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回憶典藏手帳

20210219-二 次 革 命
#購物 #跨性別 #自我成長 今天的早上我睡得不是很晚,事實上,比我預料的起床時間還早1小時我就醒了,因此就按照原訂計畫下去吃早餐、考蔥油餅來吃了。 而按照計畫今天也該繼續努力改名的事情,於是我在早餐結束後就問了老爸要怎麼樣才能同意我改名的事情。他原本說了個「等到把戶籍遷出去再說」,後來也許是怕太容易吧,又改口叫我之後再談。 雖然如此,根據條件,我還是立刻去查了資料,得知「租屋者可以不經房東同意逕行遷入戶籍,但最好還是經過協商」後,詢問房東先生是否可以遷戶籍,得到的答案卻是否定的,不過我並沒有放棄,而是想著既然他說之後再談,那我且按兵不動看看他怎麼說。 之後就是正常的上午,我在房內做自己的事情,把卡牌整理完畢;而後吃完午餐,再上來,處理衣物。大約三點多87又敲我,和我分享了他和女朋友分手之後的反思……如此之後,我到3點50左右有些累了,便想著小睡一會,直到4點半為止。 沒想到,大概4點28分的時候,老媽打了Line語音給我,我還沒醒來沒接到,而在4點半的時候,我醒來了,連忙回撥,她說要帶我去家樂福選購昨天因太晚而來不及選購的牛仔褲,我欣然同意了,但是由於剛睡醒,披頭散髮的,以至於打理自己花了更多的時間,導致又被她給念了XD 到了家樂福,雖然我們已經有了明確的攤位目標,但是我們還是打算先逛完一圈再決定。雖然,還有好幾攤有賣牛仔褲的攤位,但是都不盡人意,不是太貴就是太醜XDD 於是,我們還是回到原本的攤位了。 值得一提的有: 1. 我們在逛的同時,有到一家鞋店裡看鞋子,雖然看到了好幾款很可愛的款式,我很喜歡,但是也如我所料的並沒有我的尺碼……於是我只能遺憾的離開了QQ 2. 逛Net的時候,我的目標並非牛仔褲,而只是想看看裡面的衣服XDD 這一晃,我發現好多上衣、裙裝超好看啊啊啊!之後可以考慮去那裡買衣服呢,就沒必要一定要網購了OuO 當然網購還是方便啦。 3. 回到原本的攤位後,這次的阿姨幫我選擇尺寸還蠻仔細的,因此發現了昨天挑給我的尺寸實在有些過大了XDD 再一連串的挑選和試穿後,我帶了4件牛仔褲,以及計畫外的2件透氣排汗褲 (款式蠻美的!)走了,大豐收呀! 4. 和老媽進家樂福賣場本體逛的時候,我原本也只隨意看看,但驚訝的是,我竟然看到了超可愛的特賣鞋子,更重要的是還有我的尺寸啊啊啊!還超便宜!!瘋狂心動,事實上只看數字是沒有我的尺寸的,但是不死心的上腳之後竟然很OK!於是就收下了,後來在非特賣區又收了一雙藍色的運動鞋啊!!而且老媽也喜歡,於是我們以後就有母女鞋啦XD 這也讓我想到,以後我鞋子是不是都該來大賣場買了XDD 之後我們便回家了,我依然上樓做自己的事直到吃晚餐,晚餐後我又提出了改名的事,老爸說等老媽洗完碗再談,然後等到30分鐘後,我們再一次的談論起了我的訴求。 一樣,不紀錄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一開始開宗明義的提出了「我正在找的是改名後對家庭衝擊最小的方法」,因為「在達成目的的前提下,盡量減輕傷害是理智的做法」,然而他們花了非常久才理解這個理念,一直以為是我明天非要去戶政事務所改名不可……在知道了他們的公司處理尚有難處,用人頭帳戶不方便,也不能用代理解決問題之後,我決定暫時不更改身分證上的姓名,而是使用備註之類的方式使用我的名字,等到他們準備好後再來改。 接著,他們問到我對於治療的想法,我預料到了衝突,但是毫不猶豫地回答了我會開始進行治療了。