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小藍傘
下雨了。 記得那天,也是這樣的景色。 細雨綿綿,配著一把藍色小傘, 憂鬱出一行足跡,一個背影,一個我。 這一天,在相同的景色下, 我回到了熟悉的地方,等著熟悉的人,撐著小藍傘, 有點生鏽的傘架,一些刮痕的塑膠傘柄, 開傘時會有些卡住,所以我會習慣用力一點, 已經三年沒有複習這個習慣了呢... 「我以為你不會來呢!」熟悉的聲音「你變瘦了!」 一個熟悉的身影,向我走來,是記憶中那個熟悉的臉孔, 但不知道為什麼,竟有種陌生的感覺。 「噗哧!」我笑了,帶著一種社交上的虛偽「我也很想說妳變瘦了哈哈哈哈!」 「你很壞欸!畢竟都工作兩年了,都沒時間運動嘛!」她嘟起嘴「真的胖了很多嗎?」 妳竟還有臉跟我嘟嘴!? 在這個霎那,時間慢慢地凝結, 腦海湧入了一群狂熱的歌迷, 沒有買票就塞爆了所有空隙,肆意地叫囂著, 而我只能在台上, 把曾經,一首接一首地嘶吼出來, 直到結尾。 摔碎過往的那一天,模糊的只剩情緒, 在陽光下被馴服,卻在夜半時張狂。 雨水帶走了眼淚、過去和溫度, 我不懂自己的感受,我拒絕感受。 但現在,我被迫感受著那複雜的心情。 如同被壓抑的太久的野獸,瞬間得到自由, 開始撲殺起觀眾,暴力地鎮壓那些狂熱, 慢慢戴上面具,我回身走出,放任腦海翻騰。 只是從剛剛開始,就有一股違和的感覺,慢慢地渲染開來。 我說不上來,究竟? 「沒有啦!」時間回流,我的臉上一派輕鬆「反正本來就...哈哈哈!」 「幹!你真的很賤!」她的臉上止不住笑意,畫上的眼線顯得很明顯。 眼線?咦? 還有腮紅?恩...眼影竟也畫得如此成熟... 「不過我還不知道妳眼睛可以這麼大欸耶!」我換上稱讚的表情「妳甚麼時候這麼會打扮了呀?」 我忘了她怎麼回答了。 接下來到同學會的路上,說了甚麼我都忘了。 就這樣不停換著面具,不停地說著無關痛癢的廢話。 就在快到了約定的餐廳時,「噗哧」我突然又笑了。 面具從我的臉上滑落,輕鬆但真實的微笑。 「笑甚麼阿?」她又嘟了嘴「我那時候又不是故意搞錯的!」 「沒事啦!」以前的妳從不化妝, 「過去每個人都有耍笨的時候嘛,」以前的妳也從不會對不是情人的人嘟嘴, 「那時候,妳也很快就去系辦把東西處理掉啦!」那時候,妳是一個真誠的小女孩, 「現在,我想也都已經淡忘了吧!」現在,我想也都已經淡忘了吧! 「畢竟」畢竟「同學會就是來懷念這些事的呀!] 這時,釋懷的心情紓解了擠壓腦海的力道。 是呀!都已經過去了,再也沒有那個人了, 現在的我,過去的妳, 都已經是往著未來更加前進的人, 朝著不同的方向,走著不一樣的人生, 只留下懷念。 我應該要放過妳, 不是,我應該要放過自己。 我現在有著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愛、自己的夢想, 妳也是...妳也是吧? 其實我一點也不認識現在的妳呢... 「你還留著那把我送你的傘耶!」飯局結束後,妳看起來有點高興「我以為它應該已經壞了。」 「哈哈我比較務實一點,能用的就不亂丟囉!」我說「而且妳也知道,我是一個蠻念舊的人。」 「對不起...」妳突然說,「那時候我做的太過份了...是我不對。」 「不用跟我道歉」我真心地看著她「我相信,妳受的傷不會比我輕。」 「但是現在,我們都應該要自由了。」放開了心情,我微笑著說。 「恩...謝謝你!」妳突然認真地看了我「你變好成熟喔!天啊!」 「哈哈哈!我也很想這樣跟妳說!但是女生好像不喜歡成熟這個詞~」 揮了揮手,在雨停了的城市中, 我們短暫的重逢,解開了長久壓抑著的糾結, 回到屬於各自的現實,為過去劃下了一個句點, 選擇原諒,選擇自由, 那天之後,我再也找不到小藍傘了, 也好。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