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5號路牌 Part 2
我還記得自己住的那棟樓,大門的門把是兩隻小獅子頭咬著一個生鏽的鐵環。每一次的開門都會有一絲絲可怕的聲音響起,然後憑藉著昏昏暗暗的一點亮光,會看見一個只允許一人行走的樓梯,和花花綠綠的地板。我不記得自己住在哪一層,我只記得那個家的主臥室有一個海報,上面是一個有著窈窕身材的女人,抱著一條粗莽的蛇.有一個涼台,上面全掛滿了濕噠噠的衣服.那時候,除了母親還有我外公小姨和一個年輕的保姆。對,我的父親甚少回家,母親會對我洗腦般的說爸爸很忙,要出差賺錢,不然我們沒飯吃的。在廣州的第一個家記憶沒那麼深,畢竟那時候的我太小了,只是看到照片的時候才會有一點點的印象,不知道住了多久我們就搬進新家,也貌似是爸爸第一次買給我們的家,名字是寫了媽媽的。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