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Jiayi's Diary

致 不快樂的女孩 文/三毛
一個女生寫信問三毛: 「我今年二十九歲,未婚,是一家報關行最低層的辦事員,常常在我下班以後,回到租來的斗室裡,面對物質和精神都相當貧乏的人生,覺得活著的價值,十分……。對不起,我黯淡的心情,無法用文字來表達。我很自卑,請你告訴我,生命最終的目的何在? 以我如此卑微的人(我的容貌太平凡了),工作能力也有限,說不出有什麼特別的興趣,也從來沒有異性對我感興趣。 我真羨慕你,恨不得能夠活得像你,可惜我不能,請你多寫書給我看,豐富我的生命,不然,真不知活著還有什麼快樂?」 三毛是這樣回复她的: 「從你短短的自我介紹中,看來十分驚心,二十九歲正當年輕,居然一連串的用了——最低層、貧乏、黯淡、自卑、平凡、卑微、能力有限這許多不正確的定義來形容自己。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我也反复思索過許多次,生命的意義和最終目的到底是什麼,目前我的答案卻只有一個,很簡單的一個,那便是“尋求真正的自由”,然後享受生命。 不快樂的女孩,你的心靈並不自由,對不對?當然,我也沒有做到絕對的超越,可是如你信中所寫的那些字句,我已不再用在自己身上了,雖然我們比較起來是差不多的。 如果我是你,第一步要做的事是加重對自我的期許與看重,將信中那一串又一串自卑的字句從生命中一把掃除,再也不輕看自己。 你有一個正當的職業,租得起一間房間,容貌不差,懂得在上下班之餘更進一步探索生命的意義,這都是很優美的事情,為何覺得自己卑微呢?你覺得卑微是因為沒有用自己的主觀眼在觀看自己,而用了社會一般的功利主義的眼光,這是十分遺憾的。 一個不欣賞自己的人,是難以快樂的。 當然,由你的來信中,很容易想見你部分的心情,你表達的能力並不弱,由你的文字中,明明白白可以看見一個都市單身女子對於生命的無可奈何與悲哀,這種無可奈何,並不浮淺,是值得看重的。 很實際的來說,不談空幻的方法,如果我住在你所謂的“斗室”裡,如果是我,第一件會做的事情,就是佈置我的房間。我會將房間粉刷成明朗的白色,給自己在窗上做上一幅美麗的窗簾,我在床頭放一個普通的小收音機,在牆角做一個書架,給燈泡換一個溫暖而溫馨的燈罩,然後,我要去花市,仔細的挑幾盆看了悅目的盆景,放在我的窗口。如果仍有餘錢,我會去買幾張名畫的複製品——海報似的那種,將它掛在牆上……。這麼弄一下,以我的估價,是不會超過四千台幣的,當然除了那架收音機之外,一切自己動手做,就省去了工匠費用,而且生活會有趣得多。 房間佈置得美麗,是享受生命改變心情的第一步,在我來說,它不再是斗室了。然後,當我發薪水的時候——如果我是你,我要給自己用極少的錢,去買一件美麗又實用的衣服。如果我覺得心情不夠開朗,我很可能去一家美髮店,花一百台幣修剪一下終年不變的髮型,換一個樣子,給自己耳目一新的快樂。我會在又發薪水的下一個月,為自己挑幾樣淡色的化妝品,或者再買一雙新鞋。當然,薪水仍然是每個月會領的,下班後也有四五小時的空閒,那時候,我可能去青年會報名學學語文、插花或者其他感興趣的課程,不要有壓力的每週夜間上兩次課,是改換環境又充實自己的另一個方式。 你看,如果我是你,我慢慢的在變了。 我去上上課,也許可能交到一些朋友,我的小房間既然那麼美麗,那麼也許偶爾可以請朋友來坐坐,談談各自的生活和夢想。 慢慢的,我不再那麼自卑了,我勇於接觸善良而有品德的人群(這種人在社會上仍有許多許多),我會發覺,原來大家都很平凡——可是優美,正如自己一樣。我更會發覺,原來一個美麗的生活,並不需要太多的金錢便可以達到。我也不再計較異性對我感不感興趣,因為我自己的生活一點一點的豐富起來,自得其樂都來不及,還想那麼多嗎?如果我是你,我會不再等三毛出新書,我自己寫札記,寫給自己欣賞,我慢慢的會發覺,我自己寫的東西也有風格和趣味,我真是一個可愛的女人。 不快樂的女孩子,請你要行動呀!不要依賴他人給你快樂。你先去將房間佈置起來,勉強自己去做,會發覺事情沒有你想像的那麼難,而且,興趣是可以尋求的,東試試西試試,只要心中認定喜歡的,便去培養牠,成為下班之後的消遣。 可是,我仍覺得,在這個世界上,最深的快樂,是幫助他人,而不只是在自我的世界裡享受 ——當然,享受自我的生命也是很重要的。你先將自己假想為他人,幫助自己建立起信心,下決心改變一下目前的生活方式,把自己弄得活潑起來,不要任憑生命再做賠本的流逝和傷感,起碼你得試一下,盡力的去試一下,好不好? 享受生命的方法很多很多,問題是你一定要有行動,空想是不行的。下次給我寫信的時候,署名快樂的女孩,將那個“不”字刪掉了好嗎?」
請輸入密碼

Jiayi's Diary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