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017/03/18 11:26p.m. 將近八年了的攝理歷史
這八年來,我常常問自己,究竟來到攝理歷史成長了什麼? 看著教會的弟兄姊妹很大得貝神使用著,心裡滿滿的都是羨慕,覺得自己進來攝理史也 算很長一段時間了,怎麼好像一點長進也沒有? 可是令我非常感動的是,即使這樣,神和主事從來都沒放棄過我的。 記得第一次來到教會是因為電玩遊戲的活動,當時的真光教會還在古亭一條小巷子裡,小小的, 人很少,也看到了一些從大哥電腦裡看到類似舞會裝扮的一些人,那時的我很害羞放不開,一直想跟著大哥,教會的姐姐還跟大哥說放心,把她交給我們。第二次好像是我跟國中同學宜萱一起去教會的烤肉行程,還遇到了另一個宜萱,一整天下來一直聽著他們說感謝 神、感謝 神,心裡覺得這樣很誇張,怎麼會一直在感謝 神?還有一次去是因為想學打排球,被大哥拉去教會,請教會的哥哥們教我打排球,我還記得是世元哥跟阿毅哥,但那天不曉得因為什麼活動而耽誤到了,因此那天根本沒練習到,我覺得有被欺騙的感覺,到現在還記得。之後有段時間就沒去教會了,因為課業的關係以及內心沒什麼太大的意願,還記得大哥那時候很生氣,但我忘記他生氣的點是什麼了,我只記得他生氣完回房間過沒多久又跑來找我講話,講了什麼我也忘了。最後正式接觸到教會的三十個論是有一天,我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突然想起宇宙萬物的事,就跑去問大哥,想說他有去教會,應該知道一些宇宙萬物超自然的倫理,結果他就建議我可以去問教會比較厲害的姐姐們,因為這樣,在第二次學測後,也就是國三升高中的暑假開啟了我的第一堂30個論。 其實當時對聖經、三十個論的體會沒有很深,甚至連聖經都沒讀完一遍,只是很喜歡教會的感覺,覺得環境很棒大家人也都很好,可能也因為剛考完試,考試期間壓力很大,內心也很空虛,根本不想一直讀書下去,一結束這個階段後直接接觸教會,覺得自己心裡的空虛被填滿了,(還記得那年暑假是大哥陪我去試聽高中英文、數學的,為了我這個生命他也是蠻拚的XD) 最後也順著大家的意而傻呼呼地通過,根本不知道通過代表什麼,也對 神跟老師沒什麼了解,根基不穩,房子更不用想建造起來,當時通過是2009/08/30,也就是高中開學前沒幾天,接著上了高中,無法再像國三暑假一樣天天跑教會,隨著逐漸多起來的課業,要應付學校又要應付補習班,實在忙的蠟燭兩頭燒,然後週三主日又要去禮拜,整個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後來慢慢放掉教會,一開始還有維持主日、後來就偶爾去,到後來改連線,但一度被盈娟姊制止,好像覺得我這樣一直連線聽話語也不是辦法,畢竟我的靈還小,管理者必須知道我聽完話語後的狀況何如,但當時的我不會這樣想,只會覺得盈娟姊和大哥很煩,很咄咄逼人,還跟我說什麼課業不是那麼的重要,當時的我怎麼可能聽得下去呢? 課業不重要什麼重要? 接著好幾次我很不想去教會,是因著"義務"而去的,所以每此在前往的路上真的是蠻痛苦的;再來是有一次朝恩牧師在國際會議聽舉辦全國聚會,剛好那一次哪到我補習時間 ,為了瞞過爸爸,我到陳立大樓後沒有上去電梯,而是彎過去轉角躲著,想說等個幾分鐘後再出去,沒想到出去後被爸爸逮個正著,他什麼都不會,這種疑神疑鬼的他最會! 被他發現後只能招供說要去教會的聚會,爸爸氣炸了,生氣的打電話叫大哥立刻從教會回來,那時候我很生氣,現在也是,覺得為什麼我要因此而被罵? 是爸爸你不懂我去教會的目的,是哥哥你不懂我現在的處境,這些都不是我願意造成的,但最後我得承擔這樣的罪狀... ... 