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5月 7日的日記
破碎的记忆 6岁的我寄养在干爹家。以前记得小时候需要等到过年还是放假才可以见到妈妈,平时见不到妈妈就会去看唉哟哟老师,因为唉哟哟老师很像我妈妈。7过后才回到父母身边。 妈妈在我12岁当年就去世了。临终之前妈妈住在加护病房,需要密码才可以进去探望。当时我和表弟准备要进去探望妈妈,门口有一位中年太太想进去,我们以为她要探病。门口加了密码锁,我知道密码。太太问我们你的至亲在里面?表弟指着我说“他妈妈”,我回到“我妈妈在里面,怎么了?” 太太听到好像众乐乐头一样的表情,随后和我们说想和我们一起探望我妈妈,单纯的我们想了想:“好吧,反正我和表弟也要进去看妈妈,就让太太一起去吧. 太太说她常常会来这边探病,上星期她探过,结果出院了。当时12岁的我和和几岁人的表弟却不知道什么意思。然后就亦如往常去见妈妈,妈妈当时已经说不到话了,我和妈妈说这位太太想探望您。 接着的是,发生没想到长大以后回想起来是十分的可恶的事。太太起初就想平常人探病的问候。然后就开始说了很多很多古灵精怪的东西,还要我去摸妈妈的脸,当时的我不知道什么事,然后太太捉着我的手摸了妈妈的脸,当时妈妈不能说话,可是我看到妈妈眼泛着泪光。我心里实在奇怪,说着说着,后边有大人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切,就马上问,和她是谁,然后就匆匆赶了那位太太走。我也在这种充满疑惑的情况下被拉来一旁。过后,不知谁问我为什麽让陌生人进去?以后不要给陌生人进去看妈妈。过后妈妈就过世了 然而几年后和爸爸一次冲突中,爸爸说是我害死妈妈的,我想来想去我哪里有问题?为什麽说我害死妈妈? 在长大一点,从电视看到了在雷同当时在医院的一部,才知道那是基督教另终祷告,和当时太太对我妈妈做的相似。我才恍然大悟,一切才明白,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妈妈当时反类的眼眶,想再联想是一件伤心的事。爸爸说得对,是我害死妈妈,我是还死妈妈的罪人,因为无知犯下永远不能弥补的罪。妈妈,对不起。 我姐姐的课程有一个环节是回忆和妈妈的难忘时光。在那个section后姐姐问我有什么有什么分享,我说我睡着了,确实是随着了一片空白。姐姐觉得我不专心上课,对我失望。当时真的是一片空白,真的很专心上课。过后居然让联想到在这份被我强制遗忘的往事。每次想到就觉得自己不可以原谅自己。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