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成長日記

7月25日的日記[公開版]
軼事: 昨晚到12:30才睡,其實我還是希望假日的作息與平日正常,因為假日短暫兩天的放縱,並不會得到特別的快樂與休息,甚至很容易影響平日的作息。就像我之前某篇日記提到的—培養「規律」這件事很重要,而且必須長久維持,它不能有意、無意的中斷。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與OOO約吃飯、討論論文架構。真的不得不說,我可以再被退指導後繼續撐下去,到現在有點新目標,希望再拚最後一年,OOO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真的非常非常感謝他。今天他也告訴了我下一步的proposal該做哪寫事情,剩下就靠我自己努力完成。其實今天聊完上述的東西後,大約下午兩點初,原本打算就各自回家了,結果後續一些閒聊直接讓時間延長到六點多,後面也是聊到口乾舌燥,還點了兩杯飲料。我也覺得自己這次又犯了不夠自律的問題,不過不得不說,我聽到一個很貼切自己案例的學長「OOO」,這傢伙我對他真的不熟,只知道去年碩發時,他與指導老師的問題搬出檯面,鬧到全系皆知。雖然當下我覺得對他有點同情,有很想幫助他的感覺,但因為我也是處在同一個情境下,自己都顧不好了,泥菩薩過江,怎麼還有時間幫忙他呢?(苦笑。只能祈求他未來順利,研究所的打擊希望讓他上了一課,並能夠重新振作。 目標: 人際心得: 1.今天對話時,我不斷向OOO說:「我覺得OOO對我特別好,我很感激他」,但他只回復:我對大家都一樣阿 ->其實這句話的心境,我有發現我不太對的地方。有點類似佔有慾的概念,我想讓自己成為在詠名眼中特別的存在,但OOO這人我也知道,就很單純,除了學術外的事情,對於情感認知真的是有點低(不過OOO說他是社交白癡,是很真實但真讓人難過)。不過我也不是為了利用他,而接近他,想當初我還天真的希望他幫我完成論文的作品,不過現在想想,這樣不僅不對,也浪費自己的時間(等於我什麼都沒學到)。 結論:現在25歲的我,不能再像是過去想要交好朋友那種思維,『誰都不會是誰特別的存在』。當然過去的陰影,肯定或多或少偶爾都會激起我想成為妳特別存在的想法,但我需要練習不斷自覺,當這想法冒出時,我必須確認對方到底是不是特別的存在,抑或是單純的我想太多,還有,需要讓我成為這人特別的存在嗎,價值與成本在哪?(繼續剖析這次OOO的事情,其實對談中還是可以發現,OOO對OO來說就是像OOO的概念,我根本無法取代,也無法想像OOO為什麼會傻到與OO翻臉。加上OOO也是,因此我對於OOO來說,他也就認為是個會積極主動黏他的學弟,沒有特別什麼革命情感,對於我和其他學弟是一樣的) 2.OOO在怎麼社交白癡,人終究會因為寂寞或是本能,去探尋別人的隱私 ->這邊也算是修正我一個小想法,除了要釐清第1點「我不是他什麼特別的人」以外,也要知道人再一起,就是會亂聊他人的八卦 ->[剖析]既然我不是他特別的存在,我們也會隨性聊他人八掛,那在跟他聊天時,也是要注意一些分寸。哪些講了會出事情(對於我、對於對方都是),不能因為是OOO比較社交白癡或是我誤以為對他特別的存在,而減少了一般溝通的心防與界限。
請輸入密碼

成長日記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