慢慢的,我教會都沒去了,接著,我也喜歡上高一的同班同學,我的愛沒守住,在一次主日被佳熹姊發現了,我覺得我自己真的是白癡,當初把一些喜歡他的話寫在話語本上,佳熹姊說想看我寫了什麼,我居然還答應給她看,後來我一直到現在還清楚記得她跟我說了一句話: 走在自己該走的道路上吧! 這句話,完全適用我往後的攝理道路上,因為愛被奪走了,所以走向另外一條道路了,到了高一暑假,我去完上海回來,我就受到懲罰了,到現在仍不知道當初究竟是為什麼,他講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進而我們就成了陌生人,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他喜歡我的跡象非常明顯,可以說是跟羽山一樣,只是不懂得表達,而我也像紗南一樣遲鈍,以為他的忘記就是真的忘記,以為他的不管就是真的不管了,以為從頭到我都是我一廂情願,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失戀"的感覺,直到有一次我即時通的狀態改"做我的右手,你都忘了嗎?",沒幾分鐘後潘跑來密我: 妳在跟劉哥調情喔? 我問號,跑去看他的即時通狀態,看到他改成"什麼什麼左手" 大概就是我也喜歡妳之類的,我傻眼了,但我始終沒那個勇氣去密他,因為我不想當主動的那個,我覺得女生主動有倒追的感覺,其實當時他有在暗示我,叫我先講,我不要,他也不要,最後就變成誰都沒講,就結束了... ... 我很不甘心,明明我們都喜歡對方,為什麼無法有情人終成眷屬? 不過這樣總比我以為全部都只是我自己的一廂情願還來的好。當時的我好像真的很喜歡他欸,我記得我當時真的很難過很難過,日記裡都是關於他的,但我又沒勇氣去找他當面質問,校園裡的每個轉角、每個小角落、每次集會都會想尋找他的身影,甚至很想趕快跟一個人在一起,這樣就可以在他面前炫耀,真真正正的忘記他。這個心願在我高二升高三的暑假達成了,也就是兩年後,我跟潘在一起了,而我真正可以對他沒那麼想念,也是因為跟潘在一起的緣故,慢慢淡忘。但在跟潘在一起,也是一樣,我又重蹈覆轍了,根基沒紮穩,根本不用肖想蓋房子,我對潘的感情不是建立在正確的觀點上,因此這個戀情只維持了一年多一點,曾經我很恨自己,為什麼愛要那麼輕易被奪走,如果當初狠心一點,不要答應潘,我還可以是潔淨的新婦,一切都是因為虛榮心、報復心作祟,才會導致成這樣。 曾經我埋怨過 神, 還有大哥,為什麼在我什麼都還懵懂無知時把我帶來攝理,讓我經歷那麼多痛苦,就連喜歡一個男生或跟一個男生在一起都覺得是犯罪,當時我年紀那麼小根本什麼都還不懂,就這樣進來,如今第八年,但我卻什麼成長也沒有,如果我晚點進來,可能一切都會很不一樣! 八年來,我來來回回教會,究竟是為什麼呢?是因為內心還有一個地方是永遠屬於 神的,永遠拿不走,只是那個地方常常因著我顧及世上的事而遺忘,當忙碌完靜下心時,那個角落才又會被我想起來,其實我是很喜歡教會的,我是認定 神和主的,但因為最重要的愛曾經被剝奪的關係,要花好幾倍的力氣才能使自己不會再重複錯誤,就如同一個有前科的人一般,要當更生人多麼不容易? 但現在的我卻不會這樣想,我覺得真的萬事萬物都有 神的時機,如果當初 神不是在我那個懵懂歲月裡把我找進來,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進來了吧! 長大後的我腦袋的想法已經僵化的關係,會覺得每個宗教都有各個信仰的對象,不是哪個才是最好的;或者如果不是透過哥哥,走在路上隨便一個女生跟我傳道,我可能就微笑示意而離開了,根本不會去了解基督教是什麼樣的存在,這一切的動工都真的真的感謝 神不是嗎? 曾經我內心想過活著的意義,以及為什麼有地球一切宇宙萬物,我想我來到攝理史並非偶然的!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