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1月 7日的日記
沒上來寫日記好一段時間了,沒想到居然會改變了這麼多。這一刻,一邊寫一邊吃蒸蛋ing ...好餓哦,晚餐都沒怎麼吃東西。算了,先把蛋吃完了再寫。嗯,微波爐蒸蛋還是加點雞湯好吃,可是為什麼我總是寫“震蛋”呢?該死的拼音! 哈哈,我回來了!有自己的網站感覺真好,這裡沒人會看見,我想寫什麼都可以。最重要是不怕我爸媽什麼時候不小心闖進來了!因為他們做夢都沒想到我的ID是什麼,還有我的日記其實都是開放的! 沒想到這麼快我就已經進sixth form了,今年到現在還是過的挺好噠,至少我現在還是在這裡寫日記,你說是不是?雖然很累,不過至少在這裡一個人的,我感覺舒服多了,也許我真的要學學怎麼跟別人相處了。不過在此之前,我是不是應該學學如何跟我爸相處呢?隨著我長大,感覺跟他的距離也越來越遠,我開始看不透他的想法。這很悲哀,因為從小到大,他都是比較內斂的人,要了解他,就只能慢慢的看透他。可是隨著我長大,他也慢慢的老去。退休,是他人生中一個很大的轉接點。在這裡,我慢慢的看不透他。他整個人都變得很焦慮,易怒,偏偏我這性格卻經常會跟他起衝突。不明白,他是我的父親,我已經盡量遷就他,可是他卻從不察覺。他不知道嗎?我其實很敏感,要算我最厲害的是什麼,那就肯定是看人,這兩個加起來從來都是要命的組合。 我媽說,也沒有察覺我爸特別喜歡我的表弟,我裝作不知道,內心卻苦笑著。爸,你這也太明顯了吧?連好久不見一次的媽媽的察覺了。最近幾年,我都比較喜歡粘我媽,因為我跟我爸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每次有空,我爸一定會說去找我表弟,約表弟去吃午飯,他早半個小時出去拿位置,還逼我姨跟我幾個人一起去拿位置,為的就是替我表弟留個桌吃午飯。每次有空就說要去我表弟家吃飯,哪怕我不想去,可是我又不敢。每次我說不想去,他就會留在家裡“陪我”,然後整晚就黑臉給我看。我做每件事,吃每次飯,只要他有空,就要跟我去。去的不想去了,就想辦法讓我也留在家陪他。可是,爸,我難得回家一趟,當然想盡可能的多陪陪我姨姨我外婆她們了,她們已經時日無多了。寫到這裡,我又想哭了,姨姨,我好想你。   爸,其實你知道嗎,每次你買了好吃的回來,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拿過去我表弟家和他們分享,哪怕大多數時間我們都是吃撐了留下給他們吃,你也會一直拿。很多時候,那些東西都是你不怎麼吃的,你覺得沒關係的,可是爸,我也是個孩子,我也會想試一下,想吃一點。我不是說不給他們吃,我也疼表弟,我也會想很好吃的給他們,可是至少,在那之前,可以問我一下我吃不吃嗎?上次你從日本買了零吃回來,你的朋友推薦你說好吃,你卻想也沒想就全拿去給表弟吃了。要不是我那表弟讓你留一點給我,恐怕我是連見到它的機會都沒有吧。也許我的確沒有我表弟般可愛,也沒有他那麼傻樂傻樂的,可是你就不能多想想我嗎? 我的確比他大,也比他更懂事,可是我只比他大三年,為什麼,你對我們的差別又這麼大?你去買東西,看到好玩的,從來都不會想到買給我,只會想到要買給我表弟,最後為了公平,才勉強買了一個沒有用的東西給我,然後最後還是送給了他。有時候買了一個好玩的回來,第一件事就是給我表弟,我媽看到了問為什麼不多買一個給我,你卻會說因為我大了。我大了,對啊,我大了,因為我比我表弟大3年,所以我不需要玩具,不需要別人陪我玩,我什麼都不需要,因為我大了。我高小的時候,我讓你陪我玩紙牌,你不情不願的玩了一次,就不願再玩了。過幾年,我表弟高小了,找你和他玩紙牌,你卻輕快的答應了,還陪他玩了很久。這一切一切,我是知道的。 曾經,我嫉妒過,傷心過,可是到現在,我卻已經不會在此事上糾結了。在我媽問我,也沒有察覺我爸特別喜歡我的表弟時,我只會笑著帶過,其他的,就不要再想了,他,是你的爸爸。爸爸,愛你♥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