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時代裡,溫度日記是一個溫馨寧靜的空間。在這裡,人們卸下疲憊、吐露不勇敢,得以再次遇見那真摯的自己。天不常藍,我們依舊溫柔堅定著。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1月 10日的日記
這禮拜早上都賴床,大概睡迷糊了,每次貪睡鬧鐘都有醒,但醒來的時候腦袋都在想一些跟夢境沒法切割、還沒回到現實的話,我想一定是我睡太少了... 早上在公車上一樣滑滑手機、想想今天要吃什麼就睡到新竹去。 今天依然選擇勾勾手。在路上就想:今天星期五,就來個濃湯配香蒜吐司,還可以沾著吃,應該美味!再點個蛋餅或煎餃應該也不錯! 最後點了一個薯餅、濃湯和香蒜吐司。入座時間07:47。其實八點前我拿到了薯餅和濃湯,在快要吃完的時候,廚房送出來了香蒜吐司,但不是給我的,而是繼續走到底,送到兩位男學生那。 其實我很清楚應該是送錯餐到那邊了。因為兩個男學生發出疑問的語調和對話,雖然不是很大聲,但是不外乎就是: 「你有點香蒜吐司嗎?」 「沒」 「那怎麼辦?」 「包一包帶去學校吧」 我很意外,兩個年紀又不是國小或學齡前的小孩, 對於不是自己所有的東西就這麼占為己有, 而不是在第一時間就反映給服務員。 說實在,今天那份香蒜吐司不過15元, 我真的不在乎那點小錢, 只是這兩個學生的反應讓我不可思議。 最後我在08:07時,等幫我女店員從樓上開完抽風機回到收銀台時,我到點餐台那直接詢問我的香蒜吐司好了嗎? 女店員轉身問後方剛送餐的那位男廚土司烤了嗎? 男廚看了一下烤箱,突然意會到「啊 送錯桌了」,並且有意馬上烤給我。 但我不想吃了。而且還要等。當時已經超過08:10,我只說不用了。男廚在我踏出門時,對女店員說「那要退錢」。因為我也聽到了,所以回頭稍微放大了音量回「不用了,沒關係」 說實在,我其實不是很欣賞我自己這麼反應。 因為我既知道是那兩個男同學帶走了我點的東西,也知道是服務員送錯餐,但我從頭到尾都沒有阻止,只是讓事情發生。也許我只是想看看那兩個男同學還有送錯餐服務員的反應而已吧!真是劣根性... 也許我對於開這早午餐真的不是專業,但對於點好餐後,完全沒給點完餐、付過錢的顧客一個依據,如果出錯了,可大可小。 其一,顧客是健忘的。會忘記自己今天到底點了什麼。 其二,廚師忙中有錯是正常的。遇到需要客製化的餐點,付帳是有憑有據的,爭議自然少。 既沒有收據也沒有發票,點餐的菜單也沒有註記桌號,店內雖然不大,但也有上下兩樓。 我去的次數不多,但看過送錯的,或是找不到餐點的主人,再加上遇到送錯餐還不老實的顧客。 這個世界不是香格里拉,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不是預期的結果,對於錯誤的容忍度也不同。 近期沒打算再光顧了。 最後,我還是要說,這兩個小孩水準真的有差。因為餐廳採自助式的,包含吃完之後要把餐籃放到回收區,這些他們都做不到。好吧!孕婦脾氣真的不好,真的越想越生氣,日記也打完了,氣就留下來吧!
請輸入密碼

溫度日記 Hearty Journal

刪除 貼上