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人生遊記

4月 5日的日記
  2021年4月2日清明連假第一天,台鐵太魯閣號在花蓮大清水隧道發生嚴重事故,奪走了50幾條本要返鄉掃墓的人命...   回到2021年3月28日,我們和元寶下了班晚上熱血的開夜車前往花東,這是我們第一次在台灣東半部的開車旅遊,因為上一次南迴鐵路電氣化開通半價去台東池上玩時,不巧地遇上大寒流,把我們、元寶、糯米都凍壞了,所以我們很期待這次春天回暖的花東之旅。這一次的旅行享受到了大自然的療癒芬芳,在都市的空汙壟罩之下久了,我沒想到還有地方的空氣可以飄散著淡淡香氣,山谷之中的涼風夾雜著森林原木的芬多精,十分清新爽快,我們都非常喜歡這次的旅程,甚至愛上了花東的一切,所以對於過兩天的重大工安意外,格外地錯愕與悲痛。   這幾天有關於太魯閣事件的新聞報導鋪天蓋地而來,不斷上修的傷亡人數及名單,還有家屬悲慟的公開訪談,讓我的心情跟著受到了影響,雖然不僅僅是因為此事,還有職場上人事的大幅變動、福原愛江宏傑的婚姻破裂,事情層層疊疊都埋在我心裡慢慢發酵,以致最近的我時常感到憂慮不安甚至失眠。   然而今天我看到用line pay也可以捐款,感嘆現代網路的便利性之外,二話不說我馬上截圖發給真真,但是沒想到他早在半小時前就搶先傳給我這消息,   「我捐1000元給太魯閣喔」他習以為常的這麼說, 從沒有捐款過的我,就決定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愛心捐獻。   這個第一次對於我有特殊意義,雖然可能對許多人來說沒什麼,甚至談「錢」是有點俗氣的事,但是這是我長大第一次有主觀意識地發自內心想要透過這個方式幫助、回饋社會,不僅僅是幫助救災,也是幫助自己在惴惴不安的心靈狀態中,藉由回饋社會來尋找自我價值及穩定心情;雖然在這之中發生了不愉快的小插曲,但是我也對於自己心境轉換之快速感到驚訝;但是在這幾個月、甚至這幾年以來發生的足以影響我心境的事件,帶給我的負面情緒尚未獲得紓解,只是埋藏在陰暗的小角落裡,等到情緒低落時才會再次被喚醒。   我想補充小插曲的發生以及記錄下心境是如何轉換的,一開始想要藉由我的小小捐獻來拋磚引玉,所以我將Line pay捐款的資訊傳送到一百多人的貴賓狗群組,因為元寶在花東時玩得很開心所以也附上出遊照,想透過照片表達毛孩在那獲得很大快樂以及希望可以幫助受難家庭的心,但是沒想到等了許久,竟然僅有兩個人回覆,而且其中一個就是真真,另一名狗友回個愛心貼圖,然後就被某位狗友的曬狗照直接忽略了。我的天啊超級火大,整天只會無腦曬狗追松鼠,到了這時候我都在呼籲大家一起做善事了,他還在曬狗?有沒有搞錯。   我受夠了這曬照文化,而不僅止於這個群組,當社群媒體蓬勃發展時,他人無止盡地分享、炫耀卻變成一種傷人於無形的武器,甚至把你視為非常重要的大事拋之在後,對此,我感到非常憤怒。   但是當憤怒的情緒高漲,隨之而來的是悲傷,我很傷心為何沒人願意為這些受難的人們伸出援手,或是表示心意,至少也贊同我所傳送的資訊,取而代之的,卻是沉默。   從生氣到悲傷到自我懷疑,難道我是邊緣人嗎?沒有人要理會這則訊息難道私底下我其實是他們不喜歡的人?還是根本懶得理會?我甚至想退出群組,覺得他們都是自私自利之人,當國家發生這麼重大的災難時,竟然沒有人意識到危機及有意願去幫助他人,太可笑了。   但是當自我懷疑時,這件事就有了矛盾與衝突,我做善事不是為了取得讚賞,而應該是為了幫助救災;如果這件事在我心裡的價值變成了對社會漠視的憤慨,而不是真心為他人祈禱並自身也取得慰藉,當初這份心意也就變調了。   事情都是一體兩面的,沒那麼簡單。捐「錢」也許在部分人眼裡,是有壓力的;就像「曬照」,本意是分享,卻無形之中讓人有炫耀之意,反對自身的生活感到不滿、自卑,今天發生這齣插曲,讓我觀察到自身的情緒轉變。   「個人的情緒轉變有可能會變成社會群體的情緒轉變」是我想要在未來驗證的事;一個人會在短時間內有很快的情緒轉換,但是如果相同的事件反映在社會上,是不是會因為基數大而更被放大、所需的轉換時間也更長呢?如果悲傷及憤怒的情緒被放大、拉長,有辦法像個人一樣最終被消化、轉換掉嗎?事我想探討的社會心理。   這個插曲在我的立場已非關於情緒層面,而是社會心理學層面;最終,我並沒有退出群組,雖然不爽的情緒偶爾浮出,但是這已經不是我想探討的議題了,順便訓練情緒控管及人際關係管理,是否可承受負向壓力也是我需要學習的課題。
請輸入密碼

人生遊記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