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像極了十六歲那年的煙花
我喜歡的寫作,是簡單而動人的。 它沒有很雕琢出奇的字句,沒有使用很艱深的詞彙,誰都能看懂,用白居易的方式形容叫做老嫗能解。雖然小孩子都看得懂,字裡行間的涵義卻很深,可以準確傳達作者的想法,可以和你產生共鳴,可以帶出你心中的情感。 就如今天回家路上,在客運裡看的一篇關於郭襄的賞析,文末給了一首小詩,據說是10多年前BBS上的傳奇寫手「程靈素」所作: 「我走過山時,山不說話, 我路過海時,海不說話, 小毛驢滴滴答答, 倚天劍伴我走天涯。 大家都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 才在峨嵋山上出了家, 其實我只是愛上了峨嵋山上的雲和霞, 像極了十六歲那年的煙花。」 這首小詩,小學生的國文程度就足以應付,但字裡行間的情、意境卻令人體會無窮。 我生命中遇過的幾位女孩(我沒有跟她們在一起xd),她們很喜歡武俠世界,也很喜歡聽古風歌,但就是沒看過金庸,讓我相當引以為憾。每次想聊都苦於她們沒看過原作,常常有隔靴搔不到癢處之慨QQ 而我想了想原因,不知道純粹是時代變遷,現在人太忙要看的東西太多,這類的文字失去吸引力,還是因為金庸畢竟是男性視角為主的創作,女性的閱覽群眾自然偏少。 但《劍俠情緣參》的世界裡,女性似乎又比男性來得多(至少我身邊是如此),又讓我感到相當不可思議xd。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