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9月 23日的日記
好久沒有寫日記了.... 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正由於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令我覺得自己真的病好了,因為以前根本不會意識到自己不開心,或者說一直都在不開心,所以盲目了。 實驗一直都不順利,我以為自己習慣了儀器時好時壞,所以不會不開心,但是呢... 好像還是會不開心,好像它又來了,嗜睡、沒食欲(雖然有好好在吃飯)、對任何事都沒興趣,不知道為甚麼,在這樣持續低落的情緒中我有點懷念"它",因為"它"可以令我變得沒心沒肺沒感情 正如前面所說其實我心裡對實驗不順利真的習慣了完全可以接受,想着只要默默等到儀器好的時候抓緊做就好。 我嘗試去分析令我不開心的原因,大概是擁抱。 我好想要一個温暖的擁抱。 自從高中起和媽媽約定每天一個擁抱,我本自為那只是我想對母親表達愛意的方法,但現在看來需要這個舉動的人其實是我。 很高興又更進一步理解自己,原來肢體接觸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東西,在家裏時和母親的擁抱,大學時重聚或離別、或只是我單純撒驕討來的擁抱,對現在有點社交孤僻的我都是很珍貴的,當然社交中的肢體接觸除了擁抱,拍拍摸摸拉拉手甚至握手也算,其實我遇到了幾位對我很好值得深交的朋友,但就是無法像以前那樣坦率地去交往/撒驕,更不會有這樣的肢體互動。 說來奇怪,其實我是一個特別討厭遷就別人的人,善解人意是裝的,大學四年吃飯都是一個人吃,不過怎麼說我應該是一個更適合獨來獨往的人,但居然會喜歡有肢體接觸。 這可能也是一種修行,我患了一種不撒驕就會死的病,現在處於戒毒中,可能會有一陣子心情不好,但再過一年,等我完全戒掉依賴別人和社交,可能會變成一個更強大的自己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