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7月 2日的日記
這幾天為疑似流感所苦,不斷地反覆發燒、全身痠痛、四肢無力, 原本先去看了一般耳鼻喉科的小診所,診所醫生說可能是流感, 但不太能確定,要我先吃藥,吃了如果沒起色就去大醫院快篩吧! 結果還真的沒起色,所以昨晚就到台中醫院急診室去了, 我20:00去,23:30離開急診大門, 區區三個半小時就看盡人生百態。 首先是我在診療室等護理師來幫我處理打點滴時, 我旁邊躺了一個長頭髮的小姐,瘦瘦的,五官看起來很清秀, 還算是個美人胚子,但也只有她一個人, 床邊不見任何陪伴她的家屬、朋友或親戚, 從醫生和護理師之間的對話,她似乎是需要洗胃, 洗胃會很不舒服,而這小姐給我的感覺,應該是屬於歇斯底里那種, 開始洗胃之前,還特地請兩個急診保全進診間待命。 而她在準備洗胃之前,一直發出奇怪的哀號聲, 有時候說「我好冷....」;有時候說「救救我........」, 這讓我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個孤獨量表第一名:「一個人去醫院動手術」。 我是沒親眼看到洗胃過程,但在我被推到急診護理站後面的床位後, 我就聽見診間傳出怒吼和哀號聲,小姐很用力的哭,不斷的大叫, 溫柔保全說:「乖乖,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不溫柔保全說:「不要亂動啦!!」 我媽坐在我的病床旁,小聲跟我說:「她叫的好淒慘。」 我頻頻的點頭說:「還好我不用洗胃。」 但說真的我其實也沒多好,由於我到醫院前, 已經腹瀉一整天,拉了10幾次, 雖然我當天灌了3000多CC的水,但身體還是呈現脫水狀態, 導致護理師要替我抽血的難度更是加倍。 ------------------------ 躺在我左邊的是個看起來只有國中的小朋友, 身旁站著的是他媽媽, 而躺在我右邊的是個看起來大約25歲左右的小姐, 身旁站著的是她爸爸。 左邊的小朋友,病徵看起來跟我一樣, 他高燒一直不退,看起來就像是病人般靜靜地躺在病床上睡覺。 右邊的小姐,從頭到尾坐在病床上, 霹靂啪啦的一直跟她爸爸講個沒完, 還邊講邊哭,連一些根本無所謂的小事她也能哭。 從她講話當中,聽起來她歷經了種種滄桑, 我媽看了她一眼以後,轉頭小聲跟我說: 「妳看那個小姐,她一直講個沒完,可是她爸坐在椅子上瘋狂的點頭,根本沒在聽。」 ------------------------ 醫生走到我病床前,告訴我檢查報告一切都正常, 如果懷疑是流感,問我要不要快篩看看? 醫生說:「我跟妳說快篩是拿一支長長的棉花棒,伸進妳鼻孔深處去採樣,那會很不舒服,確定要做嗎?」 我媽則認為既然都來了,做一下比較安心, 於是醫生走去拿材料又走回我的病床旁,拿起那支長長的棉花棒又跟我說:「妳看,是用這支伸進鼻孔深處,會很不舒服喔!妳確定......」 醫生話還沒說完我就打斷他:「別廢話了,快來吧!」自己把頭抬高。 醫生稍微愣一下,跟我說:「這麼MAN?好!」醫生那表情彷彿是在告訴我:我就看妳能MAN多久?! 醫生把棉花棒伸進鼻孔,真的是戳很深, 然後挖啊挖的,確實是超不舒服, 但這不舒服的程度還在我能忍受的範圍內,所以我就沒有出聲。 我外表太過淡定,醫生邊挖還邊說:「嗯?怎麼沒反應??」 當時護理師正站在我床邊要替我量血壓, 還打了醫生一下:「什麼沒反應!?人家小姐是忍耐力好!」 「好好!小姐妳忍耐力真強。」然後抽出棉花棒就離開了。 過沒多久,我聽到急診室門口傳來疑似吵架聲, 我坐起來看,看到是兩個保全押著一個醉漢,要把他架到病床上去, 護理師站在醉漢面前好言相勸:「你躺好,看一下就行了。」 不受控的醉漢大吼:「我又沒有生病,為什麼要押我躺病床?」 壓制他的保全說:「你沒生病你進急診室幹嘛?」 不受控的醉漢:「我要回家睡覺!!BALABALABALABALA.......」 後面的話全部聽不懂。 有時候真心認為,急診室是個「人生觀摩室」, 各式各樣的人、事、物可以一次看個夠, 比八點檔肥皂劇還有看頭呢......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