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雪克杯
「你相信我可以搖出一段專屬我們的青春嗎?」一個人影在燈火闌珊之中,微微看出他的穿著是那樣的筆挺、正式,走到面前拉了張椅子坐下,毫無褶皺的領帶和身後一整櫃標籤明確的酒瓶暗示著他的一絲不苟。他為我準備一杯光彩奪目,就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拭著剛才使用的雪克杯,和前幾個客人不同的是,他現在持在手上的可以看得出有些凹凸不平,和他的青春往事一樣吧。我輕啜一口,第一次的酸苦好似被時間給沖淡了,它的辛辣卻還在心底記憶猶新,記得第一次來訪,咱不過是坐在我現在的位置上,看著吧台裡的酒保專業地搖出我們的期待,又熟練地倒出我們的意料之外,顏色總那麼的絢爛,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耀眼,不知是不是當時的我們成了如今的我,當時的絢爛也褪色成了現在的灰。你輕啜一口,看著酒保的身影,說著:「我以後也要當酒保」,當時我們都是17歲,兩人偷跑出家門,我唸高中,你唸高職,我知道你總在學校裡打架,三不五時往醫院跑,那時我還幫你包紮,因為我倆口袋都不深,也因此學會了許多包紮技巧,我沒說什麼,只是把話和酒一同吞進肚裡。我輕輕擦拭著手上的雪克杯,你在一旁靜靜地,像往日一般地啜著,在你站在樓梯口時,我便將那塵封已久的回憶拿了出來,仔細地清洗幾遍,操作著例行公事,每天搖出你愛的那一味,在一個人獨自品嚐那杯孤獨,不過是想在醉後見你一面,卻被自己的前輩一再阻止,當年想你的叛逆,沒有因為這個雪克杯而戒掉。當天是我的生日,卻是躺在病床上,身旁掛著點滴,幾個醫生環著我,說著模糊不清的話,第一次有這麼多人為我慶生呢,我心底這麼想著,筋疲力盡的眼皮坍塌前,映入眼簾的是他著急的哭著看著我,隨後,我就失去意識了,但依稀記得,就在心快停止跳動的前刻,他的聲音像是重複循環著的歌單不停播放,他的一舉一動像是倒地前看到的霓虹燈般替換著,卻又不停的閃著,他的笑容,深深的嵌入我的胸膛,為我打著氣,在醫生們的驚訝之下,我醒了。他買了好多水果,還有好多我喜歡吃的,可是他好像忘了剛動完手術的人不能吃那些東西,但是算了,他開心就好,他一直說著很擔心我,硬要闖入手術室,還很囉嗦唸了我一頓,但在我身邊也只有他會這樣唸我、擔心我,他叮嚀我不要在打架這事,像是聖旨般我一直記著,在這之後就沒有打過任何一次架,他還送了我一個雪克杯,要我和酒保好好學習,說著以後一定都來找我喝酒,命我為終身酒保,因此我每天放學都來這裡和前輩學習。「你相信我能搖出專屬我和你的那段青春嗎?」學了一段時間,自己鑽研了一陣子,按照他喜歡的口味,研發了專屬我倆的酒,它有三種顏色,都是他很喜歡的三種顏色,每層間都涇渭分明,他的眼睛為之一亮,拿出手機拍著照,像極了幼兒園小朋友,他問我裡頭加了什麼、叫什麼名字,我只是微微一笑,當初就是想讓他命名,才沒有取名字,他深思熟慮,拿出平常想數學題目的表情,當下真的被逗樂了,他開了開口:「希冀」,我開懷大笑,問他為什麼名字取動詞,而他卻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啜了那杯中物。畢業當天的晚上,我從沒想過,那個「希冀」會因我而碎裂,像往常一般,他到我家拜訪,不同過往的是今晚只有我倆,可能是因為有雪克杯替我壯膽,我向他表明了心意,他卻只是默默把「希冀」喝完,便無聲地走了,單留我一人,希望得到…不是指我嗎?當下腦中嗡嗡作響,為什麼不是我?一氣之下將雪克杯砸往地上,我氣的不是它,更不是他,而是現在這個氣急敗壞的我,究竟是我哪裡做得不好,還是我冒犯了他,好幾個問題在腦海裡打轉,它發出清脆的聲音將我喚回,也對,怎麼可能,他和他怎麼可能有那希望,我用了第三人稱對自己說著。如今看到你,我才明白你為什麼將它取名為希冀了,真的是希望得到,但心有餘力而力不足,那段青春不過賠了三年青春,卻換得你陪了我十二個季節,高一時的邂逅、高二時的陪伴、高三時的離別,真的完美地搖出了三種顏色,現在看到你,曾經的未知都成了已知。希冀的成分,不過是那樣的簡單,句句刻骨銘心、段段揮之不去、柔聲卻鏗鏘的叮嚀、陳年卻不朽的回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一個簡單卻使我心煩意亂的名字,蓋上時間的蓋子,搖出這段專屬你我的青春,總被你說酒量不好,你卻不知我早已醉於你的溫柔和笑靨。即便我的青春再如此凹凸不平,也是和你一同度過,熟悉的味道、烙印在心底的臉龐、心煩的名字,哪段往事不是你?就和你手中捧著的回憶一樣…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