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2月 4日的日記
熙芏佤的長大(二) ---------------------------------- 50分鐘的輔導時間中 40分鐘是沉默 ---------------------------------- 我換過三個個輔導老師 啊,不過都是實習老師 他們都來實習2學期,也就是我的一個年級便會離開了 為什麼知道他們是實習老師嗎? 其實挺偶然的 因為第一位老師是我室友姐姐和姐夫的共同朋友,所以當時室友覺得挺巧的便把照片給我看 「想不到這裡的輔導老師是我姐的朋友呢!聽說是來實習的。」 當時我挺喜歡輔導我的第一任輔導老師,因為笑容很多且很會聊天,讓我很溫暖。 可惜後來因為學校報告太多,很少去找老師約談。 當我知道她是實習老師後是在學期末了,當時已經結束約談了。 啊啊——感覺有點傷心呢。 因為是實習生。 實習生等於學生,和我們一樣。 我的煩惱會不會反而給她困擾了呢? 忍不住這麼想—— 果然,我是麻煩精呢。 第二任老師更加活潑也很直接 當我和她初次見面時我說 「你們是實習老師吧!辛苦了。」 她很驚訝我知道,也大方承認。 談話期間 老師很努力的讓我正面思考,也很努力鼓勵我面對母親得絕症的絕望 可惜第2學期因為要開始實習所以很少去找她,後來因為實習得到了很多經驗,雖有苦澀的事但也有開心的,而使我有了許多正面思考 (雖然實習前家裡發生了點問題導致情緒不穩到差點從陽台自殺) 開始和老師說我覺得我好很多了,看得出老師也很放心。 但在有次我說了一句 「原來我沒病呀!」 來表示我看開了後,老師直接大笑 「妳本來就沒病嘛!」 當下我愣了,愣到連老師都發現我臉色不對。 老師這句話以客觀來說並沒有錯,但我卻得到嚴重的失落感—— 我,竟然希望老師說我有病。 那句我本來就沒病,似乎否定了我來輔導的意義。 老師,妳對於我這兩學期的輔導是如何看待的? 來浪費妳實習時間的幼稚孩子是吧? ——啊啊,我果然是麻煩精。 我總是害怕,害怕自己其實是被討厭。 該死,我討厭我這種悲觀思維,討厭死了。 第三任老師? 啊啊——好累,老師很沉默。 也一再強調她是老師 但,每次我開口,等她回話等挺久的(似乎在思考怎麼應付我?) 但問我的問題都讓我挺孤單的 所以連我跟著一起沉默 很累。不過她也有發現,試著跟我談是不是她談吐上導致我很沉默 其實我挺想說是的 但我不曾說,因為我不想傷人...... 不過另個原因可能比較幼稚,因為我認為這不是我來輔導的目的,我坦白說使實習生的她懂她錯哪裡,對未來有幫助。 但「那個未來」並不是「幫助我」,而是幫助「未來的其他人」。 我很悲觀又懦弱,好累。 ----------------- 嗯—— 最近煩惱多多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