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一段「只有過程,沒有結果」的體驗,帶來了甚麼? Part 3 〈失序〉
後來我搬進新北市一間房。當天晚上在蓮蓬頭底下像支亂顫的向日葵般鮮黃的心情只過了一天就凋萎了。明明有工作機會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甚麼,因而面試至今沒有落定、戶頭裡的錢不斷流出等等問題早已不新鮮,接踵而來的還有寒流、斗室的壓迫、街聲車響轟隆大作、每次匯房租都像被剜了肉、馬桶堵塞、沒有飲用水、打蟑螂、健康不佳衛生棉一拉開都是血塊,滿地血跡斑斑、只帶了一雙鞋卻好死不死踩到狗屎,半夜蹲在馬桶前刷了一個半小時等等寫出來都嫌彆扭的事情。然而令我最措手不及的boss級問題,竟是我當初求之不得的——獨處。 我自認是個熱愛獨處的人。比起費盡力氣用話題和乾笑炒熱一群不熟的人,我更喜歡閉上嘴在無人之處聽我的潛意識像一台不受控的收音機,恣意切換頻道。住進小套房之後,因為還在求職,沒有固定工作,到台北又沒有熟人,我幾乎沒有與任何人產生交流。 「交流」意味著你來我往,買東西找零時對店員說句謝謝,算不上交流。我感覺自己只是個過客,在別人的生活圈外蜉蝣來去,久而久之,我竟失去了所有動力。 我開始把自己關在房裡,一天八小時不出門,沒有一個歸屬之處,出門做甚麼?因為不出門,衣服不用換,頭髮也省的打理,睡衣眼鏡亂髮的坐在電腦前,使勁看影片。甚麼影片?通常是日劇,有人的、好笑的,催淚的,能牽動情緒的影片我都看。 我像賣火柴的小女孩,臉貼著玻璃窗看別人家烘爐火吃烤雞,窺視別人的喜怒,彷彿我自己的生活也一樣豐富似的,令我無法自拔,自此陷入惡性迴圈。 我抗拒、拖延出門,常常死撐活撐的準備好了,臨到門口卻氣力盡洩,連門把都轉不了。沒有力氣、沒有動機、沒有意義,到最後我寧可挨餓,連飯都不出去吃,總是要餓到受不了,才狼狽的抄起口罩像打擾了別人般瑟縮出去,到店裡囁嚅點餐,靜靜吃完後又回住處關起來。   後來我開始不顧用餐和就寢時間,在奇怪的時間點進食和睡覺,例如凌晨兩點我的肚子開始叫,白天別人活動而我補眠,且我渴望大量碳水化合物和糖分;我平時自詡為健康魔人,但現在我捧著商店架上的巧克力,冷藏櫃上的生乳酪塔嚥口水。我感到絲絲的恐怖,這不是熟悉的我,我到底怎麼了?最令我不安的竟是一種聲音:我好像在做「不應該」的事情。我應該做早睡早起、規律運動、飲食均衡、活潑動人的正能量女孩,不是嗎?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