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4月 19日的日記
4/14禮拜三朋友A邀請我禮拜六去夜店遊玩,隔一天我就答應朋友A的邀請,也想說很久沒跟朋友見面聊聊天。到了4/17禮拜六這天我去到夜店那邊,到我A朋友坐著喝酒的座位時,朋友A帶來兩個朋友一位男生一位女生,但剛到座位上我沒有特別自我介紹,就默默坐在朋友A旁邊,後來我另一個朋友B來找朋友A(他們本來就認識)我就離開原本座位,坐到朋友A男生朋友旁邊,他名字叫Jason(簡稱J),長得靦腆講話小man還是個96年出生的哥哥,對他第一印象很好,知道他不是台灣人是位外國人,跟J聊天感覺很好,可能太久沒交另一半給了我的錯覺,接續就喝了一杯半調酒,J喝了一杯比較濃的調酒,A也是喝了同樣的調酒。這之後聊天過程中我聽到了一段話,後來我又對J問了同一個問題。聽到那段話是[所以你們兩個(J和A)在曖昧喔],後來我又問一次J,他說;[對啊,我跟A正在曖昧]確定答案後,蠻為朋友A開心的,因為他終於要脫單了。原本與朋友談話過程中都很好,聊天過程中講講幹話。 時間大概接近2點,我朋友A喝醉昏昏沉沉的,J也在旁邊照顧他,我那時就剛好坐在J的旁邊,J就把手勾在我肩膀上,我想說也沒什麼就拉著他的手,我身體靠在他身上,他突然在我耳邊說他(J)我好像也喝醉了,當時也沒想太多,可能因為酒精催化,導致我性格在微醺時變得有點弟弟樣(或因為太久沒交男友了),我就把頭放在J的肩膀上,靠著靠著我突然抬頭看J的臉,沒想到的事情就發生了,我跟J就親起來了,第一次我很嬌羞的親了幾下,後來又在親一次(第二次)時間長了一點,也不經意被我朋友B看到,急著八卦說我們怎麼會這樣之類的話,我就害羞的說話都沒有說。時間拉到回家洗澡完睡起來後,我回想起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覺得乾我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那可是朋友的曖昧對象耶,我怎麼能親他,而且不只一次。現在這件事情認為耿耿於懷,讓我不知道下次面對朋友A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