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 1日的日記
關於輸出 我一直覺得要開始把想法輸出的那瞬間好恐懼,說是恐懼也有些誇大,也可能是懶惰,更多的是無力。這算是憂鬱症最容易察覺的徵兆了,以我多年來的體會,那句暴風雨前的寧靜或許在此無法立足,哪來的寧靜啊~但毛毛細雨的無力若稱作寧靜的話,那暴風雨大概是在被窩中無聲哭著睡著的樣子吧,那是參雜著無可奈何、自我唾棄、悲從中來的所有情緒。 每次講一講都會離題,好難專心把要講的說完,我是要講輸出!輸出! 好幾度當我想記錄下我各種多端的情緒時,每每起不了身,打不出字,正確來說就是好懶得動,好懶,真的好懶。我在想大概是這種情緒在我內心已經好久好久了,雖然以前常常輸出,可是說著說著發現好像沒什麼作用和意義,最後乾脆不說了,結果過了好久才驚覺自己早已一兩年沒有任何輸出,後來實在忍不下去,臨時跑去找醫生痛哭流涕,啊~輸出的感覺好痛快啊~ 近期唯一的輸出便是那時刻,不多不少的10分鐘,而醫生安排的心理治療讓我多了一位除了醫生之外另一個輸出的對象,不過確切天時地利人和還沒到來,所以我只能向自己啃食,直到自我殘缺不堪的那天降臨。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