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社工日記

為什麼要當社工
從小陪伴我長大的家人,除了親妹妹之外,還有一個表妹,她跟我妹妹一樣大,不一樣的是,她是一個智能障礙者。 我們從小一起玩到大,感情非常好,也是她決定了我未來的路—當一個社工。 從大一,我就非常確定自己出社會要當一個社工,一個服務身心障礙者的社工。於是,畢業後,也很順利的在台北市當一個服務身心障礙者的社工。 學校教我們很多理論,教我們如何寫紀錄、寫報告,教我們如何當社工,卻從未讓我們知道,現實生活中的社工跟實習時候做的事完全不一樣。 我不知道原來當一個社工被服務的個案罵之後,還要想辦法同理他們。我在這條路上跌倒、爬起來繼續努力、再跌倒、再繼續爬起來堅持,因為如果連我都不伸手,弱勢的身障者還有誰可以依靠? 堅持的這段時間,當然也有遇到真心感謝我們的身障者、家屬,這些感謝都是支持我繼續撐下去的理由。直到最後那一年,我發生了讓我再也堅持不下去的事。 那是一個很平常的日子,我一樣很平常的服務著有精神疾病的身障者,討論著服務內容及資源。突然,她激動著說我不要罵她,跪著求我不要這麼兇。我嚇傻了,我知道她發病了,我也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我安撫她直到她的情緒穩定。走出家門的那瞬間,排山倒海的驚恐讓我再也忍不住的哭泣。 然而,哭泣對我的工作無益,我只能繼續走下去。面對著被那位精神障礙者投訴的後續處理。我很感謝同事、主管對我的信任,那是我最後一根浮木,我必須緊緊抓住,我才能撐得下去,繼續我的工作。 我以為我的工作很快就會恢復平時的忙碌、家訪的匆匆,殊不知,等著我的卻是再一次被身障者的責備。 那是發生在我離職的前半年,我在家訪時,被身障者認為我不會是真心的想幫她。我被責罵、被說配不上當一個社工,一句一句的責備及辱罵,對我來說就好像心臟被割了好多刀。 我問自己,難道我犧牲睡眠、犧牲健康的服務,換來這樣的結果,值得嗎?儘管告訴自己,個案的話不要往心裡去,但這一句話,把我這兩年的努力跟付出全打碎了。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當社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工作,我甚至覺得自己這輩子再也沒辦法當社工了。 當一個社工壓力好大,做的好應該,做不好就是賠上身障者的人生。這個擔子好重,對當時25歲的我,承擔不了,所以我逃走了。 離職後,我試過當業務,也做過餐飲業,那時的我很開心,很自由,每天都過的沒有壓力的生活。我不用再擔心會不會週末放假回來服務的個案出事,也不用擔心酷暑時,個案會不會中暑在家沒人發現,更不用在寒流來襲時,還要拖著寒冷的身體一家一戶送暖暖包。 離職之後,失眠將近2年半的我,每一晚都睡的很好,不藥而癒。我終於不用在半夜接到警察的電話,通知我服務的個案不知道住家地址。離職之後的生活,好自由、好快樂。 雖然每天都很快樂,但我知道內心還是有些掙扎,只是我故意忽略了,我以為假裝不知道就沒這回事。難道,我就要這樣結束自己喜歡的工作嗎? 內心掙扎了許久,也考慮了很久,我決定再次踏回屬於我的社工這條路。雖然對當社工還是很恐懼、很害怕,但是我仍相信這個社會的溫暖。我選擇在一間小小的身心障礙機構當社工,單純服務著我最熟悉的智能障礙孩子。 從再次踏回社工至今也大約3-4個月,雖然忙碌,但工作內容單純,我非常喜歡。只是偶爾還是會想到過去的事而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適合繼續當社工,但偶爾又會因為自己跟孩子們的相處融洽而感到開心。 我想,我還是會努力下去的,為了孩子的笑容,為了孩子的未來,我會繼續堅持在這條路上的。
請輸入密碼

社工日記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