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midnight(未完)
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到底是以甚麼來做為根基呢 從幼稚園開始,我們就開始擁有"朋友"這個名詞,攜伴我們成長,直到大學,直到畢業進入職場。 不知道為什麼,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如何背叛朋友,卻有人會那麼做;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如何耍心機,她們卻是可以如此熟練。 我一開始,都是這些名詞當中的受害者。 印象很深刻的,在幼稚園的時候,我們班有一個大姊頭,每個女生都想和他當朋友,好像是擁有"大姊頭"這個稱號的人,都會有這種特質,而如果你想要有一群朋友,你最好別人大姐頭的關係弄得多糟。那一天,我帶著我最喜愛的娃娃到幼稚園,那是我最親密的夥伴,我從來不喜歡任何人碰它,甚至讓他被弄髒,我卻帶去了幼稚園。why? 因為我想跟大家一起玩。很單純的。代表我很希望能跟他們玩在一起。我把我最珍貴的東西和你們一起分享。 但,不想被弄髒? 這個期許實在不適合放在幼稚園孩童的耳裡。為了和他們玩在一塊,我看著我寶貝的娃娃被她們拿來拿去、抱來抱去,還會不小心地掉在地上。那時,我的心真的在發冷,我覺得好難過好難過,但我能怎麼做呢?我如果嚷嚷,會被說:「那你幹嘛帶來?」「 你很小氣!」「你以為你有這個就了不起阿?」這個假設,變成了真實。 之後我抱著我的娃娃,在中午睡午覺的時候哭泣,我把他抱著好緊好緊,好像是在告訴他「沒事了,我不會再讓其他人欺負妳」「沒事了,我不該把你帶來的,對不起」那一刻,我覺得我只要有他就好了。我們可以一直這樣到永遠,不用在乎別人,只要我們一起就好了。 隔天,沒有人主動來找我玩。我一個人拿著三角積木,假裝自己是個孩子一樣地在堆疊甚麼,我那時候真的是這樣想的。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同儕的排擠是一個威力多麼強大的打擊,我開始玩著男生們喜歡玩的東西,對女生開始有了恐懼,雖然我還是愛玩娃娃。但我不想再跟他們玩在一起了。 好像是小朋友都會經歷這一段,身為旁人,看起來覺得小孩可愛固然有趣,但卻不知道小孩的心理面到底在想什麼。 從幼稚園就有這些行為,國小、國中、高中... 又會是如何? (待續)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