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3月28日的日記
每當感到不安,就是再一次提醒自己我們之間對感情想法的差異,也並沒有誰對誰錯,錯的是善意的謊言,是那些意欲掩飾的謊言,其實我還是不太能接受,但我可以接受你是這麼的不同,至少於我而言是很不同的。我想大概完全坦白與坦承的互動關係是奢求。 我還在努力靠近中,我想只要是兩個獨立的個體,多多少少都會有差異的,既是這樣的話,在我沒有疲憊到走不動前,差異都不該是分開的理由吧? 前幾天你為了安撫我特地從台南上來,其實我是因為衝動而想叫你來陪我,我沒想到的是你願意上來,我感動的同時也驚覺原來我是非常非常貪心的人,因為我發現要填滿我的不安與需求,這遠遠不夠⋯但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大一步,謝謝你,我愛你。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