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某個地方的記憶

夢境發展的故事小品
在翻手機備忘錄的時候,發現以前打的一篇故事,這其實是做夢夢到的,因為印象深刻,所以把他寫了下來,跟你分享這個故事,希望你喜歡(。•ω•。)ノ♡ (因為是隔了一段時間的產物,所以文筆什麼的就請不要在意叭叭叭) (然後故事沒有標題,因為我沒想XD) =☆= ☆ =☆= ☆ =☆= ☆ =☆= ☆ =☆= =☆= ☆ =☆= ☆ =☆= 女孩(我)不知愛為何物,也從未感受到愛。 某天,女孩認識了一位婦人,她身上充滿溫柔的氛圍。 婦人帶著女孩體驗人間一切的美好,這期間,女孩認識了一位曾經受傷、後來又因愛而重生的少女。 女孩受到少女的影響,不曾有波動的心池出現了小小的漣漪。 有兩人的陪伴著,女孩從不懂愛,到體會到愛,讓愛充斥她整個身心。 這天,女孩、婦人跟少女一起到圖書館,她們到一個圓形的椅子上坐下,看著人潮熙熙攘攘,一股莫名的情緒充斥著女孩的心。 坐在兩旁的“家人”圍繞著自己,女孩看向一旁的婦人,她正溫柔地笑著,將她的手覆在女孩的左手上。 女孩低頭看著兩隻相疊的手,若有所思,接著,她明白了一件事。 --她是被愛著的。 念及此處,她的身前浮現一半透明的模具,宛如水晶般清澈的紅光填滿了凹槽,散發耀眼的柔光。 那是顆美麗的心型,悄悄地飄浮著,而女孩的與婦人交疊的雙手、以及女孩放在少女身側的右手,上方同樣浮現一顆璀璨的心型,各為淡青色與祖母綠。 接著,三顆愛心的光芒逐漸增強,將三人的身影包覆並吞沒,紅色與淡青色的光越發耀眼,女孩看著婦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光芒中。 強光圍繞著三人,緩慢地移動、打轉著,倏地,光芒宛如火山爆發,直直向正上方衝去,激烈到連空氣也為之震動。 這道光芒擊潰了即將降臨這世界的災厄(末日)。 女孩因強光而半瞇著眼,恍惚中,她看見婦人沐浴在光芒中的身軀,像是風化般,輪廓一點一點的崩解、消散。 光芒消逝、視野又恢復正常,彷彿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又有可能是一瞬間,女孩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因承受不了強光而昏厥過,還是一時無法適應強光差而陷入恍惚,當她回過神來,周圍的人陷入劫後餘生的狂喜中,不斷地歡呼著,並流下喜悅的淚水。 女孩眨了眨眼,轉頭想找旁邊的婦人,但令人吃驚的是,原本婦人坐著的地方,一個人都沒有。 她望向另一邊,同樣的,原本少女所在的位置也是空無一人。 突然之間,女孩理解了所有的事。 這個世界,存在著具現化的災厄,而非單是天災、瘟疫等形式而已。 每隔一段時間,災厄,或者說末日,會降臨在這個世界。 而女孩,便是人類作為瓦解災厄的存在。 每當像女孩這般的人理解並感受到愛的剎那,她的身體便會激活一種能量,將身旁最近的生命體分解成能量團,並將此作為擊潰災厄的衝擊波。 女孩看向空無一人的座位,一絲頭髮、一滴汗水也沒有留下,恐慌感湧上心頭。 她站起身,走向其他地方去尋找婦人的身影,但無論她繞了多少圈,除了歡呼的人以外,就是找不著她期盼的人。 她不想相信,卻也只能承認了。 婦人及少女,從頭到腳,一個吐息、一束青絲、一滴淚水,連一片渣籽也不留,毫無保留地分解兩個生命的一切,創造出拯救世界的能量。 女孩頹然倒地,癱坐在空地上。 沒有了。 愛她的人,她愛的人,都不在了。 剛知曉愛的瞬間,愛就毫不留情地被奪走了。 ……好痛。 心好痛、胸口好痛、身體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全身上下都好痛,每根末端的指節都好痛,每次呼吸都好痛苦,痛到連髮絲都是痛的。 她的身軀強烈的顫抖著,呼吸急促、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眼底是無止境的恐慌及痛苦,以及…… 一滴眼淚滑過臉頰。 ……深無止境的、令人無以復加的、悲傷。 淚水失控的冒出,浸濕她的面頰,嘴唇輕輕的哆嗦,破碎的聲音從中散溢出來。 最終,女孩承受不了這劇烈的痛苦,淒厲的哭叫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要把內心所有的不甘、苦楚、失落與悲痛都發洩出來,她一次又一次地尖叫、哭喊著,但無論她哭得多用力、哭吼多大聲,內心空缺的部分都不會減少,連痛苦也沒有減緩。 儘管女孩是如此悲傷欲絕,周圍的人們依舊笑著、歡呼著他們成功躲過又一次的危機,將女孩的哭聲蓋過去。 女孩用力地將雙手摀住耳朵,不知是想蓋過周圍的幸福,還是想停止腦中無止境叫囂的痛苦,只見她不停地尖叫、大哭,然而沒有人過去安慰女孩或關心她。 --因為女孩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這般哭泣的人。 每隔一段時間,災厄便會降臨這個世界,隨之而來的,便是女孩這種存在。 他們不懂愛,也從未感受到愛,當有人讓他們了解愛時,便會發生那些事,化解危機,而那些被留下來的他們,則會傷心欲絕,而沒有人能幫得了他們。 最後,由於無法忍受如此痛苦的感受,死亡便會成為他們唯一的解脫。 只見女孩的顫抖的身軀微微散發光芒,像是一顆顆發光的粒子從他們身上飄出。 那些光粒子離開女孩身體的部分,變成如青銅般光滑的表面,隨著離開的粒子越多,女孩身上變青銅的部分逐漸擴散到所有表面。 當光芒全部散去,只見女孩已停止顫抖與哭泣,整個人化作青銅像,她維持著跪坐與雙手抱頭的姿勢,小巧的臉蛋停留在因悲痛而扭曲的表情,眼眶內未能流出、及滑落面頰的淚水被永遠固定在此刻。 這座城市,又增加一個因痛失摯愛而悲傷至絕的英雄青銅像。
請輸入密碼

某個地方的記憶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