣了。」   「……早習慣什麼?」蕭白怯怯的一問,他一點都不希望是他想的那樣。   然而總是事與願違。   「招魂、召靈也是異能的一種,而且就是像狐妖、骨女、百目鬼那種日本妖怪種族,這所學校也不少。」   「……」   「欸,幫主你看。」夜莫春手指著看板一角,一把扯過凜無月。   順著他的手只看去,凜無月只看到幾個大字——主策劃:執法院風紀執行部,協辦:執法院所有部門。   「……我去!」看到那幾個大字,凜無月驚呼:「這下精彩了!」   「怎麼了?」   「這遊戲應該是我師父想的。」   「怎麼說?」雖然他知道凜無月的代導學姊兼師父是隸屬執法院,但是他是怎麼從一個遊戲中看出誰策劃的?   「因為我師弟。」   「……你師弟?哪個師弟?」夜莫春轉了轉眼珠子,忽然靈光一閃:「小宇?」   「對!」   「不對啊,這干小宇什麼事?」   「我們雖然都知道宇師弟是影族,而影族的人最擅長的就是與亡者溝通,可是人員太過少,是個幾乎快滅絕的種族,因為他們的傳承,所以直系血脈都會古老的亡者溝通語言,所以他本身在學園中就有相當地位,就是普通導師都不能隨便指使他。」   凜無月開始述說著一些事情,雖然有部分的資訊夜莫春是知道的,但他也有幫蕭白科普裏世界種族資料的意思在。   「更別說『召喚亡靈』之類的術法本身就近乎是一種禁術,裏世界工會承認的黑暗術者只有區區不到十人,雖然師弟也是其中一個,但是這資訊太過機密根本沒有人會知道,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在學園中隨意使用,更何況就是大家都知道了也沒人敢讓他用,畢竟黑暗系術法本身就帶有強大的危險性在。理所當然的,師弟雖然是隸屬於執法院,但是執法院的人根本不可能、也沒有那個權力請他去『與亡者溝通』。」   「可是如果是師父找的就不一樣了,師弟在執法院中的上司只有我師父一個……簡單的來說有點偏向秘書吧?就是打雜文書處理什麼的都交給他的那一種。再加上又有師徒關係,只有她才會如裡直氣壯、唯恐天下不亂的叫師弟使用黑暗術法。」   「……」   「所以這麼一推測,這個活動主策劃只有可能是我師父那瘋子。」   「我這到底該說,你太瞭解你師門呢?還是你太瞭解你師門?」    「我還以為全幫會都知道我師父那整死人不償命的性子呢。」   「也是啦!」夜莫春抹了抹臉,憶起去年因為沒有參加道迎新週,所以某前任幫主在任務回歸後於幫領……也就是柳絮飄搖別墅中舉辦迎新,結果全不新人都被玩得幾乎不成人形。   最後新入幫的五十來名新人走了快一半,當時的前幫主碎扇只說了句:『既然無法適應便代表無緣,這讓他們快走吧,省的壞了全幫會。』   當時他們不理解,正常人不是都希望自己的幫會越壯大越好嗎?怎麼這幫主卻反其道而行。   但後來證實,她做的也許是對的,因為他們幫會雖然比另外兩個大幫會人數還少,但是卻是三個大幫會中最和樂的了。   「那,怎樣,要去捧場嗎?」   瞥了一旁的蕭白一眼,凜無月腹黑的一笑:「去,怎麼不去。」   蕭白看到凜無月那眼神,直覺肯定沒好事:「我、我可以不去嗎……」   「當然——不行。」凜無月笑了笑,果斷回絕。   「活動是晚上九點開始,我們用完餐以後直接過去吧?」   「嗯。」   後來,四個人選了幾項比較大型的活動約好每天輪留玩一種,其他得小活動就有時間再去玩玩、或者逛逛校園中的攤位之類的。   不過當蕭白看到這些所謂的「大型活動」後,只覺得自己估計要沒命了。   第一天,他們選擇了試膽大會,宣傳海報上面是一堆加以亂真的妖魔鬼怪。這對於他一個怕鬼的「正常人」來說,這個活動無疑讓他心跳加快、腎上腺素飆高。重點是!上面的描述令人毛骨悚然。   第二天則是甚麼「極地探險」,宣傳海報是一片冰天雪地,據說是要進入冰地之中探險挖寶,而且要組一支至少有四院學生的隊伍,出發前還要簽一張意外死亡切結書,出發後三天未歸他們會派人搜索兩天,若無所獲就會放棄。   學長他們說了,要是三天後平安歸來,那他們就接著玩「生死一線」,宣傳海報帳面的特色是一個「迷宮」,述說著進入迷宮後會開始進行死亡遊戲,每個牆壁地板天花板都暗藏著玄機,人員要想盡辦法平安到達出口。   為什麼要附註「要是平安歸來」這幾個字!這遊戲到底有多危險啊啊啊——   重點是!   這三個活動的策劃都是——執法院!   執法院不就是為了執行法律保障人身安全跟權益的地方嗎!   為什麼這執法院出來的活動一個個都會讓性命堪憂!   「這幾個危險尺度爆表的活動應該都是你師父想的吧。」夜莫春一臉淡然的看著。   「應該是。」凜無月抹臉,「只有她才會弄這種整死人不償命的遊戲。」   夜莫春仰望天空:「也只有她才敢這樣挑戰學校底線……」   「嗯?這學校有底線這東西?」夜舞歪著頭插嘴。   夜莫春白了夜舞一眼:「你是沒再看校規嗎?」   「……這學校有校規這東西?」夜舞再度下意識回應,只是沒想到凜無月卻也和他異口同聲。   聽到兩人的疑問,夜莫春覺得和他們說話早晚會氣死。   這兩個都是從初中部直升上來的,竟然還不知道學校有校規這東西!   「不過扇子這次也是一個大手筆耶,這幾項遊戲要花費多少人員物資啊?」夜舞看著宣傳單,好奇的伸出手指算了算。   「去年她這時間剛好出任務所以沒有參與活動策劃,所以那次的遊戲都還挺中規中矩的,這次……你們也知道她愛玩,估計應該是索性連同去年的份一起給補上了,一次來了三個大活動。」   兩人雖一臉無奈,但是從他們的眼人中不難看出一絲的期待,就連一旁的夜舞都是一臉興奮。   看著三人,蕭白只覺得這個學校真的沒有正常人!   ——他還不想死啊!   不過,三個人在那估算著這次活動所花費的資金,在後來聽到結果後,他們只覺得自己想個白癡。   後來試想,也是,如果不這樣做得的話他就不是他們認識的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碎扇了唄?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