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4月26日的日記
怎麼成了這般憔悴?怎麼吞了滿腹辛酸?怎麼吹皺了一池寧靜心緒? 你今天過得好嗎? 有人會為你心疼不? 如果沒人在你身邊,你可覺得冷? 答案顯然是,單身者的課題,揭去這頁悲傷,下一頁寫著依然是心理專家高調揚唱的要愛自己。 找誰取暖去?成人不許脆弱和失控。戴著面具能撐多久? 無解。我只覺疲憊。 腦子就是漿糊一團,即使我現在尚有一息在此呻吟。 但,在不是荷爾蒙擾動的時期,我真的好累。 連覺察接納的想法都轉不動了。 只希望有個人能讓我單純的擁抱。 開始想哭了,在不適合當孩子的這個年紀。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