接著又是另一波論戰,他們一直認為我非要考到地政士執照才有謀生能力,一直推我走一個「很安全」的路,我能理解,也能認同,但是對於要我「先不開始治療,而一心考地政士」的要求,我拒絕了。 首先我才剛意會到「線性人生」的局限和危害,其次,本來考地政士就是為了給他們安心用的,現在為了讓他們安心要我一段時間什麼都不做,實在太過荒謬了,因此,我絕對不可能認可的。 後來他們又扯到生存的問題……我只能呵呵了,首先,生存本來就是個偽命題,我當然知道生存不容易,我也強調過無數遍,但他們總愛選擇性的無視我的思考,自以為我都沒有思考、調查過,而變性與否從不會影響我的專業能力,甚至只會讓我的人生經歷更加飽滿圓融而已;其次,本來未來就是不可證,不管我是男是女、心理或是地政或其他,未來都是不能夠保證的,需要面對的問題也各自存在,沒有哪一條明確較好的路;最後,認定只有地政能讓我謀生本身就很荒謬了。 而之後他們扯到契約 (當初剛出櫃的時候立了有問題的約定),於是我又提出了民法上對於「輕率急迫無經驗」契約至始無效的論述來反駁他們,指與他們當時訂的約定是有問題的。 在再度爭執了許久後,老爸表示他認為我的人格有問題,而我則毫無動搖的說「你可以繼續自以為」,他便說他沒有什麼可以教我的了,我希望他是真的如此認為,就不會再試圖插手干預了吧,這樣目前就夠了,理解還不能的情況下,至少先別阻擋我。 然而,最後他提到了我完全心無家庭的責任,這是個大誤會讓我非常非常傻眼……簡單的說,他覺得我一整個寒假都沒有主動出聲幫忙他們,覺得我的思想不夠成熟,可是好笑的是,首先老媽就立刻作證說我有問她,只是被她拒絕了;其次,關於這個我還真是故意的,簡單的說,我想了3層: 一是我把老爸的位置擺得非常高,以為他可以揮灑自如、長袖善舞,可以自己處理好所有這些工作上問題,而忙到深夜也僅僅因為他的作息習慣性不正常而已。沒有叫我幫忙一定是自己有所打算,而我能展現出的成熟就是給他空間,讓他安排調度一切,等待他給我安排任務,而只要他安排給我工作,我就會完成之。 二是我還覺得會不會是他不相信我的能力,抑或以為我是家醜以至於寧可不要我幫忙呢?這個想法隨著時間過去,其實是越來越強烈的。 三是事實上我的事情也不是很清閒啦……而且我個人也完全認為,需要幫助應該是本人提出的,在他提出之後,我畢竟身為幫助者的角色,才去幫助別人才符合程序和邏輯。 然而,這個觀念上的巨大差異,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事實上老爸說他正在觀察我的作為是否真的足夠成熟,因此在等待我自己和他要任務,並把它當作評判的要準,結果可想而知,兩邊互相等對方開口,最後的結果就是完全沒有人開口,我也錯過了一整個寒假證明自己的能力、思想的機會,而他也只能辛苦的獨立完成工作,一邊幫我打了超低的印象分數。 事實上我對他這種大老爺式的,需要別人幫忙還要別人來主動找你的做法感到非常不以為然,不過算了,知道他是這個樣子,作為女兒問問也是可以的,下次我就會試著這樣問了。 最後我察覺不對後,努力的把誤會給解開了,不過錯過一個寒假真的很傷……往好處想,之後這個問題應該就不容易是我們之間的障礙了吧,是說這件事總讓我想到「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啊!XDD 最後……誤會好不容易解開了,算是還是好結果吧。其他部分,我會如期開始荷爾蒙治療,身分證上改名暫緩,但是我會先用我的真名生活,直到可以連證件也改名那一刻!而後,地政士的考試也是放在最高優先度進行!加油呀欣瑜!
請輸入密碼

回憶典藏手帳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