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st Kylie

靈性成長日記 - 那對姊妹
這天,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天的失眠了。 打開手機螢幕,顯示凌晨2:38,我隨手滑了一下FB,又默默的關上了手機。看著天花板發呆,除了老是怪罪在愛喝咖啡的習慣,我實在不明白怎麼老是失眠。不知不覺... 眼前的畫面慢慢模糊,我想也該進入了淺眠模式了吧? 突然,在我腦海中浮現了兩個女孩,兩人倚靠在一個紅磚的圍欄俯視著下方,其中一個女孩長得姿容清秀,但卻看起來悶悶不樂。而另外一個女孩.... 疑? 她沒有臉? 即使在看不清楚對方五官的情況下,我仍然可以感受到她憤怒的心情。這時,白臉女孩似乎察覺到了我,在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瞬間移動到我面前。並且直瞪瞪的看著我。 「啊!」突如其來的畫面讓我瞬間清醒了,心有餘悸的我呆看著天花板。但不知為何,已經清醒的我仍然感受得到她的憤怒,但卻又明白這個怨氣並不是因我而起的,而是「或許她需要我的幫忙?」但,這到底怎麼一回事?百思不得其解的我,又緩緩地闔上雙眼。我又進入了一個空間,嗯....這看起來是一個現代的建築,在微綠色的光線下,這裡的地板似乎是白色磁磚吧? 我緩緩抬起頭看見了白臉女孩站在最後一間房間外等著我,心裡很直覺的認定,或許她想要給我些什麼指引吧。在已經歷經了各種奇奇怪怪又無法解釋的空間與靈體的我,已經不再感到絲毫害怕了。「好吧,我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我鼓起勇氣向前,但是當我走到門口前時靠近她時,我卻又醒了。 我忽然意識到了不對勁,這.....這是一個好熟悉的場景。就在凌晨2:50,我火速的私訊了一個朋友,「嘿,我知道在凌晨問你這個問題有點怪...但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我很尷尬的問了一些關於我意識中看見的場景。我的朋友和我一樣是製片的同好,所以我們常常互相分享彼此完成的作品,而這個場景,就是他大學時期在花蓮的租屋處。到了隔天早上九點,我終於收到了他的回覆,我鍥而不捨地的傳訊息,想知道更多租屋處的細節,「那個....你們之前住的地方,是對外走廊,然後紅色磁磚的嗎?」我帶著不安繼續問。「對呀,怎麼了嗎?」他似乎很不解我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樣子。「那....你可以再給我一次影片的連結嗎?」隨後,我開始耐著性子拉著影片的時間軸,緊盯著電腦,不斷地重複播放我看見的畫面。在白天,地板磁磚其實是紅色的,但是當到了傍晚,從影片上來看是白色的沒錯。陸陸續續,我又看見了我在意識中看到的樓梯、轉角的滅火器等等。 「欸,你給我你們租屋的地址!」當一切越來越吻合我看到的畫面時,我越覺得不可思議,我下定決心我要發揮柯南的精神查案到底。我再度閉上雙眼,並告訴那個女孩,請她再給我更多訊息。這時,我眼前出現了一個很漂亮、五官精緻的女孩走在我面前,「我猜,她是剛剛那個白臉女孩,或許她可能是怕嚇著我,所以變回原來的樣子吧?」我心裡邊猜測邊跟著她走下樓,期間我們經過了轉角停腳踏車的地方,然後又走出門口時,我又醒了。