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2月16日的日記
我有一個認識八年的朋友,國小三年級到六年級,國高中不同學校,確也會聯絡、約出來見面,雙方家人也都知道對方。 如此美好的友誼,我很想要留住,但我們差太多了。 他喜歡往外跑,逛漫博,追V,我喜歡安安靜靜在家宅著,對於打從心底熱衷的事情才會到外面逛逛,也因為這樣,每次跟他出去我都沒辦法體驗到太多快樂。 他想要搭火車到處玩,我卻沒那個精力,也沒那個興致,他總是拉著我去這邊去那邊,但我真的不喜歡,他讀的懂我的厭煩,所以,他生氣了,不耐煩了,他不理解我為什麼難得跟他出去卻這個不玩那個不去,不理解明明已經自由了,為什麼不趁現在好好玩,每當我表現沒興趣時,他都會很生氣,可能覺得自己要遷就我很累吧?我不知道。 為避免這種情況太常發生,當他想邀我出去時,拒絕的話語和辯詞出現的越來越頻繁,這時候他也會生氣,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事實上,每當他因為我沒興趣或拒絕邀約生氣時,我都會莫名惱火,會沒來由的不爽,會想要離開這個人,而沒次我都彷彿置身下位,生氣卻只能輕聲哄勸,這也讓我煩悶。 我不常逛夜市,記憶以來只有小學二年級媽媽帶我區打彈珠,後面的日子一次也沒有夜市的印象,也從同學們口中聽聞夜市的有趣,正好那個朋友想去夜市,我便應了下來,低聲下氣跟爸爸要到錢,一分也不敢多花,但朋友卻因為他約會對象遲到,整整40分鐘,40分鐘!這讓一路上變得煩,我盡可能保持開心的逛街,好不容易熬到結束,夜市離我家也近,我們兩個就這麼拿著今天晚餐回了家。 我們都有買鹽酥雞,只是我們買的不同家,我的70,他的100,我想把鹽酥雞拿上去分給家人,但我拿錯了,拿成他的,等發現十已經來不及了,我自知理虧,問他要不要吃我的,但他卻氣到流淚。 我不太理解,但也知道是自己眼殘,於是我打算把我的給他,再給他100塊,但他說什麼也不要,一個勁的發脾氣,然後整個晚餐都吃的不愉快,我也很不爽,真的非超生氣,本來就厭煩哄人,現在氣氛那麼僵,好極了大家都別好過。 我沒有這樣的經驗,不知怎麼處理,問了好多人,大家皆不理解,畢竟都是認識八年的關係,好到能一起逛夜市,怎麼也不會鬧成這樣,我越發不理解了,我也曾換位思考,但如果要讓朋友好受一點,我會同意他提出的方案,又或者不在乎這件事,畢竟那只是一包鹽酥雞,這件事埋在我心裡太久了,真的很久很久,就為了讓這件事沈澱,讓我理性一點去看待,說不定真的是我的問題,但放那麼久了,我還是做不到。 我們好到互損互罵,但我卻也會因為他的貶低生氣,他成績好,便一個勁的一直講,問我怎麼考這麼爛,這讓我想壓過他,但很顯然我沒有這個能力,只有少數幾次學著他跟我說話的樣子與他討論學習,但他只會:「喔是喔」 會因為我不常出門,難得陪他去高雄報到就吵著要我陪他逛,我沒有錢,只能跟爸爸要錢,得來的是爸爸電話中的冷嘲熱諷,我原先就有先說好只陪他報道,也有拒絕過,回應我的是一雙氣紅的眼,搞得像我做錯了什麼非常嚴重的事情,成了他最大的仇人,待在他身邊很難受,卻又不知道為什麼。 好想把所有東西都搬到檯面好好的跟他講清楚,我不喜歡出門,不喜歡肢體接觸,不喜歡他喜歡的那些東西,不喜歡他動不動就尖叫就生氣,不喜歡他不在乎我的意見,他對他同學的相處方式正是我需要的,有好,禮貌,真正的好朋友也得尊重對方,我尊重他的喜好,沒有當面嫌棄他拉著我幹的事情,也不會打擊他的信心,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 之前問過已經覺醒的媽媽,她告訴我朋友的種種行為有一種淺顯易懂的名詞,叫做情緒勒索,我的外婆和爸爸都是情勒高手,也曾和他談論這個話題,所以從始至終我都沒想到把這個詞貫在他身上,一次都沒想到過,但ㄧ經媽媽提醒,想起曾經的一切,那妥妥的情勒高手站在那裡,一瞬之間我明白了為什麼跟他帶著會煩躁,終於明白了,心裡確空了,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想了很久,算了吧 不想管了,誰對誰錯又怎樣,他情勒又怎麼樣,認識八年又有什麼了不起,不過短暫人生中的一部分,世界上這麼多生物,每個族群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光明璀璨是一種活法,暗夜無光是一種活法,樸實無華也是一種活法,參差不齊,變化多端,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與行為負責任,這就是人生有趣的地方,有幸福美滿的家庭,也有奇形怪狀的組合,我和這個人成為朋友,並且走到今天也是我的選擇,我和他這樣的相處模式又為什麼不能存在呢?今後怎麼走看我,也看他,看人生,數億人存在於這個星球,多樣的人生,不同的遭遇,誰都或多或少擁有過幾段不如意,這喧囂人間,為多少心思嘆息過,正如春夏秋冬四季,也如天地日月如梭,感受人生帶給我的悲涼,就是最酣暢淋漓的對決,那樣的快感,才能讓我體驗到人生。 看著對方顯示輸入中,又看看一旁奮鬥好久的知識,抬頭看到自己最喜愛的繪畫,耳機傳來最能療癒身心的歌曲,剛才拿著手機想措辭的我顯得無比愚蠢,嗯…這也算人生吧?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