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關於9月26日-一些...心情
前陣子有人問我,會不會突然陷入低潮而且走不太出來。因為我們都是天平,所以我馬上說我懂,他說那你上一次低潮是什麼時後? 我不假思索馬上回答:就昨天 他:那你低潮都會怎麼辦 我:大哭 他:還有眼淚真好,我都哭不出來 對話到這邊暫時告一段落。 會想打這篇,是因為就在剛剛那股低潮感又席捲而來,我至今能搞不清楚到底什麼時候我變的很愛掉眼淚。 我記得我高中曾哭過兩次有印象的,一次是我喜歡的人當面坦白告訴我,我們不可能,我聽著聽著就哭了,然後我瞪他說:我喜歡你才沒有要跟你在一起,少自以為。(笑死我了現想起來很鬧) 第二次是我跟陪一個男生(就是上面提到喜歡的人,但那時候已經就是超級好朋友)去教官室,結果被說見色忘友,我氣到說不出話因為我覺得這他媽不合理,然後我就趴在桌上哭了。我還記得那個男生傳紙條問我怎麼了,然後叫我不要理那個人。 > 再來就是升大學後,發現高中友誼瓦解那天,我跟一個學長僅是在線上聊天而已,卻爆哭在手機面前。那時我好無助也好茫然 大一友誼也崩潰一次,那次我也因為覺得惋惜而流淚,現在想起來那些眼淚超不值得。 後來認識新的男生之後,對感情有更多的多愁善感,所以眼淚就更多了。跟前任交往的時候大概是我淚腺的全盛時期,沒有停過的眼淚.... 我也不知道哭過會不會比較好,我只知道我當下不能忍。有幾個人都跟我說,不要太常在男人面前掉淚,他們久了根本就沒感覺,也不會幫你擦淚。 我想到前任就是,但我又想到現在替我擦淚的人,如果有天不再幫我擦淚我會怎麼樣... 有好幾次我都很想忍住,因為有時候哭跟事件本身可能沒有太大關係,但是我知道哭出來好像會舒服一點也能得到細菌人的安慰。大概是知道找到出口了就要發洩,我一個人也會哭,但其實會越哭越低落... > 低潮來襲的時候很可怕,尤其是我們從來不在外面難過的人。不能突然安靜、突然面無表情,一切都只能關在房間自己消化啊。我是幸運的,每次能挺過,認識細菌人之後也多了一個可以抒發的人,雖然對他來說是沉重的抱怨... > 開頭提到的那次低潮,我一個人在家哭到有聲音。後來細菌人很擔心我,決定在上班前來看我,他來的時候其實我還想微笑,但他說那時候我眼睛已經很腫了。然後我抱著他靠在他肩上,他很溫柔拍拍我。此時我眼淚已經流下來,他問我怎麼了,我放聲大哭說我真的不知道..... 後來我抱怨了剛好那時候遇到的事,邊罵邊哭,雖然不知道他有沒有被我的失控嚇死,但他還是依然抱著我說:不要理他們,我理你,沒事了 我當下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可以這麼難過。好像很多事,也好像沒事, 如果可以,誰想要陷入低潮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