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Jia有本難唸的經

朋友
「朋友」 朋友兩字從小到大永遠少了一個字,那就是「好」 國小每兩年就換一個新班級,真正可以一直同班的很少,直到五年級,才遇到一個連生日都一樣的朋友,非常的開心能認識她,但是畢業後,就失去聯絡了。同學會見面,也像個陌生人,說真的我不知道到哪裡出現了問題,曾經試著尋找她,但都沒消息... 國小也有補習,認為是朋友的人卻拿我當樂子,故意假藉某人喜歡我,寫信給我,我也相信了。就這樣來回寫信,直到國小畢業後,在遇到此朋友,她才說是我跟某某某一起跟你開玩笑的,說真的一點都不好笑,也覺得自己很傻,心中也只有滿滿的火 國中就是群體生活,也像一個小型社會,我沒有融入哪個群體裡,也沒有被排擠到哪裡。只是國中的朋友幾乎都是男生,不過也蠻開心的。為什麼呢?因為國小這樣,我覺得女生真的很難懂也難相處,時不時很怕說錯話,下一個被排擠的就是妳。跟男生相處,輕鬆簡單自在,要聊什麼就聊什麼,不用怕那些話不對之類的。畢業後,也會保持著偶爾聯繫聚會,即使很久沒見,相處起來還是一樣輕鬆自在。 高中跨區讀書,覺得壓力更大了,因為每一個人看起來都不是很好相處。聽校長講廢話的同時,有人跟我搭話了,因為她記得我的名子,雖然她說是因為國中有一個同學也名一樣,但還是很開心。後來不習慣她的說話方式,因為個性很直接,也會把髒字帶嘴邊。但相處久了發現在她就是這樣,到現在也成為了我女兒的乾媽。 大學時期,因為高中推出了繁星計畫,所以大部分的同學幾乎都在同一間學校,也都讀同一系,感覺還是在讀高中一樣,只是高中朋友(乾媽)被分到了隔壁班,覺得很可惜。但是也認識另一個高中同學,也變成了朋友。我們新生菜鳥中午在找位置吃飯,幾乎都滿桌,聽到有人在輕喊我們一起坐,原來是同班的同學(但不是高中同學),因為這樣我們四人就成了朋友。 一直到大三(?)因爲另一位朋友的加入,變成五人行後,關係出現了變化,紛爭也變多...就這樣又變回了二人行。但...不知道為什麽不像從前會覺得可惜,也許成長了也許看開了,人生就像個大篩子,不停的幫你篩選適合的人,篩到不能在篩,留下來的才是真正適合你也不會遠離你的人,但也未必....因為身分不同後,有些事也會跟著改變....
請輸入密碼

Jia有本難唸的經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