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親愛的Y(1)
人物:我=H 他=Y 徐同學=C 伍同學=P 楊同學=S Amanda=A 這篇文雖然是5月18日打的,但其實在記錄5月17日的事。凌晨時分,我大學同學Amanda忽然聯絡我。 A:我其實沒有想過要離開DSPS,但是為了保險,我得先申請轉系,看看事情發展。媽媽告訴我,關鍵時刻也要有後路、要自保。 H(心想):保你妹,沒有想過離開就不要申請阿,你成績這麼好……害我又多個競爭對手。 不知道是不是這番話激怒了我,A也很不會哄人,我的負面情緒源源不斷的爆發出來,簡單而言,我氣死了,就是這種仗著自己成績好的人為所欲為,才讓那些真的想離開的人走不了。 我很氣憤,每當我想找人聊一下就會想到Y,我想起上次社工說:「假如想清楚了,其實不用等到6月呀。」 我覺得很有道理,但前幾個月的經歷令我心有餘悸,我很想原諒Y,但我希望他能先向我示好,我還抱著女生的矜持。 所以我決定試試看這個暑假再一起,但這畢竟是我單方面想法,也得對方同意,所以我問了他。 我是個膽小鬼,也很玻璃心,從來不敢看別人給我傳的訊息(預感不好的時候),所以我也關掉了Wifi。 想著00:4x他應該睡了吧,隔天起來卻看到他凌晨1:47?分回我,有點驚訝,但看到他傳的訊息,我彷彿被當頭棒喝,呆滯地看著手機不發一語。 我知道我是個渾蛋,原因是說話直接卻不是真心話,我其實是打了句多餘的話,甚麼你不想的話我對直接分開也沒意見?也是,一般人怎想到這是假話,我太爛了。 但我難過的是,Y好像變了另一個人,明明兩個月前兩人還那麼依依不捨,現在卻無情的告訴我他過得很好、他要分手。 是有甚麼干擾了他嗎?這是我第一個念頭,我懷疑他有了別的女生,但又覺得沒可能。 那到底為甚麼、是甚麼令他這樣?我滿腹疑問,也接受不了這樣結束,所以我打電話給S,後來P也加入了。 大概談了甚麼我不記得了……S說這像極了她和第二個男友分手的時候,P讓我直接提我想復合,但我自己都覺得荒謬,昨天說完會尊重Y的決定,今天說我不想要,翻臉有點快。 我到底為甚麼要打那句??但我不打難道人家就會想和我一起喔,我不清楚時間,但我知道這不是一朝一夕決定的事,我總得問個明白,我想。 S:男生都不喜歡看一大堆字……他只會回你一兩句,有甚麼電話問更快,也不能迴避。 H:對欸!我約他晚上通話好了。但其實我打也打很久阿嗚嗚…… 於是我拿紙筆寫下要問的問題,但一半都是關於復合的事情,Y很明確告訴我他就是要分手,我也不好意思問下去了,就freestyle吧。 我最記得的是S和我說的一番話,她說:「你和我一樣,把對方當作結婚、成立家庭的對象,太多期望了,他更清楚自己做不到,只好分手。」 我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我知道我很馬後炮,但我發現原來自己那麼讓人有壓力。 他是累了嗎?我想,但是我想告訴他我可以改……我現在已經不一樣了。我不再以愛情填滿自己的世界,我懂得給對方自在的愛了。 我想著反正都分手,上跑再懷念一次,但我看到Y也在線的時候,血液好像液固了。我看到他連騎士團也換了,就知道不是一兩天的事,也許是考完試了吧……之前讓他一起也總是沒有時間,沒有玩伴,也無謂繼續了。 正好碰見一個多年不見的好友,我急急地讓他和我一起玩,我不可以看見Y,我會瘋狂的想到底發生了甚麼。 要吃飯的時候,我打開wifi換來他決絕的回覆,我真的很想死,假如睡著明天就死了,請帶我離開。 我沒有勇氣、沒有辦法面對我垮塌的心,對昨天還期待還能一起的我,我只能慌得眼淚在打滾,但我還是徑自忍住,吃幾口飯。(今天的菜也特別難吃,幹) 說完要通話(我死纏爛打,我只能卑微),我告訴Y我去吃飯,其實是假的,我都吃完了,只是怕當下馬上通話,我絕對哭出來。 通話的時候,我問他我的缺點是甚麼,他說我煩、黏人、無理取鬧,還有一個沒有聽到,其實我真的沒聽清楚,但為了讓他不要生氣,還是不要告訴他了。 對玻璃心的我而言,我聽完只能強顏歡笑,居然等分手那天,才知道他那麼多不滿,我真他媽的失敗。 他沒說,我就以為自己沒有問題。現在說我也沒有改掉的餘地了,他不要我了。 連帶著他冷淡的語氣和嘆息,我覺得自己心好痛好痛,但為了留住他,我還是假笑著說了很多,那些我一直想找他分享的事。 那晚,我媽傷害我的時候,我真的很想撲進Y的懷抱,我以前說過,他便是第一個讓我感覺到被愛的人……而不是家人。 但那個時候他還沒有考完試,我找他會成為他的負累嗎?我忍住這個欲望,想不到迎來是他的不耐煩。我是不是就如Y所說煩人……所以我打消再打給他的念頭,說明天吧。 這樣又可以多一天時間……我會想想看怎麼挽回他,我知道我很卑微,但我不介意……我從來沒有尊嚴,我不懂得愛自己。 