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22日的日記
下雨了。陰森森的,今晚不喜歡雨聲。 這白日勁道還行,一早便敲打了幾個昨天行事底氣十足的傢伙,雖我手段朝令夕改,不講武德,可能遭他們怨恨,但現實中總得有人教教他們「社會不好混」的道理,所以心情不免有幾分痛快! 接著,又爽利的處理完一個毛頭,確實體會何謂「順風順水」。溝通期間,我妙語如珠,善用比喻,即能充分達成我溫柔但堅定的目標導向。不過也多虧對方是跟了我四年的人,默契一點就通,省了我不少唇舌。 至於其他表裡不一,內心未必服氣的人,我也不想急於一時,徒使權威逼迫配合,反正目前能用魅力降服的就降服,不能用的就直接擺明關係。兩三個月後,緣分也許從此完結。 下班之際,再憑熱忱衝動替工作加碼。只是效率不算滿意,總覺得和對方人家溝通時,像是一拳打在軟綿綿的棉花上。不過沒辦法這關於改變人的事情,就得耐心的當灑種子。當下無愧我的工作良心為先。 然而,工作的熱勁隨著我一回家,就馬上消沈不興,轉移到飢餒的腸胃去。本想一個人吃飯正好簡單,偏偏捱不住餓,買了麵包、雞湯還不夠,我又點了一份速食來祭拜五臟廟。 是以末了,心虛得很,完全不敢上體重計面對殘酷的現實。 「側耳傾聽」已近故事尾聲,巨大傷感已能預期想見。現在越來越怕心痛,沒有年少時的自虐。但我還是無法不喜愛時代劇變底下的聚散人情。願這些悲歡僅留於二元世界,我不捨看烏克蘭真正的生離死別的人間地獄。 再來遁入小說,就沒好著墨的,今天沒讀到滿意的,作者把人物形象轉折敘寫得太過唐突生硬,雖然情節不灑狗血,合情卻不合理。白白浪費了我兩個小時,換來不合心意,猶如我看今夜的雨。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