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我沒有第二個家,只有第二次回家。
☍ 那天,他一個人回家。 汗水,糾纏,喘息。 ☍ 這次,他們一起回家。 耳鬢廝磨,盡是溫情。 —— 我有一件事想告訴你,我愛你。我不求你等價回報,我只想要你也把我放在眼裡,想想我。 可惜你沒有做到,可惜我被你當成了玩物。 「我們回家?」 「好。」 第一次進這家門我還有些緊張,你讓我坐在沙發上等著,去廚房沖了一杯白咖啡給我。 「和店裡的咖啡豆不一樣,你試試,喜歡的話我就把店裡的換成這個。」 「雖然成本高了點,不過你喜歡就好。」你笑的溫柔,竟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在那之後,我和你學了沖咖啡的技巧,有時間就到你店裡幫忙,日子過得平淡,卻很幸福,總想著就這樣過一輩子。 不過人們怎麼說的?想像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不美好的還能稱作想像麼。 你本來就是一個喜歡尋求刺激的人,怎麼可能與我一同平淡度日? 我說中了,你也實踐了。 那天,因為家裡有事所以晚了點,我讓你不用來接我了,我一會兒自己回去。 開了家門,映入眼簾的是我這輩子一閉上眼就能回想到的噩夢。玄關上散落一地的衣服,越往前,空氣中傳來的曖昧氣息越是明顯。 你怎麼能不把房門關好呢,或許你關好了,我就不會去看了。 房門半掩著,遮不住一室旖旎的氣氛,汗水,糾纏,喘息。 你緊緊擁著他,在我們曾經躺過的床上與別人做著我們曾經也做過的事,那畫面可真刺眼。 我沒去打擾你們,也沒想衝進臥室逼問你那人是你的新歡還是招來的MB,我知道,在我看見這一幕之後,一切都與我無關了。 其實說疼還是挺疼的,畢竟我沒想過你會做這種事。 四年了,我們再也沒有見過面,或許是你知道我看見了那天的事,或許是你對我厭倦了。只除了那一次在街上偶然碰見,你身邊再次換了個人,而被你拋棄的那個他呢?也曾和我一樣難過嗎? 我自認心胸並不寬大,沒辦法厚臉皮向你打招呼,那是傷,比刀割還疼的傷。你也看見我了,我卻不能理解你那時欲言又止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在想什麼?」他向我走來,把剛買的熱飲放在我手中。他的手很溫暖,比熱飲還令人暖和。 「在想……世間渣男千百種,無緣相逢的多了去了,所以說渣還是不能怪別人。」 「都在想些什麼奇怪的東西。」他笑了,牽起我的手,附身在我耳邊輕聲說道,「艾德溫,我們回家。」 「好,我們回家。」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