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如今金盆洗手,自此相忘於江湖
直到一個月前,我還一直以為今天的自已會愉快的出現在會場,面對那個讓我充滿回憶的禮堂,想著已經過去的劍三人生,試著活出新的日子。 當然不可能像以前一樣,一上線就找本打,彷彿這遊戲只有清CD能玩似的,但至少還有個團可以混混裝備,偶爾刷刷存在感,像個待退的老兵一樣。 「曾經鮮衣怒馬,一朝看盡長安花」,這是我掛在網站標題的一句話。 初次見到這句話,是看到對岸某位籃球寫手引用的,後來才知道出處是《鵲橋仙·岳云》和《登科後》 孟郊七言古詩,當時的那位寫手,還很有才氣的在後面續上「如今金盆洗手,自此相忘於江湖」,補成四句不成韻腳的七言詩。 只是我個人不太喜歡「金盆洗手」四個字,總是會讓我想到幫派與黑道,讀起來有出戲之感。 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或許就是出了戲才好,畢竟入戲太深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我大學有個很要好的學長,他曾說過,出了社會後,生活圈會越活越小,而現在的我正親身經歷著。 我已經可以很堅強的接受離開身邊的一切,卻無法不意識到,那些注定的離開都是我自找的。 拿刀劃傷自己,不喊痛是應該的吧? 於是我站了起來,試著讓自己往前走,我一直告訴自己,生活一定有過得好過的壞,但停下腳步就輸了。 長大的缺點,就是你可以很清楚地意識到「自己都做了些什麼,卻又無可奈何。」 而長大的優點,就是你會越來越堅強,堅強到足以包容這一切。 於是我只能笑了,抬起胸膛,然後不自覺想起《涼風》完結篇的最後一句話。 「明天,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