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覺得有精神的週三
今天讓自己睡晚一點。 除了喉嚨痛嘴巴處處破洞外,昨天在實習的我實在表現不佳,打瞌睡到極致,但被Jay看重覺得非常開心!希望以後能幫上更多忙。 去了Free Food(Let's Talk International)的活動,除了碰到了Spanish Class的同學外,又再度碰到之前跟Chloe辯論的台灣人,今天探討了歐盟國家相互扶持卻變成必須要有錢國家拉拔不努力國家的論點,以及收容難民但又怪罪難民提高犯罪率的問題,如果國家願意花更多錢給難民更好的環境,是不是也可以不用碰到犯罪率的問題呢?有個女生提到了以色列給難民非常不好的待遇,不允許找工作也不給他們好的生活環境,難民沒有錢改善生活,環境也不好,反被以色列居民怪罪有難民的地方衛生都不佳,犯罪率高,政府如果從頭改善是否會好一點呢? 另外他還講了國際學生知道自己處於付得比在地學生多錢的處境,應該要更積極並向學校要更多才對,但我覺得這個觀點很奇怪,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另外一個英文很好的台灣人Jenny很好的辯駁回去了,有時候還是要靠自己努力。 還有講Culture Exchange到底有exchange到什麼嗎這種,我好像一旦聽到「有一有二」的處境就不想辯駁,因為就我的觀點而言,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總是有不同的處境,但一旦處於要選邊辯論的窘境,我絕對handle不了。 關於話題,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除了依舊對自己表達沒自信以外,我也不知道害怕什麼。還是太過保護自己了;但也可能是希望能多聽一些觀點,吸收完後才表達意見(但我往往不會表達)。 Financial Accounting我很清醒地聽完了Building 跟 Land的Record和Depreciation的部分,但要提的是下課後和泰國人Thanai的小聊天,能更加認識身邊的人比什麼都還要令人開心。 我之所以認識他是因為我們一起上阿拉伯文課(NYU的免費的課),其中一次下課後他問我是不是也上財務會計,後來才相認同為藝術管理三寶(表演藝術、視覺藝術、音樂產業)的成員(三寶這學期一起上會計課)。 唸Music Business的Thanai這學期有13個學分(4堂課+1個實習),實習在Music Publish的產業,專門負責音樂版權的部分,像Santa Claus的版權就在他們手上,平常工作是協助登入一些案件的編號之類的,他說的有點害羞不過我知道實習就是做一些廢事但自己非得從中學到什麼,不過我自己的觀點是這樣就能看到「到底有哪些使用音樂的平台跟契機」,還有「一首歌曲可以有多少潛在的收入」,害我開始有點好奇! 他之前唸的是Political Science,在泰國政府的公關部門協助Prime Minister,後來不喜歡那個環境就來重拾音樂產業,在大學時他有寫歌,做Freelancer,但後來工作太忙就沒有做了。 目前的Program還算有學,但好像是說要求他們作太多事了,不是太過了解但之後會約咖啡可繼續聊。 總之,覺得能認識新的人非常開心,不過現在要繼續在圖書館寫法律的報告了。 所以只能記記流水帳。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