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2月 7日的日記
〈修錶〉 這支手錶用了二十年了吧,夠久了,它是一支好錶,一點兒也不顯舊或老,中間換過二次電池,清洗過一次。 一年之前,這錶開始出現不定時的時間錯亂,但是每當我想拿去換電池的時候,它卻又恢復正常的指示時間,讓我覺得是自己神經錯亂。 終於有一天,手錶上的時針、分針不僅會「誤點」,它根本都不動了,也分不清是故障了,還是電池沒電。身在小城的我忽然覺得蠻頭疼的,不知道哪兒有鐘錶行可以診斷這件事。吃午餐的時候我隨口問了一位同事,另一位開著BMW車的同事在一旁接過話說:我現在就帶妳去換電池。 啊!她竟調了一節課,真的開著BMW帶我去找鐘錶行。衝著她這股熱忱,我相信一定能找到高級鐘錶行來處理此事。 等停好車之後,我嚇了一跳,我們來到舊市中心區的菜市場旁。而她領著我來的地方就在市場門口、公車站牌邊,一家小小的、不到四坪的店。一看,老闆兼技師站在門口招呼客人,另有一位女店員站在裡頭。 同事先用他們之間熟悉的方言談了幾句,然後示意我拿錶給他看。老闆年約五十上下,很有台灣歐吉桑的氣質,我把錶遞給他,帶著幾分不信任感。這錶出身名門,清洗、換電池,都是原店的技師、坐在明亮寬敞很時尚的空間裡,以專業的口吻詢問、說明並處理的。現在,得交給菜市場旁邊的布衣歐吉桑,而他的工作技術台竟是在店門口外。這樣可以嗎? 儘管忐忑,我面不改色的拿給他看。 老闆拿出他的工具,打開我的手錶,看了一眼說:「這顆電池要80元,要不要換?」「換,當然要換的。」我說。 於是他戴著放大鏡仔細的操作,還加了一句:「這手錶貴喔!」我不敢吭聲。 電池換好之後,手錶卻依然不走,我有點兒著急了,嘀咕著老闆你是會還是不會呀? 歐吉桑老闆也有點兒著急了,因為還有幾個客人陸續進來,他們是來買手錶,他可不想錯失做生意的機會,於是他說:「妳把手錶留在這裡,等一下我檢查看看,有問題我幫妳修好,妳再來拿。」 我與同事面面相覷,可以把錶留在這家店裡嗎?想了十秒鐘,我給了他電話號碼,之後與同事返回學校去了。路上問了一下同事,這家店是妳熟悉的店嗎?她卻說她也是第一次來。噗~~我幹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啊!?   那天下午,天空飄起雨來,雨愈下愈大…… 快五點的時候,老闆打電話來了:「妳的手錶沒事了,可以走了,現在可以取回。」說完就掛了電話。 待到第二天,是假日。我搭上往菜市場的公車重新來到鐘錶店。同事吩咐我到了鐘錶店先打電話給她,她要與老闆說一下話。老闆看到我,面無表情的從抽屜拿出手錶說:「昨天只是接觸不良,稍微調整一下就恢復正常了。」我問他總共需要多少錢,他說:「80拿來!」我遲疑了一下,他知道我的意思,又說:「檢查小事情不要錢!」 我並沒有打電話給同事,付了錢,拿著恢復正常的手錶,走向菜市場,市場裡人來人往,操著方言此起彼落進行交易的聲音,竟像一支動人的樂章在我耳邊響起,我明明吃過早餐了,還是進餛飩店,買了一碗當地最素樸簡單的餛飩吃了起來…………….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