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關於5月 18日-所謂友情
大學前,朋友多到不行 曾經以為高中認識的朋友可以走一輩子,沒想到畢業後全部都變了。當然有人還是陪我走到現在,但我一直都在做一個準備,就是有一天可能誰會離開我。 當然大一的時候我沒有看那麼開,所以當我又被朋友討厭時,我哭的撕心裂肺,甚至為了道歉苦苦等了好久卻不見人影。後來和好了,結果畢業後,又因為差不多的原因,我還是被討厭了。 結果我的朋友剩下誰? 每次總嘻,嘻哈哈說自己沒朋友,其實心理層面知道自己應該不需要,生理層面或許有什麼人脈可以用用吧。 > 今天我又看見蔡靜如的動態,看他照片,看他發文,看他底下留言,不知道底下那些朋友有沒有被他不讀不回過。說要見面,結果取消,說要探班,我說沒辦法。改成寄東西,然後從此沒下文。就跟上次說要寄東西一樣,就跟上次說要去澎湖一樣,每次總是石沉大海,聽不見回音。 妳也這樣對待其他朋友嗎?那他們真棒,都還願意這樣跟你互動,我自己做不到就是了。我本來就鮮少去按誰愛心,有時候按只是為了提醒對方我存在,但大多時候我根本不按。留言更不用說,除了我男朋友的,我留一篇言都要思考很久。 然後會有人說,如果不能接受妳對待的方式就離開啊。沒錯啊,我是有離開過,可是妳回來了啊。妳回來後告訴我妳還是把我當很重要的人,即便回國也有想到要約我。我選擇接受妳回來,卻必須時常面臨這樣的待遇。 我不需要你密集與我聯絡 但我需要你回應一下你要我回應的話。僅此而已,我本來不主動與誰聊天,但你總讓我困惑要不要繼續話題。 > 很早以前我就領悟,或是跟身邊朋友灌輸一個觀念。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朋友,要和一個人永無止境的用友情走下去太難了。偏偏很多人都無法接受,並且把朋友綁的死死的,你不懂的是,你只會讓你朋友像皮球反彈的越高。 或許我就是一顆跳亂七八糟的皮球吧,碰到戀愛我就跳到男朋友那,碰到新朋友有志一同,我就跳去那。所以也就是這樣,體諒我的人很少吧。 但其實大多時候...我連跳都不願意。 > 我想就是我太孤獨又沒有朋友,即使朋友約我出去我也習慣性先封閉自己,其實一直到現在要我一個人去人多的地方我都還是很害怕,我怕路人的眼神。 我想就是如此,我才如此依賴那個讓我安心的人 但他總是說我想太多,沒發現嗎,我的不安全感只會在某些時候爆發 不知道怎麼解決,很想努力把事情解決,但因為他,我想只好往心裡最深處放就好了。 我的友情,到我老了我再反省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