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8月27日的日記
最矛盾的地方,竟在我每天安心過的 日常中,我的母親相當開朗、樂觀,我從她那邊學到很多,不過她跟爸爸的感情並不好。 我的父親比較沒有表情,還很容易生氣,但他從沒對我們使用不合理的暴力,我相當尊重他,不過他跟媽媽的感情並不好。 媽媽說她從小受盡委屈,養母脾氣多變,即使對自己的確有愛,但暴力也充斥在生活中,時常因為一件小事被打被罵,她卻堅強的忍氣吞聲到現在,外婆讓她當護士她就當護士,叫她嫁給誰就嫁給誰。 她一個人在家辛苦做家事照顧小孩和老公的脾氣,我想她原本應該也想忍著過一生吧,但她可能忘記自己真正被激起的脾氣完全不輸爸爸,這導致他們經常吵架,年幼的我只知道在一旁玩耍,哥哥和弟弟也是,稍大一點我才明白那是真正的吵架,可能鬧離婚的那種。 媽媽到了別處工作,一個禮拜回來一次,甚至可以將近一個月用任何正當理由不回家。 用詞也隨著她在外面工作改變了,從一開始的「家」變成「你們家」,於「老公」至「你爸」,好像她已經認定自己的家不在這裡,她只是客人來新營簡單觀光過夜的。 我沒有告訴她,她現在很開心那就好了,而且感覺我來硬的她也不會理我,是很自私,所以我才沒有講出來。 她每次跟爸爸見面感覺就要撕破臉,當然表面只有些許不耐煩,不過很顯然他們心裡早已打起來了,就在得知媽媽要回來的前一晚,和準備回家的當天早晨。 爸爸都不告訴我們他自己的心情和想法,除了猜好像也沒別的辦法,不過他卻用他的方式愛著我們,辛苦賺錢,連車子開了二十六年也不捨得換,供我們上學,處理我們生活大小事。 看過他以前的照片,那本佈滿灰塵和黃斑的相冊裡,全部都是爸爸的笑容,感覺他結婚 之後就全身心的投入到家庭,自己永遠排最後,家人第一。他會用自己的方式盡可能幫助我們,雖然他獨特的方式在大多時候讓我感到反感,不過細想之後就會明白一切,即使還是很反感。 他可能受到某種早期意識困住,無法傾訴煩惱,他也沒有時間像我一樣能打出來發洩,某種男子後天形成的自尊心讓他不願低頭,也不允許失敗,巨大的壓力和困難的處境,他依然摸不吭聲的撐起整個家。 不過這個家裡似乎不包括媽媽,掛著夫妻的名義當了十幾二十年的陌生人,誰受得了? 也許媽媽說的沒錯,照顧孩子跟做家事都很累,憑什麼爸爸做完等於照顧孩子的工作不用分攤家事? 憑什麼結了婚就得把自己當僕人使喚,有眾多朋友來也不預告一下,這麼突然哪裡有食材招待客人? 憑什麼大家都那麼辛苦,你卻對小孩的事情打理不管不顧? 就這好幾點爸爸也許錯了,不過媽媽的問題也不少。 有次媽媽回家,爸爸問她桌上那麼多妳的信為什麼不看,自己已經有提醒她要看了。 而媽媽沒有回覆他,而是讓弟弟把信拿去給他看。 沒想到媽媽突然說到,有一封信是要繳費的,但是早已過期了,必須再去哪裡哪裡繳,媽媽開始批評爸爸,問他為什麼不能幫自己看一下,害她現在又要專門出去繳錢。 爸爸再次做出他的招牌討人厭搖頭動作,還好媽媽沒有看到,不然真的意義上的架可能就要吵起來了。 我知道爸爸不拆媽媽的信件或許是因為尊重,不想隨意拆開別人的信件,但媽媽似乎不領情呢。 在這個家庭裡,心理上相當沒有安全感,很常擔心到哭,也許是我單純想太多,但他們的表情和冷言冷語又好像在駁回我安慰自己的想法,告訴我他們之間就是沒有愛了,從一開始就沒有。 我曾經幾次鼓起勇氣想跟爸爸媽媽討論這件事情,希望他們可以各退半步思考一下自己的缺點,稍微改一下,這樣家裡的氣氛也不會這麼糟。 但我得到的是他們的無視,根本來不及打開話題,在呼叫他們的步驟就出了差錯,他們沒有聽到我在叫他們,一個躺在沙發看電子小說,一個坐在沙發玩遊戲,因為以往叫第一聲沒有回應我就想放棄了,畢竟已經嘗試很多次了,但我覺得這次不一樣,我想好好的談談,於是我又叫了一聲,回是回了,但他們看起來並心情不好,雙方的眉都皺在一起,這讓我又只能把話吞回去。 我到現在都沒辦法搞懂,明明兩人根本不相愛,為什麼可以懷我們?媽媽甚至告訴我他在懷家裡長子哥哥時,爸爸就對他愛理不理了,那他們到底怎麼做到生下我跟弟弟的? 如果是因為相親認識壓根不喜歡對方,那僅存的兩張結婚照為什麼可以笑得那麼開心? 而且每次吵架只要有一個人轉個方向說話事情就會好轉,為什麼不那麼做呢? 為什麼要在我的面前鬧離婚? 為什麼要捨去委屈自己,就為了完成人類每天都在實行的繁衍後代? 我不敢說爸媽沒有相遇沒有結婚沒有生小孩生活會更好,但有那個機會不是嗎? 表面看起來和陸的家庭不也什麼都沒有嗎?算上父母單方面給孩子的愛,除此之外有任何東西嗎?大概只剩房貸了吧。 我周遭的人不懂我在講什麼,他們覺得我想太多,用看異類一樣的表情看我,這讓我也不想跟他們分享我的想法,就連我的家人都跟我想著不一樣的東西,他們也認為我有問題想太多,有時覺得他們無法溝通,這讓我下意識的不想和他們溝通,就連聊著家常都令我感到不自在,還是待在自己房間好。 一路上遇到很多人,讓我從幼稚屁孩變成國中生,我學會了忍耐,無法像小時候一樣無理取鬧。 我學會了隱藏,無法像小時候一樣單純的相信別人。 我學會了欺騙,無法像小時候一樣不懂得保護自己。 學會的這些技能讓我在社交上或者心理防禦,亦或是觀察能力上都得到肉眼可見的提升,我變得很小心翼翼,唯一放開的地方只在我的房間以及我的腦袋。 在房間是身體釋放,我可以不用坐得拘謹,可以隨便躺,至於我的腦袋,我想做甚麼就做什麼,可以逃課,可以摔東西,可以上演宇宙小劇場,甚至偶爾可以犯個法,反正也沒有人知道不是嗎? 而且在腦袋裡,我能無限度的裝下美好,不用拿手機找好看的角度,腦內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美,我可以容納一棵樹、一座山、一片海,一顆星球亦或是整個宇宙和不存在的時空。 不過我想更常出現的大概是一家人無比幸福的畫面吧。像為數不多的家庭照一樣。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