接下來,我回過神,馬上本能地打開我超強的資訊搜尋能力,盡可能透過關鍵字搜尋社會案件,那個時候的我一直認為女孩應該是在這座大樓發生了什麼事。但,在我極力的搜尋後,卻什麼都沒有找到。 「欸~你們家樓下有停腳踏車嗎?」我吞了一口水後繼續問我朋友。果然不出所料,場景又吻合了。我繼續閉上雙眼,開始用意識去連結現場的場景。這時,我已經在一個香蕉園旁,女孩繼續背對著我向前走著,我低頭撥開香蕉樹,踏著雜草小心翼翼地跟著她,最後我們走到了一個很漂亮的大樹下。這時,颳起一陣大風,樹枝也隨著風搖曳,女孩哭了,哭得撕心裂肺。我明白,她就是在這裡被困住,走不了了。 突然我又醒了。我馬上用google街景搜尋附近的環境,我其實也不大確定香蕉樹長什麼樣子,於是我還特地查了一下香蕉樹的葉子形狀。果然,我在他們的紅色磁磚租屋大樓的後方小徑找到了一模一樣的地方! 但很可惜的是,google街景無法帶我穿進樹園,所以我無法真實看到那棵樹。在這一切的巧合下,我已經意識到了不對勁,因為都太真實了。於是我冒著可能又要被老爸碎念的風險,還是趕快和他確認一下吧。根據以往經驗的判斷,我相信她已經在那裡很久了,或許有心願想要完成。後來私訊老爸解釋了一切後,我爸答應我,「要幫她一下,了一下她心願,我們試看看!」 過了好久,我爸電話給我解釋整個過程。他說他和兵將們抵達時,他看到的是一對姊妹。「什麼?不是一個白臉女孩嗎?」我很驚訝地問。「對,但是另外一個是一般人類的樣子。」這時我才意識到,其實在第一個場景我看到女孩,她,其實也不是活人。所以後來帶著我下樓梯到香蕉園的女孩,就是她。我爸又繼續說道,「她們是清末明初的人,這對姊妹住在花蓮市區,後來被山地人強押到了香蕉園...」這時我爸沉默了,我也安靜了。短短幾秒鐘內,空氣瀰漫了無奈與哀嘆,「那... 後來他們在那裡被困了多久?」我打破了空氣中的寂靜。「我猜有100年吧,我現在把她們帶到九天玄女那邊修行。她們其實也是因為一些因果輪迴的原因,導致後來發生這些事,但,和娘娘討論過後,也明白她們已經受夠久的罪,是該讓她們逃離苦難了。」我爸緩緩地說道。常常聽到這些因果循環的故事,其實有時候老爸不需要說得太清楚,我也明白了。「她們之前離不開,也是因為被當地的鬼王給控制住。不過我軍力強大,嘿嘿,所以就打爆他們了。」這時,電話那頭的老爸,竟然又開始驕傲地炫耀他的戰績。這幾年常常聽老爸打副本的故事,有時候都覺得挺有趣的,電話兩頭的我們一直哈哈大笑。「但是!」這時我爸的聲音突然變的很嚴肅,「我覺得有個很棘手的問題......就是你啦!」 「疑?我又幹嘛了啦?」,老爸的態度讓我吃驚了一下。「你的守護靈弟弟,一直說你晚上不睡覺靈魂一直到處亂飄。」老爸嚴厲的指責了我一下。「你知道你這樣很危險嗎?如果你剛好飄去花蓮的時候,鬼王剛好在那,你的其中一個魂魄會卡在那邊回不來。三魂七魄少一魂,你會每天常常沒辦法專心,看起來像頭腦壞掉一樣。」我爸開始碎念。「啊我沒有少一魂平常也是頭腦看起來壞掉阿...」我委屈地嘟著嘴巴回應著。「好啦!我明天跟媽祖拜拜,給你喝一瓶水讓你安定一下靈魂,你就不要再給我亂跑了!」電話那頭的老爸繼續碎念。「好.....啦.......!」就在和老爸鬥嘴的對話中,這次的事件也得到了一個完美落幕。我沒有想過只是翻看到以前的影片,就可以讓對方找上我,而這次的事件也是我第一次非常確定了自己擁有通靈的能力。嗯,的確有點驚訝,也有點不安,而之後的每一天,都有不同樣貌的飄來找我幫忙,我想那就是別的故事了.....。

C’est Kyl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