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6月 11日的日記
你也不確定嗎? 還是你不願意? 還是你不適合? 你還喜歡嗎? 你對我的敞開,到底是因為我是領袖,不得不。還是有其他可能? 這些問題,所謂的猜疑,不斷的在我腦中向鐘聲一樣,迴盪在我海馬迴的走廊~ 我有過一種突然的憤怒,這憤怒給我勇氣,想去找他問清楚。 但我右邊的理性卻抓緊著我的衣角,不斷地對我說,『not now』 然後就開始一連串的自我對話,爭吵著。 然後...我的中樞神經說話了。 『我覺得,身體啊~聽一下大腦的吧!大腦啊,給身體一個機會思考吧!』 之後,我慢慢的冷靜,慢慢的換我另外一個器官說話了。 應該是用說的...?不過口水很多。 眼睛說:『別吵了,我知道答案拉!就是一樣嗎!!現在的身份角色不能這麼做!!』 然後......他就哭了。 連環保都沒做得那麼徹底,為什麼我心中的環保意識卻做得如此抬頭~ 我到底,該怎麼面對他呢?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