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x月 7日的日記
父親大人 今天我看到了「那個銅像」,原來他的位置是在遺跡的挖掘場那。 那雕像上的人完全沒有頭髮,還坐在一張簡陋的椅子上,看起來一點也不高雅,真搞不懂人類的審美觀。 和露一起和衛兵打探後,我們知道一個月前曾有一場獸人的突襲,整個營地的人都被屠殺殆盡,只有一個小女孩倖存了下來。 感覺獸人所謂的「談判」大概不是那麼簡單,所以我們又決定繞回營地了解一下詳情。回頭的時候發現伊爾潘和寇勒不知為何在挖銅像附近的池子;挖出了一堆又臭又髒的銅幣以後,伊爾潘還開心的手舞足蹈,果然我還是不能理解男性。 後來我們知道,小女孩的名字叫做歐琳,好像是在深夜獸人突然大舉進攻,只有她被她的父親藏在遺跡裡,這才活下來;就像是我,因為被你保護而留了下來一樣。 之後營地裡的見習牧師琳達,告訴我們明天牧長有事要商談,所以想了想還是不回租借地了,先擬定個安全一點的策略為上。 今天是難得的晴天,若是您的靈魂在天上看著,請不要為我擔憂。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