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 14日(二)領導者失民心的努力
早上臨時開了課發會,然後在課發會討論了一個不是這個會議該討論的事。 無腦的教育局來了一個"防減災及氣候調節適應~"什麼鬼的教案比賽公文,現在3月來,5月5日要交出,內容要教案,學習單,教學照片,學習成效評估,教學省思,參考資料,請寫成正確格式交來~如果有入選,承辦人員記嘉獎,學校不交來,扣校長考績~~云云。這件事情突如其來,直接來找自然領域做,說什麼去年就是自然領域做,所以繼續做,做的不好又要被嫌,我回絕了。所以今天上課發會討論。 我很直,直接對校長說,我們做過了,輪別的領域;然後我們沒有興趣,而且不一定是學年或科任做,行政也可以做(很好,我想我可能當場得罪一票行政),然後校長要我說說誰有興趣。奇怪?這不是你們該去徵詢的嗎?可以在晨會公開問?或私下請託?為什麼要我給答案? 再想一想,這件事可以告訴全體老師,它的教學育意義,它的急迫性,它的獎勵,或許認同的老師會參加;那如果這樣說了,還是沒人要參加,那為什麼大家不想要?問題出在大家嗎?還是出在這個公文?這個教案實質對學生有益嗎?重要到排擠掉原先的課程規劃嗎?而這些我們不是平時就做了,為了這教案再做一次?還是是為校長考績來強迫中獎,如果是,那又是另一議題了。 以上這段的振振有辭,我都只能卒仔在這裡講,一旦實際面對,我只是腦殘一片空白,發抖語無輪次,什麼時候能充分,得體的表達過自己想法?沒有!我實在是討厭軟弱口拙的自己。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