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廟口,打工,與我高中的國文老師
這兩天,我媽跟著我姊的員工旅行出去玩了,所以今天下班後我得自己處理晚餐。 但禮拜天一堆店家沒開,所以我只好騎著車,一路騎到廟口,去吃我從小吃到大的那間滷味。雖然有些花時間,但吃到久違熟悉的好味道還是蠻值得的。 而在廟口走著走著,就讓我想到高中的一件事。那個時候,有個很照顧我的國文老師,她是我的社團指導老師,但在我快要畢業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她很不喜歡的決定。 鄰近畢業時間的高中生,只要確定了學校,每天過得有多混相信大家都知道。那時候的我不甘於這樣的生活,於是去廟口找了一份打工。 其實不是抱著多了不起的心態,只是單純因為沒打過正式的零工,加上日子過得很無聊,所以決定嘗試點新的事情,這對我來說是很好玩的,完全不是因為「想替家裡省點家計」,或是「想多點零花錢」這種令人欽佩、或是對生活有所計劃的理由。 但這件事讓她很不開心。 她覺得我有大好的時間可以創作,可以參賽,可以充實自己。學校也有很多工作可以給我嘗試,她不能理解我幹嘛這個時間急著去賺錢。 而那個時候的我,對自己的才氣是有些自負的,明明沒多少真材實料,言行舉止卻自視甚高,很敢於提出自己的想法,卻也因此聽不太進別人勸,對老師而言是又愛又恨的學生。 我很難跟她解釋,我不是為了錢,我只是想要一個工作經驗,想要過一下不一樣的生活。而那時候的她話講得很直接,不甘於被念的我,從此沒再跟她好好交談過,直到現在。 我心裡一直想著,創作源自於日常所見、所聽、所聞、所感,我要好好汲取各種生活體驗,等到我變得更有成就之後,我會回來給妳看看,在妳面前證明自己。 但,什麼叫「更有成就」了呢?要到什麼程度,才可以說「恩,我終於有所成就」了呢? 過了這麼多年之後,我有得了什麼值得一提的獎項嗎?我寫了什麼大作嗎?我日子過得很充實嗎?我在工作事業上有很了不起、有賺大錢嗎(註)? (註:我所從事的工作本身很有價值,但我不覺得目前的表現,值得自己感到驕傲。) 好像都沒有。既然如此,我哪有什麼資格抬頭挺胸回去見他,告訴她「我當初的選擇是對的」,我仍然只是一個普通人,過著很普通的努力的生活,根本談不上什麼向她證明自己。 小時候,我們常常希望長大後能改變世界,成為拯救這個地球的超人,但更多時候我們連每分每秒時間的流逝都應付不了,僅僅只是活著、更別提什麼改變世界了。 「希望這個世界會因為我的存在,而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 這樣的願望之所以能成為願望,能成為目標,就是因為它聽起來簡單,事實上卻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情。 我一邊思考著,一邊向老闆外帶了一個便當,準備帶回家給我老哥。騎著車,行經在回家的路上。 心裡想著:「吃東西多花了一個小時,等等回家洗澡餵狗又要再花半個小時,用用電腦耍廢,就差不多要上床躺平了,然後明天再賴個床,努力打起精神去公司上班。」 「希望有天可以回到我的母校,好好告訴她:『報告老師,雖然我沒有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但至少我從未停下腳步。』」 「或許狼狽,或許不堪,但我很努力的一直在往前走。」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