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紀錄

5月 21日的日記
慶幸的是,我艱難地將藥吃光了。穩定情緒的藥。我其實並不排斥,但以心理層面來說,這有點像是過河拆橋的僥倖。楊醫師,謝謝你。 即使你將未上鎖的牢籠的鐵柵的出口拉開,我也猶豫著無法出逃;垂首像是認了錯,眼裡是沒有目的的不屈,我有些愧疚,廿一日分食了兩週份量的白色小粒,不盡責的病人不盡責的罪,其實痛苦不算太多,就是有一點點難過。 我困著我,困著我的頭顱,困著我的情感。 可悲的我,可憎的我,可笑的我。
請輸入密碼

紀錄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