C很關心我,我們通話(一天很多電話)。 他不斷安慰我,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哭泣,這是我第三次在他面前哭吧?我斷斷續續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我們在Y升高三前一天還是很要好、有甚麼難過的都是我陪他渡過、我除了膜甚麼都給他了、我為這段關係做了很多。但是Y過了一兩個月就變了另一個人……有時候真想把他的靈魂拆出來看看還是不是他。 他說尤其是去台灣的時候,真的看出我們關係很好,他知道我很盡力,我力排眾議地經營這段遠距離關係。 那次的事好像昨天發生一樣……前幾天我還夢到他不要我了,想說我的夢真準,去你的夢啦。 我止不住的抽泣,夢有多美,醒來便空空如也,我還記得他把我介紹過給姓蔡的好友,還記得他為高職入學的事情不開心,他說有我真好,為甚麼我要記得這一切?原來他重要得值得我記住所有細節嗎? 我的答案是Yes,他對我而言是骨髓,我能拋棄自尊,不顧一切的找他、纏住他,原來他是這樣的存在。 我跟C說我打算每天找Y電聊,他說你還不夠辛苦、不被珍惜的你不累嗎? H:給我一個月……如果他沒有回心轉意,我就會死心了…… C:你確定你一個月後不會不捨得?不會說再給我一個月? H:…… C:分手,現在、立即。 H:我沒有辦法……我還愛他,我不可以讓他找不到我。 C:你跟他說你要斷掉,反正現在放下和一個月後放下是一樣的,我保證你一個月成功挽回他是不可能的,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H:我會說的,但是如果他後悔自己的決定了,我隨時原諒他,只要他哄回我,十次我也願意。 C:你不要這樣……我看到你很累了,你不是他媽,你也要被寵愛。 H:反正從我追他開始我就沒有尊嚴。 C:但你得放棄自己想復合的想法,你要和他做朋友? H:……不要,我又不缺朋友,我朋友多的是。 C:那就說清楚,要嘛1要嘛0,沒有0.5,你們只能當情侶或陌生人。 然後我明明打了不要回覆我,那笨蛋還回我說可以和他說我的事。我剛下了決心,Y卻用一句話就能讓我崩坍,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我的剋星? 當我還滿心歡喜,他卻說只是可以聽我說話,沒有要和我交往。 啊,煩死了,Y總是酷中帶點溫柔(和他曖昧的時候也是),打一巴掌給甜棗,俗氣點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就是這樣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覺就像回到曖昧的時候(但沒有互相喜歡了) 所以我也像曖昧時那樣寫日記(和詩),沒有要回到過去啦,只是告訴自己,我得珍惜這段時光,記錄下來吧。 我真的很愛他……也許比曖昧時的感情多了兩倍三倍,但是我卻不抱有甚麼希望。 Y那麼冷淡,也許討厭我做過的事吧。現在知錯也太晚了,我可以怎麼做…… 我常常想他說話狠點讓我死心,但我能夠接受嗎?催眠自己他不愛我,又能令我放下嗎?這是一個無解的結…… 嗚,眼淚又要出來了,他不喜歡我呀,做甚麼也不喜歡我呀,那為甚麼對我溫柔……是同情我嗎? 正如C所說,拖得越久,我便越不捨得。但是我現在已經迫切地需要他了,我還可以怎麼放下他,我要怎麼不愛他,我討厭自己,為甚麼之前要分開,我真的好爛喔。 也許我這種主動持續不了多久……我已經遍體鱗傷了。 但是他只要給我一點點良好的態度,我便搖著尾巴過去了,我為我是如此不懂自愛的人道歉。 要怎麼樣才能好像以前一樣,我想要和他一起生活……對不起,我不能再打下去了,快點不要想了,我得睡覺呀,常常這樣待到深夜,他也不會找我…… 我覺得自己壞掉了,生理時鐘亂了,心也是,卻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光是和Y說上話就這樣了。 不管了……我要愛他直至生命的盡頭……明天死掉也沒關係,但真希望我死的時候能聽見一句Y說的我愛你,那原來我應該以前就要死了。 我想法太負面了,也不能告訴他我這樣的念頭,他會討厭我的。雖然說是給Y看的,但是我又覺得他會看(完)的機率很低,所以我就瘋了的把心底話打出來了。 要是看完了就跟我交往阿……算了,我不要妄想了,還是想想怎麼讓他愛我吧? 他喜歡我甚麼?說笑嗎?我有條自己打桌球很搞笑的影片?覺得我可愛到底是哪可愛?都怪他當初說甚麼也喜歡,我還傻傻的當真。 晚安,溫柔的人,今天也用力愛他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